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聰明的做人之道,是讓人對你放心【曾國藩】第16集

   點上方綠標收聽【曾國藩】 主講:國文

  得人心者得天下,“放心”蘊含著一個人的品格,也體現著一個人的修養。

  讓跟你交往的人覺得放心,舒服,這才是最聰明的做人之道。

  讓人對你放心,是對一個人最高的評價,這意味著這個人厚道,靠譜。

  曾國藩出生於農民家庭,祖父、父母的文化都不高,他卻最終成為“千古第一完人”。

  他進入仕途後,一路升遷可謂順風順水,升遷速度之快,當時朝中無一人能及。後又被封為一等毅勇侯,成為大清朝唯一一個文人卻被封武侯的人。

  當時政局不穩,內憂外患加劇,身在官場卻能全身而退,去世時還能得到清政府的最高優待。

  縱觀曾國藩一生,他能取得如此輝煌的成就,與做人做事之道脫離不了關係。

  曾國藩一生都在探尋做人做事之道,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讓別人覺得放心、靠譜。雖然說起來很簡單,但做起來卻不容易。

  “放心”蘊含著一個人的品格,也體現著一個人的修養。

  01

  話不多,我放心

  與人交談,總是對照別人的短處,誇獎自己的長處,或指著比人的短處不放過,都是為了貶低別人,從而擡高自己。

  這樣的行為是典型的心胸狹隘,被人所不齒,也容易遭人嫉恨。

  所以說話要給自己留餘地,從語言上把自己逼到絕境的人,絕對是愚蠢的。那些沒有涵養、淺薄而又俗氣的人,常常是那些滔滔不絕、嘴上不饒人的人。

  曾國藩曾說:“大處著眼,小處著手,群聚守口,獨居守心”“行事不可任心,說話不可任口”“禁大言以務實”。

  這些無不展示曾國藩的“戒多言”,也說明只有精闢的、有價值的見解才會受人歡迎,口不擇言、誇誇其談反而會令人生厭。

  曾國藩的“戒多言”起因於一件小事,當時的他剛升遷至翰林院,人生最得意之時。

  一次給父親過生日時,好友鄭小珊前來祝賀,曾國藩對其大放厥詞,甚有得意忘形之態,結果鄭小珊大失所望,揚長而去。

  事後,曾國藩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在日記中寫道自己的三大錯誤。

  一是常常自以為是;二是說話不經過大腦思考,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不考慮他人;三是無理攪三分,明明自己已經錯了,還不承認,和別人爭辯。

  隨後,曾國藩說自己連“惡言不出於口,忿言不反於身”的道理都參不透,連說話這關都過不了,還能成就什麼大事呢?

  曾國藩在“戒多言”上下足功夫,他經常在日記中反思自己當天的語言過失和語言的真誠性,致力於改變自己的語言習慣。

  對於“戒多言”,他不僅嚴格要求自己,還將它當成家訓,嚴格要求自己的兩個兒子和弟弟,希望他們也能做到這點。

  “立身以不妄語為本”,俗話說,“禍從口出”,立身最大的挑戰就是驕傲和自大,說出一些言過其實的話,為了誇耀自己的能力而吹牛。

  這樣做首先會給自己招來災禍,再有也會失去別人對自己的信任和尊重,誰還會放心把事情交給你呢?

  所以,喜歡逞一時口舌之快的人,最終都難成大事。

  02

  聰明的人,懂得讓功

  1853年,曾國藩一介文人,沒有從軍經驗,卻一首創建了湘軍,並最終憑藉自己的力量,將燒了半個中國的太平天國烈焰撲滅。

  曾國藩管理湘軍,憑藉的是什麼?其實就是讓部下對其“放心”,讓朝廷也“放心”。

  曾國藩有句名言:“功不獨居,過不推諉。”湘軍在打敗太平天國之前,打下了一個十分重要的城市安慶。

  曾國藩和曾國荃兄弟在這一戰中發揮了關鍵作用,尤其是曾國荃,他奮戰在第一線,在安慶城下帶領將士們挺到最後。

  可是,曾國藩在給朝廷的奏摺中,卻把這一戰的謀劃、統籌之功讓給了胡林翼,把前線血戰之功讓給了多隆阿,這令曾國荃十分氣憤。

  “安慶是我冒著生命危險,血戰一年多才拿下的,憑什麼把戰功讓給別人?”曾國荃質問他的哥哥。

  對此,曾國藩只是輕笑而過,沒有作答。曾國藩的智慧,曾國荃還不能理解。

  對於曾國藩來說,讓功一來可以贏得別人的擁護,籠絡人心。別人的功勞,得到了超過期望的肯定,自然就會擁護曾國藩。

  最重要的是可以消除朝廷對他的猜疑,讓朝廷放心。歷史上大臣功高多震主,最終也會招來殺身之禍。曾國藩的謙讓,才能讓他避免悲劇。

  讓功之事一箭雙鵰,既能籠絡人心,獲得更多的用戶,讓部下對其“放心”;又能避免朝廷的猜疑,讓上級“放心”。

  03

  聰明的人,不佔便宜

  佔便宜,無論哪一種形式,哪一種性質,哪一種目的,都可以一言以蔽之:便宜好佔,或者難堪,或者麻煩。

  曾國藩曾說:凡事不可占人半點便宜。情願人佔吾便宜,斷不肯吾占人的便宜。

  曾國藩派容閎去美國採購機器,這是一個肥差,官場中的人都明白,容閎一定會來送禮。

  但當時曾國藩已經離開了京城,為此,他還特意寫信告誡兒子:“容閎送的東西,價值不超過二十兩白銀,就收下,要是超過,就退掉。”

  收下小禮,是給人面子。拒絕大禮,是堅守原則,是仗義輕財。

  曾國藩說:“財聚人散,財散人聚。”他輕財,所以留住了人才。這樣的領導誰不願意跟隨,又有誰不放心呢?

  孔子說:君子泰而不驕,小人驕而不泰。

  真正的君子,就是穩如泰山,處世嚴謹,不驕不躁,不佔別人便宜,輕財重義,謙讓功。

  能做到如此,才是值得信任的人,也才能讓人放心,是最聰明的為人之道。

  -推薦閱讀-

   論道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BY : 論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