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精神內傷,叫做跟父母聊工作

  不久前我辭職了,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二次,但是卻是父母知道的第一次。

  兩年前的那次換工作,我到現在也沒給父母提及。這次恐怕是瞞不住了,我必須解釋為什麼要從成都跑到深圳。

  父母住在廣東佛山,這對我是個有利的因素。“以後來看你們就方便啦”,這樣的開場白,會給他們一點安慰。在深圳的工作,是在一家文創公司。父親退休前是小學老師,他無法理解“文創”到底是幹什麼的。聽起來,那比報社差遠了。

  十幾年前,從北京的學校畢業後,我就到了成都一家報社工作。父母對我這份工作非常滿意,收入多少無所謂,聽上去很有尊嚴和麵子。期間,老家親戚有事需要幫忙,給我打過幾個電話,我全部都拒絕了。我不得不告訴他們,“在媒體工作”,其實並沒多少能量,什麼事都辦不成。“可惜你不在北京,不然就有權了”,親戚也能諒解。

  我是幸運的,因為十幾年來,我沒給父母談起過我的工作,他們也不知道報紙這個行業,也面臨著倒閉的危險。父母都生於1949年,今年剛好七十歲,在過去的20年,他們都已經習慣相信我,因為除了相信,也不能再做什麼了。這次換工作,他們聽不明白,我也沒有細說。他們得到只是這樣的印象,“兒子到深圳工作了,深圳消費非常貴”。和過去一樣,我輕易地取得了父母的信任。

  更年輕的一代就沒有這麼幸運。某專題視頻節目,做了四期,找了四個年輕人和父母聊自己的工作。他們專門做了PPT,像公司的年終述職一樣,向父母講解一下自己的“工作”。

  在此之前,父母對他們的工作幾乎一無所知,工作“不好說”,孩子不願說是一方面,父母是否真的“特想聽”也是一個問題。

  節目中一個在北京創業的小夥子,把媽媽接到北京的出租房中。媽媽一見面,就對他穿的褲子很不滿意,那是年輕人流行款式的闊腿褲,她卻說穿起來“太娘”“你為什麼不正常一點”。進入PPT播放環節,小夥子幾乎沒法正常往前走,每一頁都停下很久,媽媽明顯對PPT上的內容不感興趣,兩人陷入對往事無盡的糾纏中。媽媽過去一直希望兒子能夠去當兵,最初還以為是因為當兵穩定,後來才發現原來媽媽自己年輕的時候就有當兵的夢想,但是卻沒能實現。

  父母對子女的誤解和看法千奇百怪,具體到“談工作”,他們普遍對工作的具體內容和細節不感興趣,不管是男公關、創業、電競還是心理諮詢師,他們的父母都沒有流露出想了解工作本身的願望。他們關心的是別的:這個工作穩定嗎?你能掙多少錢?工作有發展前景嗎?

  創業男孩月入一萬多,他母親卻認為“在大城市一個月至少得掙兩萬”;一個女孩是心理諮詢師,此前在老家當公務員,雖然收入不高,父母卻無比自豪,認為那“很有前途”。

  這就是代溝所在。年輕一代想通過PPT展示自己的興趣、理想和對世界的思考,而父母們關心的卻是“結果”。父母需要的只是一種“安全感”,而這本質上是世界上不存在的東西,子女當然也沒有辦法交出。對年輕一代而言,不確定、不穩定已經是他們生活的常態,他們不覺得失業是滅頂之災,也不會把那種連續在一個單位工作到老看成是幸福。新的一代,已經能夠擁抱“不確定”,事實上他們也沒把“工作”看成是能夠決定人生的東西,工作是可以更換的,重要的是自己能夠一直成長。如果要說“連續性”,自己的成長就是年輕人追求的,這是一種內在的“連續”,只有自己才能體察。

  中國的父母對“工作”的理解,多半都是“科層制”的。穩定的大公司(極致是公務員),穩定的升職預期,可以預見的未來(一直到退休)。他們的子女變得難以理解,本質上不是子女的問題,而是這個世界已經變了——中國的變化尤其劇烈,在過去10年,出現了太多的“工作種類”。節目中一個小夥子是“時尚男公關”,每天的工作就是“運用關係”,幫客戶實現目的。在他媽媽看來,兒子簡直就是一個騙子。

  “工作”本身變得難以講述,過去的“三百六十行”,已經遠遠不能概括今天的工作了。在填一些調查表格的時候,我經常會產生困惑,因為很多“行業”都很陌生,有時候也不清楚自己的“分類”。過去工作(職業)可以定義一個人的身份,因為一份工作可以幹很多年,佔據人生相當大部分時間,如今是什麼定義我們的身份,已經成為一個問題。歸根結底,世界正處在一個“加速的時間”中,每個人都在不斷的調適之中。

  因此,中國的父母真正的困難,還不在於如何理解子女,而是先如何理解這個變化迅捷的世界。互聯網革命是一個鴻溝,不習慣互聯網思維的父母,和子女溝通就更加困難。

  70後一代,成年後才接觸互聯網,他們在觀念上和父母更加接近,也更能理解父母的處境。到了90後一代,他們的父母大多已經能夠順利過度到互聯網時代,能夠更好地理解子女。在90後那裡,和父母“稱兄道弟”已經非常流行,父母已經知道,自己不再擁有權威。他們害怕被時代拋棄,早已經舉手投降了。

  最艱難的就是80後一代,前些年網上引起很大爭議的“父母皆禍害小組”,每天在網上匿名吐槽和咒罵父母,成員絕大部分都是80後。80後被教育要“獨立”,但是父母一代有有著更強的控制慾。80後一代的父母,大部分是50後,對互聯網相對陌生,對集體生活和穩定工作又過度依戀,這都讓他們看起來更加“自以為是”,也讓子女更加苦惱。

  年輕人只有認命。你工作中所收穫的甜蜜和苦澀,父母多半都無法真正分享。他們渴求的是你的平安,所以你可以給他們一個平安的假象。“工作”和愛情一樣,變成了真正專屬於自己的祕密,也越來越成為自己的本質,這挺好的。最終,人和父母的關係,停留也僅停留在血緣層面,如果雙方都懂得這一點,兩代人的戰爭或許就可以避免。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