65歲沉香玩家,一塊料800萬賣臺灣人,在印尼被華人騙手指被砍掉

  在沉香這個圈子裡,成為一個傳說,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老廖的代價是一根手指。

  在印尼收香,被砍斷了手指

  老廖今年65歲,原名廖藝德,廣西人,祖祖輩輩都是雕刻匠人,每天打交道的,都是紫檀、黃花梨、檀香、崖柏等名貴的木材,靠手藝吃飯,家境也算殷實。

  一次機緣巧合,他幫一位臺灣人雕刻了一塊沉香老料,由此一腳踏進了沉香這個圈子。

  2002年,藝高人膽大的老廖隻身一人前往印度尼西亞的小城巴布亞,想找原產地的香農收購沉香。

  一沒有門路,二不認識香農,老廖找了印尼當地的一個華人做嚮導。

  他被帶到了偏僻的鄉下,找到了本地的酋長,嚮導告訴他,酋長有身份有地位,當地香農收的沉香料都會彙總到他手裡統一出售,“看他的房子確實也比當地一般的房子氣派,雖然都是木屋。”

  華人嚮導簡單介紹後,對方就拿出幾筐材子,讓老廖挑。“那時候說實話對材料不是很熟悉,只知道聞有沒有味道,沉不沉水。”看過幾批料,挑了一部分,一番討價還價,老廖決定要了。

  中途他去了趟廁所,回來看到那位酋長正在給華人嚮導塞錢,“鬼鬼祟祟地不知道在說什麼。”

  老廖當下就覺得不對勁,自己有可能被下套了。他跟嚮導說,這個材料先不要,再去別的地方看看,當時嚮導臉色就變了,不同意走,還說當地土著做生意有個規矩,材料看可以,不想要也可以,但是問過價格,砍過價了,就不能不要,壞了規矩是要付出代價的。

  當時老廖40多歲,血氣方剛,擺明是個圈套怎麼可能再往裡鑽。

  爭執很快升級成了爭鬥,幾個地痞湧上去把老廖按在地上,一刀砍斷了他的左手食指。

  “吃到教訓”的老廖被迫忍痛繼續交易,給了錢才得以脫身。回國後,那批貨的鑑定結果,果然是假貨。“20萬,外加一根手指,買一個教訓,當時如果再堅持,估計一條命就留那兒了。”

  一塊沉香1125克,價值800萬

  亂世黃金,盛世收藏。

  早期在東南亞收香的主要以阿拉伯、日本、中國臺灣地區的人為主,因為這幾個地區經濟發展的比較早,需求比較大。

  2000年以後,隨著國內的經濟越來越好,國人越來越富足,香道也開始復甦,所以到東南亞收料的中國人也多起來了。

  但是10多年前市場不透明,信息不對稱,一件成本上百元的沉香手串,有時被賣到幾千元,因為跟紫檀、黃花梨、菩提對比,沉香除了文玩屬性,又有香薰屬性,又可以入藥,大家印象中沉香都是天價的。

  但實際上,沉香的價格區間很大,主要取決於產區、香韻、含油量、年份、色澤紋理等,最便宜的手串幾十塊錢,最頂級的沉香奇楠,一克就賣好幾萬,是黃金的上百倍。

  2007年,在這一行摸爬滾打了將近10年的老廖開了淘寶店。一位來自臺灣的大收藏家很快買走了一塊越南芽莊沉水紫奇楠原材料,重量1125克,價格800多萬,這是店裡至今賣出最貴的一塊沉香料。

  得到專業人士的認可固然欣慰,但老廖明白,收藏家並不是淘寶店鋪的主要消費力量,他想法很簡單,“目前80%的沉香玩家是自用,主要購買香薰和佛珠手串、掛件來佩戴把玩,這都是平民消費,只有20%的頭部玩家是買來收藏,主要購買雕件、原材料。”

  他開始在網上賣一兩百塊錢的沉香,一下子就火了,“當時假貨都要賣幾百上千元。”

  最忠實的買家連續購買了12年了,從曾經的大學生,到如今已經成為一個IT公司的高管,12年來總共購買金額超過100萬。

  最“逼真”的假沉香出自臺灣人

  玩沉香,十之八九都遇到過假貨。

  東南亞作為沉香料的主產地,也是造假最為猖獗的地方。越南、印尼、馬來西亞,沉香產量高,假貨氾濫。

  越南人慣用的手法是用當地常見的一種藤木泡油煮,但如今,這種顏色暗沉、味道刺鼻的藥沉已經不太容易騙到消費者了,“現在,很多作假的其實都是臺灣人,做出來賣給當地人,當地人再轉手賣給收香的人。”

  這種被稱為“石頭沉”或者“科技沉”的造假方式,品相極好,有加裡曼丹或巴布亞沉香的味道,是臺灣人在印尼發明並加工出來的高科技的“沉香”,經越南和福建進入內地,“大陸和越南研究多年也沒做出來,聽臺灣人講已經高仿到了第7代。”

  一位在東北開文玩店的同行,因為對沉香感興趣,開了一家店賣沉香,貨全部都是在廣西東興口岸找越南人拿,店開了一年多後,偶然跟老廖聊起自己的店,一交流,除了線香,其他的全部都是假的,線香也都是非常一般,根本不是所謂的奇楠香,“他自己說損失超過百萬,估計遠遠不止。”

  也有買了假貨難以接受的玩家。

  一個老客戶曾拿了一塊沉香原料來鑑定,說自己朋友在柬埔寨投資,從當地地位比較顯赫的人士手中購得這塊沉香,據說是柬埔寨菩薩產區,而且還說是菩薩這個地方最頂級的“沉水菩薩棋”,總共1800多克,價格超過百萬,具體金額客戶沒透露。

  這塊原材料,經過鑑定並不是沉香,而是印尼的一種叫鱷魚木的木頭人為加上味道而成的。

  但是客戶始終不能接受,堅決留了標本,非要讓老廖看。從國外回來的老廖一看,當時就斷定是假貨無疑。“客戶還是不信,說我們不專業,不懂,從此再也沒有見到過這個老客戶。”

  這讓老廖哭笑不得,“誰都有看走眼的時候嘛”,他賭過一塊料,表面非常自然,看著從沼澤裡面挖出來的,結果買回來一切,裡面灌了水泥,沉香按克賣,一塊料幾十萬沒了。

  老廖有很多收藏,都是非賣品,一部分是因為收藏價值高,作為鎮店之寶,一部分是自己滿意的作品,捨不得賣,還有一部分便是吃過虧的,買料賭輸的、被騙的,用來警醒每一個人。

  玩沉香不是有錢人的專利

  老廖說,這些年,很多年輕人想跟著他學沉香,但他只收了5個徒弟,2009年,他收了阿強做關門弟子後,就不再收弟子了。沉香這個行業很複雜,水特別深,怕耽誤了年輕人。

  這是一個高風險,卻未必會帶來高回報的行業。

  內行的都知道,沉香玩的主要是味道,專家通常都能根據清聞和薰燒的味道來判斷沉香的產區和價值,門外漢一般都只看著品相是不是夠黑,沉不沉水,問問產區好不好之類比較粗淺的問題。

  “在成為專家的路上,你可能連自己都不知道會經歷什麼,虧到一無所有的人比比皆是,在東南亞被當地人坑,被勒索被搶劫,甚至被害的也不少見,可能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大家普遍認為,沉香是有門檻的,是有錢人玩的東西。”

  “這個不否認,想要購買回去增值收藏的,那確實是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因為最頂級的沉香棋楠,市面上一克都要好幾萬,是黃金的上百倍。”

  但更多玩沉香的,主要是對生活品質有一定追求的人,“比如我店裡的客人,如果單純玩香薰,可能買個幾十塊、幾百塊錢,就可以薰個一年半載了,普通人也能玩,而且漲勢非常明顯。”

  為了保證淘寶店越來越多的沉香消費,老廖在越南峴港建了自己的工廠,附近的順化、芽莊都是沉香主要產區,在這裡工匠們會把從越南,以及其他東南亞國家收回來的沉香原料分揀、篩選之後運回國內,在進行深加工。

  去年,老廖的沉香在網上銷售了1.5個億。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