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豐特紙10年轉型未果連續7年微利 賬面資金不足億元擬借賣房應對危機

  聞名資本市場的新湖系敗退後,浙江嘉興國資實際控制的民豐特紙(600235)目前仍未走出經營危機,日前其擬出售房產進行應對。

  民豐特紙曾是中國最早生產捲菸紙的龍頭企業。2000年,民豐特紙登陸上海證券交易所。曾經,其捲菸紙、描圖紙、電容器紙的市佔率牢牢佔據市場老大位置。然而,上市之後,民豐特紙的表現有些糟糕。2003年,雖然公司營業收入和淨利潤(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下同)均在增長,但其淨利潤增速較為緩慢。緊隨其後的是2004年至2006年三年下降,淨利潤降至800萬元以下。

  就在2006年,民豐特紙控股股東民豐集團增資擴股,被市場稱之為與黃偉關係密切、新湖繫馬甲的成就控股、新源控股同時入股,並在增持後合計持股超過53.76%,遠超嘉興國資委的40%。

  市場人士稱,實際控制民豐集團的新湖系間接控制著民豐特紙,並試圖推動民豐特紙向地產方向轉型,實施捲菸紙與地產雙輪驅動。然而,民營與國企在圍繞控制權的博弈中,以2015年新湖系敗退告終,民豐特紙的10年地產轉型計劃宣告流產。

  民豐特紙也未能走上蓬勃發展道路。2006年之後,其淨利潤一度達到1.07億元,但過億淨利潤只是曇花一現,緊跟著的是長達7年微利、一年鉅虧。

  如今,民豐特紙面臨嚴重的流動性危機。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賬上資金只有0.84億元,而一年內需要償還的債務超過6億元。

  昨日,儘管民豐特紙並未披露出售36套房產原因,但回籠資金補血將不可避免。

  遊走於保殼邊緣15年

  穩坐捲菸紙龍頭之位,民豐特紙也高興不起來。因為,其盈利能力極低。

  公開資料顯示,民豐特紙的前身是禾豐造紙廠,成立於1923年,由社會活動家、著名愛國人士褚慧僧先生以36萬大洋買下嘉興甪里街一帶的3000平方米地皮並募資建立。嘉興用裡街70號,如今正是民豐特紙的註冊地和辦公地。

  有著輝煌歷史的民豐特紙,曾經佔領著市場制高點。直到目前,公司主營產品主要為捲菸紙、描圖紙、電容器紙、工業配套紙。數據顯示,早在10年前,公司的捲菸紙、描圖紙、電容器紙的市佔率分別達到20%、85%、90%,均為市場龍頭霸主。

  然而,民豐特紙的經營業績缺乏亮色。2000年至2003年,其營業收入分別為3.14億元、3.16億元、3.88億元、4.72億元,對應的淨利潤為0.44億元、0.45億元、0.47億元、0.58億元,增速均較為緩慢。

  2004年至2006年,雖然民豐特紙的營業收入從5.65億元增長至9.73億元,增長勢頭依舊,但淨利潤與之背向而行,連續三年下降。2004年,淨利潤為0.38億元,2006年只有777.45萬元。

  2007至2012年,淨利潤呈現暴增、暴降交替狀態。其淨利潤分別為0.28億元、0.12億元、1.07億元、0.68億元、0.08億元、0.16億元,增幅259.69%、-54.50%、802.68%、-36.45%、-89.33%、112.88%。如此循環交替變動,公司似乎在力保盈利。

  2013年至2018年,淨利潤數據依然沒有絲毫向好跡象。其淨利潤為0.17億元、0.04億元、-1.55億元、0.13億元、0.19億元、0.10億元。

  整體上,上市19年來,除了初期4年,其餘15年,民豐特紙似乎一直遊走在保殼邊緣。其中,2011年至2018年,除了2015年虧損外,其餘7個年度均屬於微利。

  從毛利率、淨利率方面也足可印證盈利能力羸弱。上市以來,儘管民豐特紙產品綜合毛利率在30%左右,但其淨利率2003年之後長期低於10%,不少年度低於1%。

  實際上,民豐特紙還多次出現營業收入和營業成本倒掛現象。2014年、2015年、2018年,其營業收入為13.73億元、14.11億元、15.18億元,而營業總成本為14.02億元、15.67億元、15.33億元,超過營業收入。

  轉型地產10年未成功

  深耕捲菸紙主業的民豐特紙也曾籌劃跨界轉型,遺憾的是一直未能如願。而其背後是民營與國資針對控制權博弈的結果。

  公開資料顯示,2006年,民豐特紙淨利潤下降至不足800萬元,那一年,其控股股東民豐集團股權結構發生改變。當時,民豐集團增資擴股,引進了成就控股、新源控股兩名外部投資者。增資完成後,成就控股、新源控股分別持有民豐集團36%股權、12%股權,原本持有民豐集團76.22%股權的嘉興國資委持股比被稀釋至40%。隨後,兩家外部股東繼續增持股份。至2008年底,成就控股持股比升至37.87%,新源控股為15.89%。

  兩家民營企業股東均有多年房地產開發經驗,且與新湖系掌門人黃偉有著千絲萬縷聯繫。如後來擔任民豐集團、民豐特紙董事長的孫勤勇,是成就控股董事長,其曾擔任過新湖系資本運作平臺新湖中寶(600208)董事,並於新湖集團一起開發江蘇鎮江地產項目。

  新源控股與新湖集團合作更為緊密,新湖集團收購中寶股份、哈高科(600095)資本運作中,均有新源控股身影。2008年3月,民豐特紙與新湖中寶建立2億元額度的互為貸款擔保關係,民豐特紙未新湖中寶提供了接近2億元的擔保。

  因此,成就控股、新源控股一度被市場視作新湖系的資本馬甲。

  入主民豐集團,新湖系實際上已經控制了民豐集團,並間接對民豐特紙進行控股,試圖推動民豐特紙向地產領域轉型,與其自身地產業務形成互動協同。

  然而,事與願違的是,嘉興國資委多次抑制新湖系意圖。如2009年4月,民豐特紙董事會決定以自有資金8000萬元註冊設立民豐投資,但2010年1月10日的董事會,卻撤銷了這項議案。民豐特紙曾籌劃定增募資3億元投向降焦減害捲菸紙技改等項目,最終也被嘉興國資委。

  根據當時公開的消息稱,設計民豐投資進行房地產投資、定增募資3億元等動作,可能會影響嘉興國資委對民豐特紙的控股權。

  事實上,始於2006年的新湖系與嘉興國資委的控股權博弈,在2015年宣告終結。10年後,成就控股、新源控股將各自所持民豐集團全部故群啊轉讓給嘉興國資委。

  2018年年報顯示,民豐特紙的主營業務中,造紙業的營業收入佔比達到94.85%。這也宣告地產轉型失敗。

  6億短貸壓頂流動性不足

  轉型不成、經營業績欠佳,民豐特紙目前面臨較大的流動性風險。

  財報顯示,截至2018年底,民豐特紙的貨幣資金為0.96億元,而其短期借款為6.77億元、一年內到期非流動負債0.17億元、長期借款0.08億元,合計為7.02億元,其中一年內需要償還的短期債務為6.94億元。償債缺口之大可以想見。

  截至2018年底,其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存貨分別為4.03億元、3.35億元,合計為7.38億元。多年來,公司存貨維持在3億元左右水平,近幾年,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變動幅度也較小。這也意味著,公司要想快速變現的可能性並不大。

  2019年一季度末,公司貨幣資金減少至0.84億元,短期借款為6.08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仍為0.17億元。對比去年底短期債務數據,雖然一季度已經償還了0.69億元,年內需要償還的短期貸款預計仍然超過6億元。

  經營現金流方面,2017年、2018年,經營現金流淨額為7255.35萬元、7867.44萬元,2019年一季度為3757.01萬元,同比分別增長-69.28%、8.44%、202.10%。2019年一季度,淨利潤為174.98萬元,同比大降73.59%。在這種情況下,經營現金流仍然大增202.10%。顯然,公司正在加速資金回籠,盡最大可能應對財務危機。

  根據公告,民豐特紙擬出售的36套房產,建於1999年,評估值為1784.6萬元。此項資產出售,不僅可以緩解公司財務壓力,還可增加公司收益1386.6萬元(未考慮交易稅費),佔公司最近一個會計年度(2018年度)經審計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的138.33%。可謂是一舉兩得。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