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數據互相矛盾,利通電子年報應需打補丁

  江蘇利通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利通電子,證券代碼:603629.SH)是一家以應用於液晶電視等液晶顯示領域的精密金屬結構件、電子元器件的設計、生產、銷售作為主營業務的上市公司。

  2019年4月16日,利通電子披露了2018年年度報告,作為公司於2018年12月24日掛牌上市後的首份年度報告,其傳遞給資本市場的信息卻令廣大投資者擔憂。據利通電子2018年年度報告披露,當期公司的營業收入為15.95億元,同比下滑4.51%;歸屬淨利潤為9,244.65萬元,同比僅上漲5.02%;而扣非歸屬淨利潤為8,917.13萬元,同比上漲幅度僅有4.61%。

  通過對年報的深入研究,我們發現,2018年度,利通電子的淨利潤能夠實現正增長,或許帶有運氣的成分;公司的部分主營業務毛利率,以及保證金與銀行承兌匯票餘額之間的勾稽關係也都存在令人莫名其妙的瑕疵,需要上市公司好好解釋一番。

  靠運氣勉強維持淨利不下降

  如上所述,2018年度,利通電子的歸屬淨利潤和扣非歸屬淨利潤分別出現小幅上漲,與營收變動不相匹配。而且上述淨利潤的正增長還可能不一定是公司盈利能力的真實體現。

  先來看營業收入,據利通電子招股書披露,從2015年到2017年的三年報告期內,公司的營業收入分別為9.52億元、13.84億元和16.70億元,持續顯著增長。但是,2016年和2017年公司的營收分別同比增長了45.38%和20.66%,其營收增速明顯放緩。到了2018年度,公司的營收僅有15.95億元,同比下滑了4.51%,營收的持續增長或已走到了盡頭。

  再來看歸屬淨利潤,因利通電子下屬都是全資子公司,無少數股東,因此歸屬淨利潤在金額上與淨利潤相等,以下直接按淨利潤分析。

  據利通電子招股書披露,三年報告期內,公司的淨利潤分別為6,964.06萬元、8,373.67萬元和8,802.36萬元,持續顯著增長。可是與營收的情形相似,2016年和2017年公司的淨利潤分別同比增長了20.24%和5.12%,其淨利潤增速也明顯放緩。2018年度,公司的淨利潤為9,244.65萬元,同比增長5.02%,延續了之前淨利潤同比增幅持續下滑的趨勢。

  可即使是這5%左右的淨利潤同比增長,是否如實反映了利通電子實際經營成果呢?

  據利通電子2018年年報披露,當期公司淨利潤的同比增長,“主要是由於2018年末應收賬款減少導致的資產減值衝回、......匯兌收益上漲等因素的影響。”簡而言之,是上述偶然性因素維持了當期淨利潤的增長。

  一方面,是應收賬款減少導致的資產減值衝回。據2018年年報披露,期初利通電子應收賬款餘額為5.50億元,計提壞賬準備金額為2,814.00萬元,期末應收賬款餘額為4.45億元,相應計提壞賬準備金額為2,304.95萬元,當期衝回資產減值準備的金額為509.05萬元。

  另一方面,關注一下財務費用中的匯兌損益。據2018年年報披露,當期利通電子財務費用中的匯兌收益為328.49萬元。

  我們將衝回的資產減值準備和匯兌收益兩大因素對收入的影響相加,通過簡單計算,其變動金額之和為837.54萬元,佔當期利通電子淨利潤之比為9.06%。

  如果從2018年度利通電子的淨利潤中將上述兩大因素的影響扣除,那麼剩下的淨利潤金額為8,407.11萬元,比2017年公司的淨利潤低了4.49%。

  主營業務毛利率數據互相矛盾

  據利通電子2018年年報披露,按產品明細區分主營業務,當期公司的主營業務可分為精密金屬衝壓結構件、底座、模具、電子元器件和其他等5類主營業務。其中,“其他”主營業務收入為5,921.83萬元,該主營業務成本為5,183.35萬元,毛利率為12.47%。

  據利通電子2018年年報披露,當期“其他”業務的營業收入同比增長了45.80%,該業務的營業成本同比增長了44.23%。以上述同比增幅,簡單推算“其他”業務2017年的營業收入和營業成本應分別為4,061.61萬元和3,593.05萬元,那麼2017年度,“其他”業務的毛利率應為11.54%。因此2018年度“其他”業務毛利率應該是同比上漲了0.93個百分點。可是,這與2018年年報披露當期“其他”業務毛利率同比“減少0.96個百分點”的陳述相互矛盾。

  換句話說,以2017年度“其他”業務的收入、成本和毛利率為基礎,2018年度該業務收入的同比增長高於成本的同比增幅,毛利率又怎麼會同比減少呢?

  數據來源:利通電子2018年年報

  有問題的主營業務收入可不僅“其他”主營業務這一項。在利通電子主營業務分地區的明細中,其國內和國外兩地區的毛利率,與整個主營業務的毛利率也不相匹配。

  據利通電子2018年年報披露,當期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為15.68億元,主營業務成本為12.34億元,主營業務毛利率為21.29%。

  2018年度,利通電子主營業務按地區分類,可分為國外和國內兩大部分。其中,當期國內營業收入和營業成本分別為15.23億元和12.07億元,毛利率為26.24%;同期,國外營業收入和營業成本分別為4,431.55萬元和2,715.20萬元,毛利率為63.21%。

  可是,無論是國內銷售,還是國外業務,兩大分區的毛利率水平都顯著高於利通電子2018年的整體主營業務毛利率,請問分別為63.21%和26.24%的兩項細分地區毛利率數據,該如何合理計算才能得到僅為21.29%的主營業務毛利率呢?

  是不是因為除了國內、國外兩大主要分區之外,還有其他毛利率較低的業務分區存在,導致整體主營業務毛利率下滑?

  可是,通過將國內和國外兩大分區的營業收入和營業成本分別相加,兩大分區營收和成本之和,分別等於當期利通電子的主營業務收入和主營業務成本,並不存在其他毛利率較低的業務分區,無法以此解釋兩大分區毛利率都高於主營業務毛利率的情況。

  而且無論是“其他”業務毛利率的反常同比下滑,還是“國內”、“國外”兩大分區毛利率都顯著高於主營業務毛利率,2018年年報對此都沒有給出任何合理的解釋,真是令人莫名其妙。

  保證金與銀行承兌匯票餘額不匹配

  2018年末,利通電子貨幣資金項目下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成倍增加,與期末應付票據中銀行承兌匯票餘額的顯著下滑明顯相悖。

  據利通電子2018年年度報告披露,期末公司貨幣資金餘額為5.37億元。其中,期末的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餘額為7,898.87萬元。另據利通電子招股書披露,2017年度,公司的其他貨幣資金餘額主要是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金額為2,780.01萬元。因此2018年末,公司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餘額同比增長了近1.84倍。

  與期末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成倍增長相反的是,截至2018年12月31日,利通電子應付票據中的銀行承兌匯票餘額為1.92億元,卻同比下滑了18.30%。兩者的變動趨勢明顯不匹配。

  根據銀行承兌匯票業務的常識,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根據企業在承兌銀行的信用等級,其佔銀行承兌匯票餘額之比有等於或小於100%的不同比例,通常企業信用等級越高,保證金佔比越低。那麼上述利通電子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與銀行承兌匯票餘額的變動異常,是否是公司在承兌銀行的信用等級大幅下滑導致的呢?

  不妨對比2018年和2017年利通電子的償債能力,據2018年年報披露,截至2018年末,公司流動資產合計為15.80億元,流動負債合計為9.74億元,因此流動比率為1.62,比招股書披露的2017年度流動比率1.11,高出0.51。在扣除存貨之後,剩餘的流動資產合計為12.38億元,於是速動比率為1.27,同比增長0.42。期末公司合併口徑資產總額為19.26億元,負債總額為9.79億元,合併資產負債率為50.83%,同比下滑了19.65個百分點。2018年度,當期利潤總額為10,575.39萬元、利息支出為2,066.87萬元,因此當期利息保障倍數為6.12,同比小幅下滑0.32。

  2018年度,除利息保障倍數同比小幅下滑之外,隨著利通電子2018年底成功上市,募集資金到賬有效改善了流動比率、速動比率和合並資產負債率等三個償債能力指標,公司的償債能力整體上出現了比較明顯的提高。出具銀行承兌匯票的承兌銀行,即使沒有及時提升利通電子的信用等級,也不至於大幅調降公司的信用等級,從而出現保證金佔比大幅飆升,導致保證金與應付銀行承兌匯票餘額嚴重不匹配的情形。

  由於2018年年報對此不置一詞,這保證金和應付銀行承兌匯票餘額變動之間不匹配真實原因,可能也需要利通電子好好解釋一番了。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