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掛牌紀念的第三位華人:“啞行者”蔣彝

  輕鬆關注

  導讀

  6月29日,紀念華人藝術家蔣彝(Chiang Yee,1903—1977)的“藍牌子”(Blue Plaque)在牛津Southmoor路28號門口揭幕。

  蔣彝這個名字對中國讀者有些陌生。他出生於江西九江,字仲雅,又字重啞,筆名“啞行者”(Silent Traveller)。

  他是在西方頗有影響力的中國藝術家、暢銷書作者和學者,也是重要的中外交流使者。

  1933年,蔣彝辭別妻子和兒女來到英國倫敦,受友人推薦於倫敦大學東方學院教授中文。倫敦期間開始創作“啞行者”系列。

  1937年,他的《英國湖濱畫記》(The Silent Traveller: a Chinese Artist in Lakeland)出版後大受歡迎。

  Rita Kenee和鄭達教授為藍牌揭幕

  此後,他出版的12本畫冊,合稱為《啞行者叢書》,持續在西方世界熱銷三四十年。

  這些畫冊靈動地描述了倫敦、牛津、愛丁堡、都柏林、紐約、巴黎等地的歷史沿革、地理風貌、風俗人情、文化生活,同時展現中國水墨畫的魅力。

  2019年6月29日,牛津市政府專門為這名與英國頗有淵源的華人藝術家特設故居藍牌, 紀念他對英國華人藝術與文學的貢獻。

  1

  被忽視的少數族裔“藍牌子”

  “藍牌子”由英格蘭遺產委員會(English Heritage)頒發,用來紀念名人居住或工作過的地方,讓民眾瞭解重要人物和他們曾經活躍過的地方的關係。

  然而,這些牌匾卻未能全面代表對英國社會、歷史和文化做出貢獻的人。

  以倫敦為例,在900塊藍牌子中,僅有14%用來紀念女性,用來紀念亞裔和非裔名人的牌匾更是少之又少,數目僅4%。

  在英國,除了老舍在諾丁山和孫中山在赫特福德郡Cottered村莊曾經居住的地方有“藍牌子”, 蔣彝是第三位獲此項榮譽的華人。

  倫敦西區的老舍故居與赫特福德郡孫中山故居藍牌

  2016年,英格蘭遺產委員會開展了選出更多少數族裔代表的活動。

  英國暢銷書作家、中國現代史研究者Paul French開始牽頭為蔣彝遞交“藍牌子”申請。

  “當我瞭解到藍牌子中缺乏少數族裔的出現,第一個進入我腦海的就是蔣彝。幾十年前,我告訴父親,自己要去中國學中文的時候,他給了我一本《倫敦畫記》,這是他唯一瞭解的和中國有關的書籍,從此,蔣彝走進了我的世界。蔣彝的藝術創作對英國社會造成了巨大影響,他的作品和經歷應該被人銘記。對於少數族裔的申請者而言,問題之一是申請者需要在同一個地方生活十五年以上。對於移民而言,這非常困難——對於囊中羞澀的移民而言,搬家是家常便飯。所幸蔣彝在牛津生活了十五年。”

  2

  世界公民和文化使者

  美國波士頓薩福克大學(Suffolk University)的英語文學教授Da Zheng專程來參加研討會, “蔣彝的作品風格獨特:幽默、創新且富有洞察力;他能夠從平常事中發現不凡。”

  “他相信,無論文化習俗、膚色、宗教信仰和歷史背景的區別,人類都有著相同的價值觀。通過他撰寫的遊記,他帶領讀者理解探究表象區別之下的共性。”

  用中國的水墨畫來描繪英倫的霧氣和地標是“啞行者”系列插畫的獨到之處 。蔣彝意識到西方人對中國書法和繪畫有偏見。

  而當時很多有關中國文化和藝術的書籍皆由西方人撰寫,他想用自己的創作傳達“國畫傳統是國際的,也可以描繪外國的景緻”的信息。

  無論20世紀還是當今,西方對中國的誤解都讓海外華人痛心。 蔣彝用自己的文字和畫作對這種不公進行挑戰。

  他的《中國童年》(A Chinese Childhood)一書向西方讀者介紹了自己真實的成長環境:尊老扶幼的價值觀,喜慶的春節習俗,千姿百態的街頭小販,寫字繪畫的文人傳統。

  他試圖以人性的大同,消除仇恨和偏見。

  蔣彝、Rita Kenee和蔣彝之子

  同時,他也明白 主動融入國外社會的重要性。 當兒子成年後將移居美國,他給的建議是“不要去中國城,否則會無法出來”。

  他希望旅居國外的華人在保持自己民族特性的同時,積極參與當地的社會生活,而不是拘泥於小圈子抱團取暖。

  雖然經歷日軍對中國河山踐踏以及德軍對倫敦的轟炸,蔣彝在書中沒有表現出苦悶和焦慮,而是 用細緻的觀察,平靜幽默地展示出“異鄉人”的思考。

  在《戰時畫記》(The Silent Traveller in War Time)中,他描繪了一位在公園午休的男子頭戴防毒面罩的情景,周圍花草依舊,戰爭的恐懼似乎在這一刻煙消雲散。

  另一幅畫中,一群倫敦貴婦嫌手拎防毒面具的木盒子顯得不體面,於是訓練自己的愛犬銜著盒子上街。

  蔣彝甚至幽默地在畫中建議,防毒面具的樣子引人恐懼,應當用圓白菜葉將其裝飾成一朵花的樣子,讓人心情愉悅。

  3

  “熊貓人”和回不去的故鄉

  除了出版遊記和回憶錄,蔣彝在1939-1947年間出版了六本童書。

  他筆下的男孩金寶(Chin-pao)和大熊貓明(Ming)是深受小讀者喜愛的人物。

  1939年《泰晤士報》的一篇文章寫到:“人們對熊貓的興趣讓今年聖誕季兒童書目充滿了這種新寵兒。其中最好的童書之一的作者是中國畫家蔣彝,他細緻入微地捕捉了熊貓的神情。他水墨風格的柔美完美展現了大熊貓的形態。”

  蔣彝創作了一千多幅熊貓的繪畫作品,被稱為“熊貓人”(Panda Man)。 他最暢銷的童書之一《明的故事》(The Story of Ming),講述了來自中國的大熊貓明住在倫敦動物園的經歷。

  初到陌生的異國環境,明非常不適應。“明曾在家裡的山中過著安寧的生活,它在陽光下打滾,什麼都不用擔心。然而在倫敦,它無法逃離被捲入熙熙攘攘的倫敦生活。”

  明的經歷似乎也是蔣彝自身的寫照。933年離開中國之後,蔣彝在英國度過了22年光陰,之後任哥倫比亞大學中文教授,移居美國。

  1975年他才首次回到闊別42年的祖國與妻女團聚。1977年,蔣彝第二次回國訪問期間因病逝世。

  Da Zheng教授表示, 蔣彝成功將中國文化、歷史和藝術介紹到了西方世界;也將倫敦、牛津、愛丁堡、湖區和約克郡帶到了世界各地。

  “他一直感恩自己在英國受到的認可和善意,他把英國看做第二故鄉。”然而他常年旅居海外的經歷頗有“處處為家,無處是家”的無奈。

  研討會現場的觀眾多為白髮蒼蒼的英國老人,他們紛紛表示蔣彝的文字和繪畫向他們展示了一個不一樣的中國。

  一位名為Claire老人特地帶來了自己收藏的蔣彝的童書,與其他參會者分享這位藝術家的作品。

  正如波蘭裔作家埃文·霍夫曼所述“蔣彝從未失落,但他也不曾被轉譯。 他運用他的中國技藝與感性,創造出一種既不屬於中國也不屬於西方,而是全體人類共通的深切的仁慈與同理心 。”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