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專輯發EP拍戲還有6場演唱會 劉宇寧不敢說累

  前幾日,湖南衛視紀實性文化品格傳承節目《我們的師父》迎來本季拜師之旅的終點站。節目中劉宇寧首次接觸話劇,全新詮釋了經典話劇《斷金》中佟四爺一角,獲得了師父王剛的讚許。這一次特殊的旅程,對於剛剛從網絡紅人轉換為當紅藝人的劉宇寧,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GSG和師父王剛

  6月13日下午,劉宇寧接受了紅星新聞的採訪,坦言通過節目的歷練,現在的自己更會表達情感了,並透露今年要發專輯、發EP、拍戲,還有最重要的六場演唱會。“肯定是非常累,但是這塊兒就沒法說,你不能跟大傢伙說我多累,現在這個世界上比你累的人多了去了,你說這就是矯情。”

  坦白學歷和經歷

  通過節目學會了表達情感

  《我們的師父》是劉宇寧的綜藝首秀。相對於其他三位師兄弟,他表現中規中矩,但不時的真情流露也讓大家感受到這位好看小哥哥內心柔軟的一面。比如上週末的拜師終點站,“GSG”(於曉光、大張偉、劉宇寧、董思成)都哭了,劉宇寧更是哭的忘乎所以。“每個人表達情感的方式不一樣吧,可能我就比較感性吧,尤其這分別這件事兒,我覺得特別感性。我最怕就是這一件事兒,熟悉之後,然後就失去了,這個是我完全接受不了的一件事兒,所以千萬別讓我讓我熟悉,再讓我失去,我就非常接受不了。”所以在最後一期的錄製中,劉宇寧一直有些低落。

  但通過節目,收穫更多的是成長。“我比以前會說話了,會表達情感的吧。然後就是對很多事物,就是有好奇心。包括一些對工作的一些態度,我覺得都有改變。”從網絡紅人成為當紅藝人,這個看似光鮮的轉變背後,劉宇寧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如今,再度面對外界對自己的“非正面評價”,他也更加釋懷。“說‘非正面的評論’,完全不在意不可能。負面東西有人願意去說,從另一種層面理解是他認為我還值得說一下。最可怕的,是連罵你兩句都不想了,那你是非常失敗的。所以我覺得從另一種角度去想還挺好的,起碼他在關注你,你還在他們心中有一席之地,願意去損你兩句或者由你去做一個話題。但是別太過分了,太過分了也不行,胡說八道肯定不行,造謠肯定是不行。”

  ↑劉宇寧

  與以往的唱歌綜藝不同,《我們的師父》並沒有太多機會讓劉宇寧拿起話筒開唱,反而是選擇了他的“弱項”——不善表達,所以對他肯定是個挑戰。“因為我是一個私底下不太愛說話的人,我怕我在節目上不會說話,或者是不會做事。我想反正我去了,我就拿我最真實的一面兒。現在觀眾都很聰明,你要演的話,觀眾一定會看得出來。當時我覺得對我最大的擔心是,怕觀眾接受不了我最真實的樣子。就是這種感覺,所以對於我來說也是個挑戰吧。”

  所以,在與“GSG”的相處中,劉宇寧很坦然,他覺得這些東西,沒有必要藏著掖著。“比如說你的學歷什麼的,自己幹過服務員兒什麼的,都不丟人,那都是你的經歷。在你人生中,每一個工作都是好的經歷,都是磨練,都是一些成長的過程。所以我沒覺得是一些不好的事兒,也不會難以啟齒。”而讓他感悟最深的師父,則是牛犇師父,因為感覺特別像他的爺爺。

  “牛犇師父特別真誠,真實。因為我也是常年跟我爺爺在一塊兒生活,包括很多生活習慣,一些節省的理念,跟我爺爺簡直一模一樣。剛好那個時期我也是出來工作了一段時間,也沒回家,所以那個時候就還挺想我爺爺,所以有的時候感情會有一些寄託。”

  
超負荷工作

  透露今年要做六場演唱會

  
看過節目的朋友都知道,在本季拜師之旅的終點站中,劉宇寧首次“觸電”話劇,全新詮釋了經典話劇《斷金》中佟四爺一角,也獲得了師父王剛的讚許。

  “之前我對話劇這個東西就感覺挺神聖的,能參與一下也挺珍貴的。其實天賦倒沒有什麼天賦,就純粹是在那兒趕緊練,趕緊背詞兒,趕緊體會。然後去好好完成,因為我挺喜歡的,我也覺得神聖,所以就想去好好的認真的對待。”其實,之前劉宇寧已經與黃子韜等人合作一部戲叫《租借少年熱血檔案》,目前他也在西雙版納拍新戲。“拍著拍著,我還真挺喜歡。演戲最近一直在學,一直有老師每天跟我上課。包括正在拍的新戲,其實也是一個成長的機會。就你所學的東西,你馬上就可以去實現,去嘗試,我覺得還挺好的。”劉宇寧還向紅星新聞透露,自己從小就有英雄夢,像什麼鋼鐵俠之類的,所以一直想扮演一位英雄。

  當然,“音樂”毫無疑問是他最重要的工作。就在錄製《我們的師父》時,便與二師兄大張偉敲定合作歌曲,目前已經做好了。“今年會發專輯,發EP,會有很多新歌。最重要的是演唱會,預計會做六場演唱會,是我今年最大的計劃。其他要上的綜藝,我也希望能上一些跟音樂相關的綜藝。”劉宇寧坦言自己和大張偉一樣,是閒不下來的人。“你能幹就趕緊多幹點兒活兒,就希望自己時刻是不閒著的,否則一閒,我會覺得有點空虛,所以就儘量讓自己忙起來。”

  坦白講,劉宇寧正處在事業急速上升期,但是如此高強度的工作,這個29歲的大男孩也坦言非常累,“肯定是非常累,但是這塊兒就沒法說,你不能跟大傢伙說我多累,現在這個世界上比你累的人多了去了,你說這就是矯情。你跟自己說其實也沒啥用,只是給自己增加負面情緒。跟家人說累,他家人會擔心你。”

  劉宇寧認真分析自己的“累”,覺得是沒有那個出口。“你心情不好,你可以找朋友聊聊天兒什麼的。但是現在完全沒時間玩兒,一直在工作,每天醒了,就是工作。現在睡最香的地方,就在飛機、車上睡的最香。”劉宇寧也找到了一些方法給自己“洗腦”。“我會跟自己說,‘劉宇寧就是你想要的嗎,你現在能累是你的福分啊。’最近特別愛說的一句話就是‘能怎麼辦呢?就是,還得幹呢’。”

  
紅星新聞記者 任宏偉

  圖片由湖南衛視提供

  編輯 陳豔妮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