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歲圓通女快遞員下跪事件:摧毀一個人的尊嚴有多容易?

  作者:喬巴(富書主編)

  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會為了生活而放棄自己的尊嚴?

  或者說,遇到如何艱難的境遇,才會選擇低下自己的頭顱?

  這兩天,有一則新聞讓人很是心酸。

  一位48歲的圓通女快遞員,向客戶下跪致歉。

  而原因,僅僅是一個芒果。

  事情發生在山東廣饒。

  48歲的快遞員大姐聶桂英給客戶張先生送芒果。

  交付的時候張先生髮現芒果比單子上少了一個。

  聶桂英也承認,自己沒有檢查包裝是否嚴實,也許真的漏出來一個。

  所以她提出,自己可以按照原價賠償。

  其實,出現這樣的情況,快遞員沒有扯皮,而是主動照價賠償,已經很實在了。

  可是張先生卻另有想法。他的芒果是從國外購買的,他覺得這不是錢的問題。

  聶桂英提出自己可以三倍賠償,只求不要投訴,因為她可能因此丟了飯碗。

  但張先生依舊不同意。

  “我很生氣就進行了投訴,要求圓通快遞給個滿意的解決辦法。”張先生後來這麼解釋。

  處理結果出來了,圓通官方讓聶桂英自己掏錢買箱芒果,直接給張某送過去。

  聶桂英也很無奈,本來是一個芒果,自己卻要賠償一整箱,不僅快遞費沒了著落,自己還要貼不少錢。

  可是飯碗要緊,聶桂英只好掏錢買了一箱芒果給客戶送去。

  沒想到張先生收到芒果後,還是不滿意,又連續四次對圓通進行投訴。

  結果圓通把責任全都推到聶桂英身上,一下子扣了她2000塊錢。

  2000塊,幾乎是聶桂英十天的收入,這是風裡來雨裡去賺的血汗錢。

  為了得到張某的諒解,聶桂英只好騎著電動車,又來到張某的住處。

  情急之下,她跪在了張某母親面前央求撤訴。

  張某卻依舊不依不饒:

  “你們趕緊來把你們的快遞員帶走,我們是要解決問題,她跪在這兒算怎麼回事?”

  接著又報了警,讓民警趕緊把聶桂英帶走。

  聶桂英只好走出院子,在門口蹲著哭,她明白如果今天不撤訴,明天她可能就失業了。

  可是得到的仍然還是一句冷冰冰的話:你跪也沒用,別來這一套。

  有時候,真的很不理解,大家明明都活得不容易,為什麼還要傷害對方。

  我真的可以感受到,那位48歲的大姐跪下的一刻,心裡破碎的聲音。

  在家裡,她是母親,是妻子,在街坊裡,她是大姐,是長輩。

  可是,這一刻,她只是一個茫然無助的中年人。

  要命的幾千塊錢,一個可以謀生的工作、一份清白,是可以讓很多人放棄尊嚴,甚至放棄所有的。

  成年人的世界,摧毀一個人的尊嚴,比想象的更加容易。

  摧毀一個人的尊嚴

  一場病就夠了

  “看著母親臉色蠟黃地躺在病床上忍受著化療的痛苦,十歲的弟弟哭著喊著找媽媽,我的心都碎了。我恨自己不能替家裡承擔更多,恨自己不能替媽媽分擔痛苦,哪怕一點……”

  這是22歲的王浩在某籌平臺上寫下的最後一段話。

  五天後,面對母親80萬的鉅額醫藥費,已經身無分文的王浩,帶著對家人的眷戀和對媽媽的愧疚一躍而下。

  王浩初中畢業後就在村裡的一家企業打工,每個月拿3000元的工資。父親是老實巴交的莊稼漢,弟弟在念書渴望考上大學。

  一家人生活清苦但仍然溫暖。

  可是這一切都在2018年7月3號改變了。

  母親劉貞英被查出患上了急性髓系白血病M4。

  王浩不懂專業的醫療術語,可是“白血病”這三個字,對他來說猶如晴天霹靂。誰都知道,患上這個病,不僅生命垂危,而且費用驚人。

  自從媽媽患病後,王浩沒有心思再工作下去,跟著父親四處籌錢。為了借到錢,王浩給所有認識的朋友都打去電話,用自己的命做擔保一定會還錢。

  在親戚面前,這個大漢和父親一起跪下,只求能籌集更多一點,更多一點。

  可是願意借錢的人依舊寥寥。

  冷眼與拒絕,是王浩感受到最多的苦楚,他突然發現在這個世界,即使他把自己的尊嚴低賤到塵埃裡,依舊無法抵擋那陣陣的寒意。

  對人來說,最可怕的,就是失去對生活的信心。

  7月27日上午,王浩要回家裡取東西,王永見他神色落寞,就寬慰了一句:“兒子,回去歇會,下午沒嘛事上班去吧,別多想。”

  沒想到,這成了父子間的最後一次對話,當晚10點,王浩一躍而下。四口之家,一死一病。

  對於普通收入的家庭來說,很多時候一場大病就意味著失去基本的尊嚴。

  它意味著沒完沒了的治療和看護,意味著鉅額的醫療開支,更重要的,意味著巨大的精神壓力和作為人的體面的徹底喪失。

  一場病,有時候讓尊嚴輕如鴻毛,卻給生活留下泰山之重。

  摧毀一個人的尊嚴

  一次失敗就夠了

  2017年年末的中興程序員跳樓事件,讓我們對中年男人這個群體的艱辛有了更多的理解。

  北航本科,南開碩士,畢業後,華為工作8年,中興工作6年,資深工程師。

  他的履歷,不可謂不光鮮。可是表面的體面掩蓋不了中年負重下的脆弱,當失業襲來,他的世界瞬間黑暗了。

  幸福的一家三口

  壓垮他的並不僅是物質上的損失,更重要的是,是喪失了自己的全部事業。

  用青春年華換取的名譽、地位和價值追求,隨著失業全部煙消雲散。

  半生已過,再也承受不起尊嚴的凋零。

  吳曉波曾經講過一個故事:

  

  在當年的重工業基地鐵西,有一戶家庭,夫妻都在工廠上班, 40歲又雙雙下崗,孩子還在念初中。就這麼捱了幾年。

  一天,孩子放學回家,跟爸爸媽媽說,學校要開運動會了,老師要求,大家都穿運動鞋。

  可那時候,他們連肉都買不起了,還欠了不少外債,實在沒錢買鞋。

  吃飯時,妻子數落了丈夫幾句,怪他沒本事,找不到工作,現在鞋都買不起,娘倆跟著他,只能受苦。

  丈夫埋頭,一言不發,吃完飯,丈夫放下碗筷,默默走向陽臺,一躍而下。

  故事戛然而止。

  

  你很難想象,壓垮一個人的,有時候竟然只是一雙鞋、幾百塊錢。可這就是事實。

  我認識一個老闆,曾經身價千萬,風光無限。

  可是後來投資失敗,負債累累,妻離子散。

  到了最艱難的時候,也不得不為了借到幾百塊,甚至幾十塊錢,而被迫卑躬屈膝。

  英雄氣短之時,最為悲涼。

  我們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時刻,不得不曲意逢迎,不得不壓抑自己,不得不放下尊嚴活得很賤,不得不用熱臉去貼別人的冷屁股。

  一次失敗,可能讓你瞬間墜入社會最底層,生活水平的斷崖式下降。

  一次失敗,可能讓你再也不敢回家,怕父母擔心,妻兒抱怨,鄰居嘲笑。只能一個人在深夜的馬路上放聲哭泣。

  一次失敗,可能讓你失去做人最後的尊嚴,覺得自己是家人的拖累,社會的無用人。

  而立之年,彷徨無措,年近不惑,一事無成。就此萬念俱灰,對生活失去希望。

  成年人的崩潰

  總是靜悄悄的

  這些年有一句話很流行:成年人的世界,早已戒掉了情緒。

  生活裡,有太多瞬間,我們都想痛哭,想崩潰,想逃離這個世界。

  如果不是生活太苦,誰願意在大庭廣眾下失聲痛哭。

  如果不是為了擔起家庭的責任,誰有願意曲意逢迎,人前笑臉,人後酸楚。

  可每每撐不住的時候,總有人在你耳邊說:這點痛算什麼,別矯情,苦日子還在後頭。

  其實只是未到傷心處。

  我們大多數人都是工薪家庭,沒有多少積蓄,沒有房子傍身,沒有適當的投資,更重要的是,沒有能夠隨時翻身的技能和資本。

  面對疾病、失業時,抵抗能力真的脆弱。

  雖然生活很苦,但是有兩樣東西是我們可以決定的。

  第一, 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有句話說的很殘酷:在你取得表達的權力前,沒人關心你的自尊。

  沒人關心,不代表你的尊嚴不重要。對每一個個體而言,我們生活的終極追求其實不是物質的豐富,而是尊嚴的滿足。

  但是,在人類社會的叢林法則裡,弱者永遠只能被同情,唯有自尊自愛自強的人,才能用行動捍衛自己的尊嚴。

  第二,對待他人保持善意。

  馬未都說得好:“一個人的教養,看他如何對待服務員就知道了。”

  服務員也是人,他們也需要理解和尊重。

  遇到問題時,說一句沒關係,可以解決的;拿到快遞時,說一句暖心的謝謝。

  這點點滴滴也許就能讓他人的幸福多一點。

  多一份體量,多一點善良,是這個世界上,我們溫暖彼此唯一的光。

  說一千道一萬,願你看過世間的涼薄和冷漠,仍然溫暖地過生活;即使在荊棘中穿行,亦不改自尊自愛的初衷。

  作者簡介:喬巴,富書主編;每天和300萬人一起升級生活認知,知乎、微博@富書。本文首發富書(ID:kolfrc),富書2018重磅推出新書《好好生活》,版權歸富書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侵權必究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BY : 富書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