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離婚了”“分到多少錢?正好你弟弟買房錢不夠”

  文/江左梅娘

  (01)

  小時候,我們在外面受了委屈,吃了虧,準會回家告訴媽媽,趴在媽媽的懷裡,眼淚啪嗒啪嗒地掉的時候,一準就能得到媽媽的庇護和安慰。在我們每個人的心裡,媽媽的懷抱永遠都是我們最有安全感的港灣。

  可是在我的朋友小莜的記憶裡,似乎從來沒有這樣的畫面,她永遠都沒有像別人的孩子一樣趴在媽媽懷裡撒嬌的權力。

  小莜是個白淨的女孩子,扎個馬尾,文文靜靜的,挺討人喜歡,可是這麼乖巧的她,在家裡卻一直不受待見。

  吃早飯的時候,小莜的碗裡永遠沒有雞蛋;帶著弟弟一起玩,弟弟哭鬧的時候,被訓斥都永遠都是她;而若是在外面被人欺負了,回家告訴媽媽,媽媽總是說,小姑娘家家的,別惹事兒,小莜就只好閉了嘴。

  那時候小莜還小,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同是媽媽的孩子,怎麼自己就得不到媽媽的愛,有一次她傻乎乎地問外婆,“我是媽媽親生的嗎?”

  在整個大家庭裡,只有外婆對小莜最好。可是外婆也只是笑笑,戳著她的腦殼說,你就是會瞎想八想。

  可是小莜覺得自己怎麼會是瞎想八想呢?

  上回她帶弟弟出去玩,弟弟非要玩扔石子的遊戲,小莜一開始說不肯玩,弟弟就哭鬧著說要去告狀,小莜只好答應,然後讓著弟弟,在扔弟弟的時候,故意扔偏,這樣就扔不到弟弟了,可是輪到小莜弟弟的時候,弟弟可沒客氣,他一下子就扔到了小莜的腦門上,“噗”一股熱血就湧上了腦門,小莜說趕緊回家,得包紮一下,弟弟也嚇傻了,跑到小莜身邊的時候還扭到了腳。

  小莜帶著一瘸一拐的弟弟回了家。沒有想到的是,媽媽看到了一撅一拐的弟弟,馬上扶過去,問東問西,而對一旁的她就像沒看見一樣。

  小莜傻站著,她拿開捂著額頭的手,血很快就流得滿臉都是,可媽媽卻一臉嫌棄地對她說,去洗臉池那邊衝一下,沒用的東西!

  那一刻,小莜的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媽媽的那句“沒用的東西”像是紮在她心裡的肉刺,讓她從此以後,寢食難安。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家窮一點沒關係,怕就怕在家裡的孩子沒有受到公平的對待,從那以後,小莜就想著有一天一定要逃離這個家了。

  (02)

  沒有傘的孩子,只有拼命地奔跑;沒有靠山的人,只能讓自己長成一堵牆。

  小莜已經認清了現實,她不再跟弟弟爭寵,本來她從來就沒有被寵過,弟弟再怎麼欺負她,她也只是忍讓。她一門心思放在學習上,她要通過學習這邊路讓自己脫離這個家。

  小莜說,她當時真的懷疑自己不是父母親生的,就是憑藉著這口氣,小莜考上了大學,開始了一條真正屬於自己,真正讓自己做主的路。

  富有的人總是慷慨;勝利的人自然寬容,這個時候的小莜對媽媽當初的怠慢,也不是那麼的放在心上了。

  她想想媽媽養活他們兩個孩子也很不容易,於是,在外地打電話的時候,有時候也會和媽媽說些體己話,小莜想,人總得往前看,太糾結過去的人不會有出息。

  是的,她一直在向媽媽證明她的出息。

  除了大學的學費第一年是家裡出的之外,後面三年的學費都是小莜自己申請的助學貸款,而後面幾年的生活費,她早就靠平時做家教什麼的賺到了。

  有時候偶爾逛個商場,她還會給媽媽和弟弟買點衣服和大城市裡流行的各種小東西。

  曾有人問,那些很苦很苦的人,是不是需要很多甜才能填滿內心?答案是,其實並不是,只要一點甜就夠了。

  小莜的心也是這樣的,她想,她不靠家裡,她獨立過活,她現在大學的時候就能反哺家裡,媽媽總會高興的吧。

  而只要媽媽高興了,朝她露出一絲笑容,她就很滿足了。

  母女哪有隔夜仇?大學四年,畢業三年,離開父母這麼多年,小莜對媽媽的怨懟漸漸減少了,在自己孤助無援的時候,她也會打電話向媽媽傾述,媽媽對她的態度似乎也好了很多,這個時候小莜發現母女還是心連心的,雖然很多時候媽媽並沒有給自己實質性的安慰,可是和媽媽一通電話下來,小莜心裡總會鬆快很多。

  小莜覺得,媽媽似乎也是在乎自己的。

  (03)

  我們總是一廂情願地以為,只要我們努力,我們優秀,我們不給別人添麻煩,自然那些忽視我們的人就會更愛我們。

  可是現實卻是,愛你人總會愛你,不愛你的人,你怎麼樣,他都不會愛你。

  小莜大學畢業以後,在婚姻的選擇上,小莜接受了媽媽的建議。媽媽說,結婚過日子是很實際的,什麼情啊愛啊的都虛的很,要找就找一個家庭條件好的,媽媽好希望你能幸福。

  那個時候小莜雖然覺得媽媽很功利,但想想媽媽也是為了自己好吧。她最終選擇了一個家庭條件比較好的男人,雖然大小莜幾歲,但是當小莜和老公開著車,帶著那麼多禮物回孃家的時候,媽媽臉上堆滿了笑容,那一刻,小莜竟然有些激動。

  可婚姻就像是鞋子,合不合腳只有自己最清楚。

  結婚三年後,小莜逐漸感覺到了鞋子的磨腳。老公家裡雖然有錢,可和自己沒有什麼共同語言,小莜想的和老公永遠都不在同一個頻道上。

  對於這些,小莜有時候也會向媽媽抱怨一下,可媽媽卻說,你們讀書都讀傻了,現在的日子過得多好,有房有車,你就會瞎想八想。

  小莜想,也許媽媽說的對,生活沒有十全十美的。可當小莜接受了這樣的現實後,卻發現老公在外面賭博,已然債臺高築。

  其實,小莜自從和這個有錢的男人結婚後,就一步步在退讓,現在老公的賭博已經是讓小莜退到了懸崖邊上,再往後一步就是萬丈深淵。

  她幾次勸說無果之後,和他離了婚。那天媽媽讓小莜和老公一起去孃家吃飯的時候,小莜和媽媽坦白了:“媽,我離婚了。”

  媽媽沉吟了一會,然後問:“分到了多少錢?你弟買房正好錢不夠”。

  小莜沉默良久,一句話都沒有說,只聽到電話那頭媽媽不斷地追問:“喂,你說話啊,到底分了多少錢?”

  那一刻,小莜淚如雨下。

  -END-

  你有故事我有酒,一起聊聊人生吧,點擊上方關注,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