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巨頭雲集 萃華珠寶能否靠併購衝出南方紅海市場

  作為中華老字號企業,有著124年曆史的萃華珠寶(002731)行至了交叉路口。

  在外有Tiffany、Cartier、Bvlgari等國際知名珠寶品牌,內有豫園股份(600655)、老鳳祥、周大生(002867)等珠寶名企的雙重“擠壓”下,曾為皇室制定珠寶的萃華珠寶逐漸“隕落”,不得不靠併購挽回“顏面”。

  2019年6月26日,萃華珠寶發佈公告,公司擬以18360萬元收購鑽明鑽石51%股權。收購完成後,萃華珠寶將藉助鑽明鑽石的區位優勢,進一步拓展南方市場,增強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

  然而,南方市場作為珠寶企業的必爭之地,不僅是周大生、周大福、老鳳祥等龍頭珠寶企業的大本營,還駐紮著潮宏基(002345)、愛迪爾(002740)、週六福等眾多第二、三梯隊企業,競爭可謂白熱化。

  在此情況下,發家於東北的萃華珠寶能否借鑽明鑽明撬開南方市場的大門呢?

  業績滑坡,開啟併購之路

  萃華珠寶源於1895年創立於瀋陽的萃華金店,主營黃金、鉑金、鑽石、翡翠等珠寶首飾的研發、設計、生產、批發、零售。2014年,公司在深交所上市。

  然而,上市之後,資本的東風並未讓萃華珠寶實現騰飛,其業績反而每況愈下。

  財報顯示,2014年,萃華珠寶的營業收入為33.08億元,淨利潤為9837.21萬元。四年過去,2018年,公司的營業收入為26.93億元,淨利潤為2961.21萬元。

  在當前珠寶首飾行業競爭激烈,不僅有外資、港資、內地知名珠寶企業,還存在眾多知名度較低的珠寶企業大背景下,國內珠寶企業存在各自為陣、分部較為分散、區域性較強的特點,萃華珠寶也不例外。

  根據2018年年報,萃華珠寶擁有433家加盟店,24家直營店。其中,東北地區的加盟店和直營店最多,分別為131家、10家,佔比分別為30.39%、41.67%。而公司在華南、西南、中南三大區域的門店數量合計僅為13家——加盟店4家,直營店9家。

  與此同時,2018年,萃華珠寶在東北地區實現營業收入6.53億元,同比下降24.49%。不過,公司在華南地區的銷售收入首次超過東北地區,為6.65億元,同比增長82.84%。

  來源:公司年報

  究其原因,與東北地區的消費需求增速有限有關。

  根據公告,本次併購標的鑽明鑽石成立於2007年,總部設在有著“珠寶之都”之稱的深圳水貝,主營成品鑽石、鑽石鑲嵌飾品的批發銷售。2017年8月,鑽明鑽石掛牌新三板。

  截至2019年3月31日,鑽明鑽石的資產總額1.77億元,負債總額4468.11萬元,淨資產1.33億元。而在本次交易中,鑽明鑽石100%股權的估值暫定為3.6億元,增值2.27億元,增值率約為1.71倍。

  2017-2019年3月,鑽明鑽石的營業收入為1.88億元、2.85億元、7918.01萬元,歸母淨利潤為973.27萬元、1904.76萬元、946.63萬元。

  本次交易對方黃煒明、林淑貞、黃文高承諾:2019-2022年,鑽明鑽石實現的扣非淨利潤分別不低於2000萬元、3000萬元、4000萬元、4500萬元。

  萃華珠寶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後,公司將在華南地區將形成“黃金首飾平臺+鑽石首飾平臺+直營店+加盟店”的發展格局,藉助深圳萃華以及鑽明鑽石的區位優勢,進一步拓展南方市場,擴大品牌影響力。然而,萃華珠寶真的能得償所願嗎?

  標的客戶集中度較高

  財經網注意到,作為鑽石批發商,鑽明鑽石的客戶主要為珠寶企業,並非直接與終端消費者接觸。

  根據鑽明鑽石2018年年報,其擁有鑽明網絡、鑽明上海、鑽明香港、鑽明珠寶、鑽明製造5家全資子公司。

  其中,鑽明網絡是一家專門為珠寶商家創業者建立屬於自己的珠寶電商平臺。鑽明上海、鑽明香港主營鑽石的進口業務。此外,鑽明珠寶、鑽明製造分別主營鑽石鑲嵌飾品和毛坯鑽石的研發設計、生產加工及批發銷售。

  除了上述五家子公司,財經網通過查詢交易預案及鑽明鑽石的年報注意到,鑽明鑽石沒有線下門店。由此可見,鑽明鑽石雖然有很好的區位優勢,但其針對的主要客戶主要為B端的珠寶企業,而不是C端消費者。

  因此,萃華珠寶能否借鑽明鑽石進一步擴大其在南方市場的品牌影響力呢?

  除此之外,財經網還注意到,鑽明鑽石還存在大客戶集中的風險,隨著對下游客戶的話語權逐漸微弱,應收賬款不斷攀升。

  2018年,前五大客戶貢獻銷售佔比為59.59%,其中週六福珠寶為鑽明鑽石的第一大客戶,貢獻銷售金額7138.85萬元,銷售佔比為25.03%,遠遠超出第二大客戶連卡佛9.61%的銷售佔比。

  來源:鑽明鑽石年報

  隨著鑽明鑽石的大客戶依賴愈發嚴重,其應收賬款也“水漲船高”。2016-2018年,鑽明鑽石的應收賬款為1858.37萬元、2833萬元、5397.71萬元,同比分別增長51.65%、52.44%、90.53%。

  值得一提的是,據鑽明鑽石年報,2018年,萃華珠寶尚欠鑽明鑽石2047.45萬元未還,計提的壞賬準備期末餘額為102.37萬元,計提比例約為5%。

  而鑽明鑽石一年以內(含一年)的應收賬款壞賬計提比例為5%,因此,上述萃華珠寶對鑽明鑽石的欠款相對應的賬齡在1年或1年以內。

  年報顯示,2017年,鑽明鑽石的第四大客戶為萃華珠寶,彼時的銷售金額為2032.49萬元。而到了2018年,鑽明鑽石前五大客戶中未見萃華珠寶的影子,且鑽明鑽石第五大客戶的銷售金額為2604萬元。由此可知,萃華珠寶2018年向鑽明鑽石採購產品的金額低於2604萬元。

  來源:萃華珠寶年報

  對應萃華珠寶2018年的供應商來看,只有供應商D符合上述指標——賬齡約1年,公司向供應商D的採購金額為2437.26萬元。若萃華珠寶的供應商D就是鑽明鑽石,那麼,去年公司對鑽明鑽石的欠款幾乎100%未還。

  值得一提的是,在萃華珠寶的公告中,公司並未披露與鑽明鑽石的合作關係和資金往來聯繫。

  南方市場競爭日趨“白熱化”

  據悉,我國黃金首飾行業現代化自1982年起步以來,大致經歷了萌芽期、發展期、成熟期、調整期以及復甦期五個階段。2016年以來,隨著金價逐漸回穩,黃金首飾行業步入新一輪復甦週期。

  來源:週六福招股書

  國信證券研報顯示,目前,我國珠寶首飾市場已形成境內品牌、香港品牌、國外品牌珠寶企業三足鼎立的競爭局面。其中,高端市場主要被Tiffany、Cartier、Bvlgari等國際知名珠寶首飾品牌壟斷;中高端市場即大眾市場,競爭激烈,主要有周大福、周生生、六福珠寶等傳統港資品牌,周大生、老鳳祥、豫園股份、潮宏基等內地品牌。

  與港資珠寶品牌重營銷不同,內地的珠寶企業更注重渠道。華創證券研報顯示,由於大陸地區幅員遼闊,珠寶企業“得渠道者得天下”。在此情況下,周大生、周大福等龍頭企業紛紛加速開店步伐,搶佔市場。

  財報顯示,2018年,周大生門店淨增加651家;周大福門店淨增加541家;二者合計新開門店1192家,規模堪比一家中型珠寶商。

  財經網粗略統計,截至2018年末,老鳳祥以3521家的門店數量穩居國內珠寶企業第一;周大生以3375家門店數量排名第二;周大福則以3089家門店數量位居第三。

  相比之下,萃華珠寶僅有457家門店,猶如小巫見大巫;況且,本次擬收購的標的鑽明鑽石似乎也沒有門店基礎。在巨頭的夾擊下,萃華珠寶想進一步打開南方市場的影響力似乎顯得頗為困難。

  此外,國內較為知名的珠寶企業,其大本營也幾乎駐紮在南方。財經網查閱得知,除了老鳳祥和豫園股份的總部位於上海;周大生、周大福、周生生、潮宏基、愛迪爾等企業的總部均在廣東。

  前有老字號“巨頭”,後有珠寶“新貴”,南方的珠寶市場猶如一片“紅海”,競爭十分激烈。

  其中,愛迪爾和正在擬IPO的週六福主攻華南市場。2018年,愛迪爾華南地區實現營業收入7.86億元,佔總營收的41.87%;週六福華南地區實現營業收入6.61億元,佔總營收的41.1%。

  而潮宏基主攻華東市場,2018年,其華東地區的營業收入為15.57億元,佔總營收的47.94%。相比之下,周大生的區域性沒那麼強,基本上是華北、華東、華中、西南全覆蓋。

  來源:周大生年報;週六福招股書

  在珠寶名企的“蠶食”下,我國黃河以南地區的珠寶市場似乎已經處於飽和狀態。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一缺乏品牌效應,二無渠道優勢的萃華珠寶為何執於拓展南方市場呢?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