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與原罪

  國外某教義中,為分辨教徒常遇到的重大惡行,經總結將罪惡來源分為七種。看似不相關的各罪行間,其實有著環環相扣的聯繫。

  國外某教義中,為分辨教徒常遇到的重大惡行,經總結將罪惡來源分為七種。看似不相關的各罪行間,其實有著環環相扣的聯繫。之所以要提到這個概念,是因為 6 月發生的種種事件,都瀰漫著一股原罪的味道。

  月初,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為與馮小剛新影片抗衡,使出了一記讓整個娛樂圈猝不及防的殺招。因牽扯到法律層面問題,這件事也早就超出口水仗的範疇。從華誼兄弟為首的文化類股票市場,確實受到不小衝擊就可以發現。這件事的核心說到底,就在於娛樂圈熱錢依舊橫行的環境中,貪婪之心讓人們為獲得更多財產,試圖通過數據的掩蓋,用各種手段和規則去探索法律邊緣。

  其實在娛樂圈中,很多金錢交易都已逐漸變成數字遊戲,越來越多人都學會了將各種明面上的數據為己所用。數據,正在變為這些人牟取暴利的核心手段。

  當“陰陽合同”的影響力還未消弭之時,隨後一檔選秀節目中的各位選手,又通過形態各異的姿勢,強勢佔領多數人的朋友圈。嚴格來說,楊超越、王菊等選手之所以能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其實更多是因為符合了當下時代的整體特徵。如果再細想下這些人為什麼會火?或者說為什麼他們看起來火了?並不是因為她們擁有過人的才能,也不是因為他們代表著常人不能企及的刻苦與努力,只是因為他們憑藉著刻意或非刻意間,打造出與當下主流論調相逆的形象,一時間吸引大多閒雜流量集中,通過這些看似龐大的數據,堆起一場泡沫隱患極大的繁榮假象。

  就像之後這檔節目贊助商伊利推出的“買穀粒多讓偶像代言”活動中,因被粉絲集體吐槽“吃相太過難看”只得尷尬地不了了之。粉絲們並不是只會傻傻買單的群體,高流量背後只反映一時榮辱,真正能讓偶像產生更大價值的,永遠都是生產出打動人的好作品。

  今年“6·18”期間,電商平臺在經歷幾年低價狂歡後,都紛紛試圖讓自己走出“只提供便宜貨”的泥沼。電商平臺心裡也很清楚,如果將定位只侷限在低價平臺中,那麼就算流量再大、數據再可觀,也會像各類批發市場一樣,隨時面臨著被淘汰的命運。

  所以明顯感覺到,“6·18”已經越來越弱化類似業績、強勢業績行業第一這樣的數據成果發佈。但這種莫名的自信感,卻被中國企業逮到了俄羅斯世界盃的主場。當各大國內廠商用高額廣告費,以暴發戶姿態出現在各大賽場時,除了收穫爆表的自我滿足,是否真的贏得股民和國際觀眾的心,目前不得而知。

  數據,應該被用在創造更多美好、實際價值。但在當下,出於各種目的,還是有太多人認為自己可以掌控數據,將數據作為掩飾自己原罪的工具。不過隨著時間推移,究竟數據成就還是毀掉了自己,答案也會出現在每個人心中。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