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十二時辰》:說不盡的唐風雅韻

  古裝懸疑劇《長安十二時辰》正在熱播,此劇根據馬伯庸小說《長安十二時辰》改編而來。

  講述的是一夥凶徒要在上元之夜,利用唐玄宗與民同樂的時機,劫持皇帝制造動亂,主管治安的靖安司,在主人公張小敬帶領下,在最後一刻擊敗凶徒,解救了唐玄宗和楊貴妃。

  片子製作方高度還原了馬伯庸描寫的盛唐長安景象,繁華、開放、熱鬧的長安街市景象,令人驚呼真是電影質感。尤其令人驚訝的是,該劇的音樂也做得十分用心,所有音樂的歌詞,居然都是詩仙李白的原作!

  目前劇集共出現了5首音樂,片尾曲是《清平樂·禁庭春晝》,4首插曲分別是《憶秦娥·蕭聲咽》《短歌行》《長相思》《俠客行》。不得不說,這幾首詩選得真是棒極了。

  《清平樂》暗有所指:天真的楊貴妃被劫持

  《清平樂·禁庭春晝》原詞如下:

  禁庭春晝,鶯羽披新繡。

  百草巧求花下鬥,只賭珠璣滿鬥。

  日晚卻理殘妝,御前閒舞霓裳。

  誰道腰肢窈窕,折旋笑得君王。

  據傳這首詞並非李白原作,而是五代時的託名偽作,真假現在已經無從考證。

  但是能選出這首詞作為片尾曲,不得不說創作人員有功力!

  這首詞以楊貴妃為第一視角,在美人眼中,長安的上元之夜,處處皆是錦繡,在在皆是愛意,件件皆是情濃。

  短短46字,把唐宮之華美、春色之撩人、美人之嬌豔、君王之愛意,勾勒的恰到好處,多一字嫌多,少一字覺少。如此好詞,縱然不譜曲,單是讀一遍就足以心臆甘美、舒暢恬和。

  但這只是貴妃的一廂情願。事實上好幾股勢力,都已把矛頭指向她的愛侶玄宗皇帝。上元之夜,就在最燦爛最美麗的時刻,凶徒把玄宗和貴妃劫出了皇宮……

  繁華落盡,黑暗將至。

  片尾曲歌唱的是情濃意切,實則暗指末日將至。

  連配樂都為劇情服務,這份功力,你說深不深。

  《俠客行》:為全劇注入濃濃荷爾蒙

  《長安》劇是毫無疑問的硬核男人劇,雙男主主人公張小敬(雷佳音飾)、靖安司丞李必(易烊千璽飾)主導了一股快節奏、高強度的探案、追殺、打鬥劇情,滿滿的男性荷爾蒙。

  主人公張小敬是個傳奇人物,十年西域兵,九年不良帥,綽號“五尊閻羅”,因為熟知長安治安底細,才以待處決的死囚身份被提出大牢,去緝捕追殺凶徒。

  狠辣、果決、勇武、糙戾,這樣的男一號,用《俠客行》來配樂,真是再貼切不過。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張小敬九死一生,擊敗凶徒,救回玄宗與楊貴妃後,終於洗脫了死罪,然而他也就此銷聲匿跡,彷彿從來沒這號人物一般。真正是俠客之風範。

  《短歌行》:道盡塵世凡俗的焦慮

  片中劇情進展之初,就通過市井人物之口,唱了一曲《短歌行》。

  沒錯,詞作者仍是詩仙李太白。

  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滿。

  蒼穹浩茫茫,萬劫太極長。

  這首插曲的背景是熱鬧的長安市坊,一群不知大難將至的人,在聲嘶力竭地歌唱著看似繁華的生活。

  看似熱鬧非凡,歌詞內容卻已經給全劇定了調,幸福短暫,苦難將至

  不管是身處暴風雨中心的長安百姓,還是志在劫持皇帝、改換乾坤的蚍蜉(原著中圖謀劫持皇帝的恐怖分子),都在劫難中苦苦掙扎。

  李白的詩詞成千上萬,意境也以豪邁飄逸為主。

  本劇的創作者,卻硬生生從中挑出這麼幾首略帶蒼涼悲觀的詩詞,放到劇中既好看又好聽,還若合符節地對上了劇情,真是令人叫絕。

  如果你再用心讀一遍,跟著韻律走,說不定讀著讀著,自然就讀出了曲調。

  唐詩宋詞是音樂的天然富礦

  事實上,唐詩宋詞因為其文字高度濃縮、韻律高度協調的藝術特點,早就被音樂界引入,作為歌詞的重要來源。

   90年代風靡兩岸三地的爆款劇《包青天》,黃安唱的那首《新鴛鴦蝴蝶夢》堪稱神曲,大街小巷無人不吟、無人不唱。

  歌詞是哪來的?

  就是李白的《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歌詞只是稍加改動,拿過來就是一首絕妙好歌。

  一代女神鄧麗君,也特別喜歡演繹古詩詞改編的歌曲。

  鄧女神的古詩專輯《淡淡幽情》,歌詞全部採用宋詞原作,諸如蘇東坡之《但願人長久》、李後主之《幾多愁》、歐陽修之《人約黃昏後》、柳永之《雨霖鈴》、秦少游之《清夜悠悠》、李之儀之《卜算子》。

  單是這幾首詞,就足以令人陶醉。再加上鄧女神甜美深情的唱誦,真令人神魂顛倒、餘音繞樑。

  著名詞作家林夕,則喜歡從古詩詞中找靈感,他的很多歌詞具有很強烈的詩詞特點,語句簡短卻含義雋永,令人品之總覺不盡其味。

  像王菲唱的《紅豆》,歌名直接採用王維的《紅豆》。

  緬懷梅豔芳的《夕陽無限好》,從詞名到內容,幾乎都是化用李商隱的《登樂遊原》。

  宋詞的意境,更是被林夕化用的天然去雕飾。

  王菲演唱的《開到荼靡》,化用自蘇軾的“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既切合了王菲當時感情失意的迷離心情,也精準擊中世紀之交一代青年的迷茫、浮躁與期待,真可謂唱者悒悒、聽者慼慼。

  意境、語言與韻律之美高度統一於短短一首短詞,無怪乎唐詩宋詞已過去千年,生命力仍然如此強大。

  而神劇《長安十二時辰》搭配神詩詞導出神效果,除了佩服劇作者的功力,更要感謝老祖宗們留下的寶貴文學財富,正是這些氣象萬千、含義雋永的好詩好詞,才讓當下的文藝作品更具魅力。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