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渤真實經歷曝光:你弱的時候,壞人最多?

   - 1 -

  最近黃渤的一段採訪又火了:

  視頻裡,黃渤回憶起成名前後。他說現在自己身邊全是好人,每一張都是洋溢的笑臉:

  「黃老師,黃老師你累不累 ?休息一會兒。黃老師你要吃什麼?你要喝什麼?我給你拿。黃老師你太辛苦了!」

  以前?以前在劇組當小演員,誰愛搭理他啊,碰到的各式各樣的人都有:

  「辛苦?乾的就是這行。誰讓你來了?我叫你來的嗎?」

  演完之後其他人都有車在外面等著,他演完一輛車也沒有。等半天好不容易來了輛車,剛送完飯的車,裡面飄揚著各種味道。

  於是微博網友就說,黃渤這段話說明了一個道理: 當你強大時,整個世界都會對你和顏悅色; 而當你最弱時,世上的壞人最多,也最容易受委屈。

  確實,在不順意的時候,很多人會有這樣的感受:

  

  現在的我就是人微言輕,等我更強一點的時候,一切都會不一樣;

  如果我地位更高一點,就不用受這個委屈了;

  如果我更有權力、更有資源,他們可能就更願意聽取我的想法和訴求……

  

  但是,如果黃渤也這樣想,他可能也不會是今天的黃渤。

  在變強的道路上,最重要的就是——不把自己看成弱者。

  這是「合作思維」中最核心的原則之一。

   - 2 -

  什麼是合作思維?

  瞭解這個概念前,先要知道什麼是「非合作思維」。

  崔璀在她的新課《打造個人影響力》裡,講過一個桑德伯格的故事。

  還在谷歌工作的時候,桑德伯格一邊要應對激烈的競爭,一邊要儘早趕回家給三個月大的孩子餵奶。這就意味著,她需要改變之前工作12小時的習慣,五點半就下班。

  就是這個問題,活活把一個職場高手給難住了: 家都在 拼命工作,她卻要在這時候提出「提早走」? ——她開不了這口。

  所以,為了不被人發現自己早走的事實,桑德伯格想盡了各種辦法:

  

  比如把每天的第一個會議和最後一個會議放在其他辦公區進行,好讓同事察覺不到她的上下班時間;

  比如把外套掛在座椅上,好讓外面的同事產生錯覺,以為她的辦公椅上還坐了人;

  如果實在騰挪不開,她也會先潛伏在大廳,一旦發現停車場沒人,就馬上衝出去鑽到自己的車裡。

  

  我當時聽到這裡,就覺得很好笑。她可是桑德伯格啊!《向前一步》的作者,《時代》雜誌評選出來的全球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那個時候,她已經是google副總裁,她的話夠有份量了吧?但對於需要時間照顧孩子、不要加班這件事,卻無法底氣十足的提出需求,為什麼?

  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我想先邀請你來一起回憶一下,我們的生活中是不是也經常有這種「不敢」:

  

  工作日要參加孩子的運動會,想請假卻又有點忐忑;

  要請同事和自己討論一下項目,擔心佔用別人太多時間;

  要老闆回覆消息或者通過預算審批,又不敢總催他,怕他煩……

  

  明明是你的真實需求,卻無法在一些關鍵時刻說出那句「我要」。

  這不是因為你金錢、權力、地位不夠,不是因為你處於「弱勢」。而是你一直活在一種錯誤的「非合作思維」中。

  比如說加薪,但十個人中有九個人,不會得體、有效的和老闆談加薪。為什麼呢?因為很多人覺得: 老闆不希望員工加薪,這會增加公司的成本,我降低自己的成本,才能讓老闆繼續僱用、喜歡我。

  在這段關係裡,你無形地把自己當成是那個等著被挑選、被審視的人。這種思維方式會讓你不敢開口談需求,即便你鼓足勇氣坐到老闆面前,也會因為底氣不足、心態不堅定,無法得到想要的結果。

  可是你想過,老闆為什麼要花錢僱傭你來公司上班嗎?

  因為你可以幫他完成一些工作,幫助他實現自己的商業目標,而這些靠他自己是絕對完不成的,他一定需要跟你合作。 在這個關係裡,你們是平等的。

  桑德伯格後來就意識到了這點,她根本沒有必要這樣啊,回家陪小孩是她的表面需求,而平衡生活家庭,更好地投入工作才是她的深層需求。在這件事上,公司跟她的利益點是相同的。

  後來,桑德伯格大大方方告訴團隊自己的工作時間,把需要碰面的會議都安排在白天,自己能處理的就放到晚上。

  她也和團隊一起取得了理想的業績。

   - 3 -

  你可能會說:我意識到我們是在合作了,但我講的話,對方就是不樂意聽啊。

  怎麼辦?

  這也是我之前一直面臨的問題。

  

  同樣的話題,為什麼TA說別人就樂意聽,我慷慨激昂地說了半天,結果沒人響應?

  一起採訪過的大咖,怎麼她就和對方建立了那麼好的關係,而我仍然只是朋友圈好友?

  差不多的idea,為什麼我去提老闆就不置可否,TA去提就得到了資源和支持?

  

  在「提需求」這節課裡,崔璀提到了很多人提需求時都會踩的三大坑:

  1.抱怨式提需求 :「老闆,這個項目太難了,一個人根本做不了。大家都很忙,根本不配合。」

  ——你以為自己提了加人力的需求,但其實在老闆聽來只是一句抱怨。

  2.曖昧式提需求 :跟客戶談判想爭取更好的合作條件,但遲遲不敢開口,好不容易提了一嘴,對方覺得不太行,你擔心合作崩盤,順著對方的意思說了下去。

  ——對方覺得你是隨口提提,就這麼過去了。

  3.威脅式提需求 :「哎呀,再這樣幹下去我真的要失去熱情了。這個項目,我參不參加,效果好像也沒差。」

  ——老闆覺得可能你真的沒那麼重要。

  崔璀說,在她的管理生涯裡,這幾種情況發生的概率,遠超出我們的想象。 最可怕的是,當事人常常毫無意識。

  而在一些關鍵時刻,比如重要職位空缺、核心項目缺人等 ,老闆腦海中會首先冒出的,往往是那些目標明確的、不抱怨、能解決問題的同事。

  聽到這裡,我想起來自己以前組織選題會,拉不到人蔘會的經歷,也是踩了一樣的坑。

  那到底應該怎麼提需求?在課程中,崔璀講了一個提需求句式,簡單來說就是:

  

  1、看到對方想要什麼

  2、找到我和對方利益共同點

  3、用肯定句明確清晰地說出:我的需求到底是什麼,這會如何幫助我們實現共同目標

  

  上個月,我用這個方法實踐了一下:

  「我知道大家最近這麼忙是為了出好文章給用戶,我也是。所以我想邀請大家聊一下今天的選題,我對這個選題非常有感覺,也為此寫了詳細大綱,如果大家現在能抽1小時開會討論下這個選題,會幫我打開更多思路,這篇很可能成為本月的爆款,幫我們實現目標。」

  然後我在每個人都忙到飛起的時候,得到了大家1小時的集中高效的討論。

  那篇文章真的成了當月爆款,被 很多用戶瘋轉。 而且神奇的是,好像大家後來好像也越來越願意給我支持和配合。 整個6月份,我們連續出了好幾個小爆款,超額完成了目標。

  有一天開完會,運營總監金金忽然在群裡說:「我好喜歡和你討論重點選題時,你興奮的眼睛裡發光的樣子。」

  好像因為思考和表達的一點不同,在搞定大家參加我的會議這件事上,開啟了一個新的良性循環。

  當然,我沒有馬上變成一個說話總管用的人。偶爾還是會因為著急而抱怨。

  課程經理小鳴說,因為人的行為習慣和思考方式,是由大腦的「 神經通路 」決定的,不是那麼輕易就能扭轉和重建。最開始突破原有思考和行動模式的時候,我們會覺得困難、不熟練,這都很正常。

  但經過一段時間持續的練習、強化,新習慣的神經通路就會逐步建立起來。

  那些合作式思維就會成為你的本能,在關鍵時刻,幫你贏得他人的配合與支持。

  《打造個人影響力》訓練營,就是為有效強化合作思維而研發的練習、實戰營,分享了崔璀從實習生到CEO的經驗。

  剛好今天第一、二期開營了,群裡用戶討論十分熱烈,我也真誠的把它推薦給大家。

  不僅如此,我們還會將50個人分成一個小班,各班之間PK完成3大實戰項目。比如,

  

  找身邊一個有影響力的人,約他吃飯並深度交談一個你最近最關心的問題;

  用有影響力的方式得體提加薪或者升職,並且達成;

  用所學的知識(比如金字塔原理、故事思維),優化你的簡歷或自我介紹;

  .......

  

  共有8個項目,任選3項完成。

  訓練營還附贈了顏值很高(貴)的實物教具,其中的精美手鍊,不僅是重要的教具,平時也可以佩戴,相當超值。

  《打造個人影響力》在社群內首次發售時,2分鐘售出150單,15分鐘第一期即被搶完,第二期早已售罄。

  現在第三期開放銷售, 僅剩100個名額。

  一起加入21天影響力計劃

  - END -

  撰稿:毛毛

  配圖:網絡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BY : Momself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