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紫冰箱裡放的救命藥,戳痛了1000萬個空巢家庭

  01

  

  前兩天,在熱播綜藝《拜託了冰箱》中,節目組請來了不少人的童年女神楊紫。

  這個經常和張一山互懟,動不動對張一山就是拳打腳踢的爽朗女孩,卻在節目中給我們展示出了她貼心細膩的另一面。

  當何炅和王嘉爾打開她的冰箱時,裡面除了一些日常零食,竟然還有很多藥品,比如一些速效救心丸,保心丸之類的。

  大家都非常驚訝,連忙詢問情況。

  而一旁的楊紫笑著跟大家解釋到:

  

  “冰箱裡放速效救心丸,其實是為了避免發生一些突然的狀況,畢竟自己的父母已經老了,如果出了什麼意外,速效救心丸可用來救命!”

  

  聽到楊紫給出的答案,不少人表示既心酸又感動。

  畢竟時間在讓我們漸漸長大的同時,也讓父母的兩鬢生出了白髮。

  只是,很少有人去真正面對這個問題。

  在節目中,何炅問楊紫:“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會突然擔心爸爸媽媽老了?”

  楊紫說:

  

  “突然有一天,我媽拿一個眼鏡,我說‘媽,你為什麼要拿眼鏡,你是近視嗎’她說‘不是,這是老花鏡’。那一刻,一下子戳到了我的心,原來,媽媽已經到了要戴老花鏡的年紀了。”

  

  蔣方舟曾經說:“母親是一寸寸變老的,而父親是突然老的。”

  其實,不管是父親還是母親,他們都是一點點變老的,只是,我們大都是突然間發現父母變老了,卻不知道他們是從什麼時間開始變老的。

  因為,自始至終,一心向往外界的我們,很少把目光聚集在他們身上。

  龍應臺在《目送》裡曾說:“所謂父母子女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用背影默默的告訴你:不必追。”

  為了不阻擋我們前進的腳步,父母們自然不會追,可我們一定要記得回頭看。

  因為,父母總是老得太快,而我們卻明白得太遲。

  02

  

  大概兩年前,黃渤曾在接受採訪時被問到:你覺得你懂你爸嗎?

  沉默了許久之後,黃渤一臉沉重地說:

  

  “一開始不懂,後來覺得懂了。其實,現在覺得又不懂了。因為我爸已經糊塗了。”

  

  也許正是出於對父親的愧疚,兩年之後的黃渤才決定放棄4800萬片酬,離開《極限挑戰》,以一個配角的身份錄製了一檔關於阿爾茨海默症的公益節目。

  在節目中,黃渤首次談起自己的父親時,幾度哽咽。

  他對舒淇坦言,最開始只覺得父親是老了記憶力衰退,但直到有一天,父親已經完全認不出他,甚至還把他當成自己的“老戰友”,並說“從來沒有過兒子”時,一直在外打拼的黃渤才意識到有些事已經晚了。

  工作上的事再難也能解決,但對於父親生病這件事,黃渤言語中滿是遺憾和無奈。

  

  “其實,你回頭想,他現在要能打你一頓,你得有多高興啊!“

  

  在回憶小時候被父親用皮帶打的經歷時,這個44歲的大男人不覺溼了眼眶。

  當被舒淇問到,如果突然之間回到了在爸爸還有記憶的時候,你想對他說什麼?

  神情有些黯然的黃渤先是嘆了一口氣,緊接著捂著臉深思了一會說:“沒有想說什麼,我想能多陪他一會就可以了”。

  原本,看似稀鬆平常的陪伴,在這一刻,成了終身都無法彌補的遺憾。

  短暫的沉默之後,目光閃爍的黃渤一直眺望著遠處,娓娓說道:“能和父親在一塊,哪怕聊點閒篇,聊點筆墨紙硯,聊點油鹽醬醋……”

  眼神空洞的他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原本,我們都以為在父母身邊的日子太過平淡,於是我們拼了命的想要逃離,想要去追尋所謂的大千世界。

  可最後到頭來才發現,原來,我們最想要的只是陪在父母身邊。

  這個月20號,一條#鄧超為爸爸在觀眾席留空座位#的話題,上了熱搜。

  後來,鄧超在自己的微博裡寫道:

  

  “早上去看了爸爸,給他放了兩首《銀河補習班》裡的歌,其實就是寫給他的歌,陪他喝了罐他喜歡的冰啤酒,告訴他我帶著先給他的電影開始路演了……”

  

  2011年,鄧超父親因病離世,那是鄧超事業上升最好的時期,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可惜如今,縱然風生水起意氣風發,獻給父親的電影也終於上映,但是身邊,卻失去了那個最好的觀眾、最親愛的人。

  當初,在父親去世後的第一個父親節,鄧超就曾說說,他不止一次的撥打過父親的電話。

  

  “希望電話能通,即使是陌生人,我會聽很久。”

  

  言語之間,慢慢都是“子欲養而親不待”的辛酸和無奈。

  可當世間所有關係都指向團聚,唯有父母指向別離,我們跟父母之間的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不近,不過就一場此生再也無法彌補的遺憾而已。

  而也是過了很久,你才終於意識到,生命本就是脆弱到可以瞬間便沒了心率跳動的東西。

  記得知乎上有一個問題是,“你是從什麼時候意識到,你生命裡再也不會遇見那個人了。”

  大概就是從走進他們的房間,一天又一天,東西如舊,舊人卻不在。

  你才像拉長了反射弧一樣,抱頭痛哭。

  如果當初……可惜沒有如果。

  03

  

  前段時間,在《家有兒女》中飾演父親夏東海的高亞麟,與焦俊豔的一段對話,看哭無數人。

  32歲的演員焦俊豔自尊、獨立,但和大多數人一樣,不理解父母對自己生活的干涉。

  帶著幾乎每個年輕人都有的困惑,焦俊豔問高亞麟:“你覺得人為什麼要結婚?”

  高亞麟深思了一會說:

  

  “父母是我們和死神之間的一堵牆。

  父母在,比如你今年30,你不會琢磨,就算你今年60歲,你也不會在意。

  因為你老覺得有一堵牆,擋在你和死神面前,你看不到死神。

  這個跟你年齡多大沒關係,就像我現在就是,父母一沒,你直面死神,你開始能清晰看到你人生的盡頭。”

  

  很多人說被這段話突然戳中淚點,也有很多人因為這段話,突然明白了父母的一片苦心。

  很多時候,生活中並沒有那麼多歲月靜好,只不過有人為我們負重前行。

  我們從當初離家的那一刻起,就在為了事業打拼,為了愛情奮鬥,我們從不曾虧待自己半分,可卻唯獨虧欠了他們。

  《歲月神偷》中曾有句臺詞:“在變幻的生命裡,歲月,原來是最大的小偷”。

  因為就在我們以為歲月漫長、時光尚好的時候,生活總能給我們一記巴掌:

  你陪伴父母的時間,已經沒有很多了。

  今年年初,費玉清在告別演唱會上,向粉絲宣佈了自己封麥絕不復出的消息。

  事件一出,輿論譁然,不少人在惋惜的同時,都感到好奇。

  直到,所有人看到了他的手寫告別信:

  字裡行間,所有看得人無不動容。

  尤其是那句:“這麼多年來,為了達到更高的境界,我一直快步向前,卻也忽略了欣賞沿途的風景;當父母親都去世後,我頓失了人生的歸屬,沒有了他們的關注與分享,絢麗的舞臺讓我感到更孤獨,掌聲也填補不了我的失落,去到任何演出的地點都讓我觸景傷情……”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

  看過一本叫《後來的我們都哭了》的書中說:

  

  “每個做子女的,不管成長到幾歲,都覺得自己依舊活在父母的羽翼下,面對風暴時,習慣躲在父母身後,面對挫折時,習慣找父母傾訴,面對傷害時,習慣找父母哭泣。我們毫無節制地索取,父母毫無怨言地給予,這也就使我們被寵溺得成年後依舊像個小孩子。”

  

  我們這一代人,總是習慣性叫闖天闖地、追求夢想,因為知道一回頭,父母的眼神和安慰就是最大的底氣。

  我們肆無忌憚的燈紅酒綠下游走,甚至有時候帶著一絲不願回頭看的厭煩。

  我們都以為父母,還會陪我們很久。

  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你會不會也發現父母也擁有了第一根白髮;

  會不會發現第一顆牙齒掉落的時候,她和他眼角的皺紋竟也多了幾分;

  你會不會發現,就在跟你視頻的時候,父母竟然連你拍給她們的照片都看不太清了,上樓梯的時候,往常要搶著給你提行李的人,突然吃力了些許……

  在那本《父母離去前你要做的55件事》中,有一個公式曾戳動無數人:

  “

  假使你父母現在60歲,餘下壽命是20年。你沒有跟父母同住,你每年見到父母的天數,大概是6天,每天相處時間大概是11小時。

  那麼,你和父母可以相處的日子只剩:20年×6天×11小時=1320小時。

  也就是說,你和父母相處的日子只剩下55天了!

  55天,你以為的來日方長,不過是往後餘生,突然某一天,一場大病,就再也沒有了餘生。

  ”

  @艾格

  我是做工程的,每年基本上只有過年的3、4天假期。我曾經算了下,我媽現在51歲,如果她能陪我到90歲,那麼在她剩下的歲月裡,我能陪她,也不過幾個月時間。

  @愛吃棗的默默

  自從嫁人了以後,回去的時間就更少了,因為是老公是獨生子女,所以我過年回家都是隔一年回一次,我爸媽今年都60多了,說實話,我不敢想,自己還能陪他們多長時間,所以有時候也挺後悔遠嫁的。

  ……

  曾經看過一組數據調查:

  在全國範圍內,63%以上的人每年和父母團聚的次數少於三次,而他們和父母的相處時間,平均也只有78個小時,也就是,3天6個小時。

  而在這樣難過的數字背後,更難過的是背後還有將近1.7億60歲以上的老人,有40%長期過著兒女不在身邊的“空巢生活”。

  有官方數據統計,預計再過十年,老齡人口將達到3億,其中,“空巢老人”的比例,將佔據90%。

  馬薇薇在《奇葩說》裡說:

  “

  “父母供你讀書,上大學,買房買車,幫你帶孩子,想過沒有,你們首付哪來的,想過沒有,你們月供怎麼這麼輕鬆。

  當你把爸媽送進養老院後,你的家裡不會再有吵架,你的中晚年生活會很幸福,你會過上很平順的幾十年,週末去看看父母就行了。

  但當有一天他們不在了,你想去看他,他不在了。一個週末的晚上,你習慣性開車到那家養老院,沒了。

  你會怨恨自己一件事:我年輕的時候,為什麼會因為一些瑣事就離開他了呢。”

  ”

  前短時間,我一個朋友的父親,突發疾病,去世了。

  過了好幾天,我看她在朋友圈發了一條動態:

  

  “終於,每一次,都害怕是最後一面。”

  “害怕的是,從此我只有眼前路,沒有回頭岸。”

  

  所以,希望我們都能在關心自己的同時,多多關心一下他們的身體,珍惜和他們在一起的每一天,不要等失去了才明白,自己最想守護的,原來恰恰是自己已經失去的。

  不要讓愛等待,也不要讓“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在我們身上上演。

  趁父母尚在,多打個電話,常回家看看,現在的他們需要我們,就像我們小時候需要他們一樣。

  圖源網絡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