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精心設局殺妻,騙過法醫警察甚至李昌鈺,最終卻因為一部電影暴露了

  1985年,康涅狄格州Niantic的一棟美國民居里,住著Ed和Ellen Sherman夫婦倆,結婚16年的他們是眾人眼中的模範夫妻,丈夫Ed在當地的社區學校教經濟學,他智商極高,是門薩俱樂部的會員,妻子Ellen是當地一個著名的出版商,已經懷孕5個半月後在家養胎,她事業家庭兩不誤,堪稱女強人的典範。

  這對夫婦收入殷實,生活也多姿多彩,經常在家開轟趴,在鄰居眼中,Ed和Ellen夫婦的生活無疑是令人豔羨的。

  1985年8月的一個星期五下午,Ed收拾好東西高高興興地出門去朋友家集合,他早已跟4個朋友約好一起出海釣魚,要玩整整一週。

  第二天,Ed一行5人駕船出海,在海上玩了兩天,到了星期天下午,Ed擔心起老婆Ellen的身體,於是用船上的電話打回了家,然而,電話響了很多聲都沒有人應答。

  於是,Ed又打電話聯繫了一位名叫Fredriksen的朋友,叫他幫忙去自己家裡看一下,看看老婆Ellen到底什麼情況。

  Fredriksen於是立刻趕了過去,這時候天已經黑了,Ed家房子外面廊下的燈開著,看起來家裡是有人的,然而家門卻鎖得嚴嚴實實。

  (本人部分圖片來自紀錄片場景還原)

  Fredriksen覺得有些怪異,因為他知道這對朋友夫婦只要有人在家,總是把門開著。

  Fredriksen敲了很久的門,都沒人應答。他隱約覺得事情不對,於是繞到房子後面,從一個沒上鎖的窗戶爬了進去。

  進入房子之後,他開始大喊Ellen的名字,卻始終沒有人應答。

  他一邊喊一邊繼續上樓查看,Fredriksen來到了夫婦倆的臥室,他打開門一看,眼前的景象卻嚇了他一大跳:

  Ellen半裸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似乎已經沒了呼吸…

  Fredriksen嚇得後退了兩步,他趕忙跑出去第一時間打電話報了警。

  警方很快帶著人趕到了現場,調查人員看了罪案現場,第一感覺是Ellen遭到了性侵後被殺,

  罪案現場,Ellen半裸躺在床上,她的衣服,內衣什麼的都凌亂地散落在地板上。

  Ellen屍體的脖子上有幾道深深的血痕,表明她很可能是被勒死的,

  隨後,法醫對Ellen進行了屍檢,從屍體的僵直程度(Rigor Mortis),法醫推斷,謀殺發生在星期六的晚上或者星期天早上的某一時刻。

  Ellen指甲上有一些摺痕,調查人員認為:

  “她很可能是被人勒住喉嚨時,手拼命抓侵犯者的手想掙脫,於是折彎了指甲,留下了痕跡…”

  除了這些明顯的線索之外,Ellen的家沒有強行闖入的痕跡,家裡也沒有值錢物品失竊,這顯然又沒有入室搶劫的跡象….

  案子暫時沒有頭緒,警方想辦法接通了還在海上釣魚的丈夫Ed的電話,向他通報了他妻子Ellen遇害的消息,Ed聽完默默放下電話,掩面抽泣,幾個朋友問明緣由,紛紛過來擁抱安慰他,之後立刻啟程返航....

  沒有強行闖入,沒有盜竊,被勒喉嚨致死,死前半裸,衣物散落一地….

  這種種跡象,讓調查人員忍不住聯想到一個看起來合理的推測:

  Ellen本人是個性虐愛好者,她很可能是在跟熟識的人玩性虐遊戲時,被人失手勒殺死了。

  那麼,這個熟識的人有沒有可能是丈夫Ed呢?

  法醫依據屍僵的推斷,第一時間排除了這個嫌疑:

  屍僵的具體原理是,人在死後12到24小時之內,身體會保持完全僵直狀態。

  而Ellen的屍體被發現的時間是星期天下午,當時屍體正好處在屍僵狀態的最後階段,屍體已經可以被一定程度彎曲了。

  於是法醫根據屍僵理論回溯12到24小時,正好推出Ellen死去的時間是在星期六下午到星期天早上。

  而這段時間的丈夫Ed,正和4個朋友在海上釣魚,這4個人都能證明,Ellen死時Ed不在現場,正和他們4個一起在海上釣魚……

  而Ed從海上回來之後,也積極配合警方展開調查,並主動向警方繼續提供線索,說自己星期五晚上還在一起出海的朋友家裡,當時他給妻子Ellen打了個電話,通話的內容是讓Ellen去一趟銀行,把一筆錢存了,那是他最後一次和Ellen通話。

  而當警方詢問起Ed和Ellen的夫妻關係時,讓人頗為意外的是,Ed用了“不尋常”這個詞來形容,還主動爆料了自己跟妻子Ellen一些不為人知的黑料:

  他說自己跟一個名叫Nancy Prescott的女同事有染,已經持續了很多年了,但是妻子Ellen接受他的出軌。並且,這個女同事還有一個孩子,正是和Ed生的。

  Ed和情人Nancy,場景還原

  調查人員隨後又審問了Ed的朋友,得到的情況更讓人大跌眼鏡,原來,朋友們不但知道Ed有小三,還知道Ed極力擁護“開放婚姻”,他不但不避諱自己的婚外情,還鼓勵妻子Ellen也出去找樂子…..

  更令人震驚的是,Ed和Ellen確實在身體力行他們的“開放婚姻”模式,據朋友透露,1984年一年中,夫婦倆多次邀請了幾對不知道怎麼認識的夫婦,在家裡辦起了轟趴,朋友聽說之後無言以對:

  “我猜他們可能玩’交換伴侶’什麼的,但我感覺Ed很好這口,Ellen並不真的喜歡參與這種活動...”

  隨著背景被進一步挖掘出來,調查人員們似乎越來越傾向於之前的推斷了:

  沒有強行闖入,說明Ellen認識殺害她的人,衣服散落一地,死時半裸,脖子有勒痕,很可能就是Ellen和認識的人玩性虐遊戲時被失手勒死,而根據前面警方對Ellen私生活的調查,這種可能性相當大…..

  然而,就算確定了方向,調查人員依然找不到進一步的線索,於是,他們將案子交給了在康涅狄格州的著名華裔偵探李昌鈺博士,希望他從有限的線索中找到突破點。

  警方把相關線索送到了李昌鈺博士的實驗室,由他進行仔細分析。

  李昌鈺果然不負眾望,很快從罪案現場的照片中發現了疑點,他通過仔細分析死者脖子上的勒痕後得出結論,Ellen很可能是先被凶手徒手勒死,再用衣物纏在Ellen的脖子勒一遍,刻意製造她玩性虐遊戲被勒死的假象!!

  剛巧這段時間,調查人員又發現了一段隱情,前一段時間,Ed的情人Nancy在和他鬧脾氣,兩人吵得很凶,似乎是因為Ed打算和她分手,拯救自己的婚姻。

  原來,Ellen懷孕之後就希望丈夫能老老實實待在家裡,不要再出去胡混,也強烈要求他和情人分手….

  這樣看來,Nancy有沒有可能是凶手呢?徒手勒死了Ellen,再製造性虐致死的假象嫁禍他人?

  然而,調查人員又一次失望地發現,Ellen被殺的那天,Nancy也有不在場證明。

  案子又一次陷入了僵局。

  在美國人看來,連李昌鈺博士都破不了的案,那基本上就要不了了之,變成冷案了....

  就在調查人員一籌莫展,準備放棄這個案子的時候,Ed朋友的女兒卻爆料了一個無比關鍵的線索,使得整個案子再次峰迴路轉....

  原來,Ed說自己星期五晚上在朋友家,準備第二天出海前給妻子Ellen打了一個電話。

  而他打電話的時候,朋友的女兒剛好在另一個房間的分機裡聽到了電話裡的一切,她感覺非常奇怪:

  “Ed叔叔似乎是在和妻子打電話,但我從頭到尾只聽到了他的聲音,沒有另外一個人的聲音,電話那頭都是嘟嘟的盲音......”

  盲音?!

  調查人員敏銳地感覺到,這樣看來,Ed在朋友家給妻子打的那個電話根本沒接通,他更像是演給朋友們看的...

  可是,妻子Ellen確實是在星期六被殺,Ed也確實星期六就在海上,確有不在場證明啊!!

  就在這時候,李昌鈺博士提出了一個關鍵的問題:Ellen真的是在星期六死的嗎?

  有沒有可能是在星期五就死了,Ed躲到朋友家裝模作樣往家打電話的時候,Ellen其實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

  李昌鈺博士的猜測不無道理,那又怎麼解釋屍僵的時間問題呢?

  李昌鈺博士

  就在大家又一次迷茫的時候,一個Ed的女鄰居又找到了警察,提供了一條看似無厘頭的線索....

  原來,這位女鄰居先前有一天去附近一家影像店租錄像帶,正好撞見了Ed,Ed主動向推薦了最近看過的一部名為《電梯驚魂》(Blackout)的恐怖片.....

  這部片子講一個男人殺死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女鄰居覺得,Ed很可能受了電影的刺激幹出了瘋狂的事。

  調查人員一開始對這個無厘頭的女鄰居不大耐煩,丈夫看了一部殺妻的恐怖片就真的去殺妻子,這既不能當作推理依據,也不能當作證據。

  Blackout

  然而,既然找不到線索,警方調查人員還是決定,那就看一看這部恐怖片吧,說不定能有一些啟發呢......

  隨著電影情節的深入,調查人員從椅子上站起來,之後他們瞪大了眼睛:

  原來,這部片子裡,男主丈夫不但殺害了自己的妻子和兒子,還偽造了罪案現場,誤導警察,讓警察算錯了凶案發生的時間!!

  而他誤導警察的辦法,是把家裡的空調製冷效果開到最大,從而使得屍體的腐爛速度變慢,警察在發現屍體之後,就此推算錯了被害人的死亡時間!

  難道Ed模仿了這個情節?!

  調查人員立刻找來星期天進入Ed家第一個發現Ellen屍體的Fredriksen問話,問他當時進去臥室有什麼感覺,有沒有覺得非常冷?

  Fredriksen回憶之後答道:

  確實很冷,當時他進入Ellen的臥室就感覺空調似乎開得很大,進去就有一種進冷凍室的感覺….

  果然......

  調查人員重啟屍檢,讓法醫根據空調的低溫下,重新根據低溫下的屍僵程度,推算凶案發生的真正時間:

  這一次,法醫得出了結論,Ellen被殺的時間往前推了一天,就在星期五下午!!

  也就是Ed出發去見朋友之前....

  而就在此時,Ellen生前的一個朋友又送上了破案的關鍵助攻,她說自己曾聽Ellen說起已經打算和丈夫Ed離婚,因為她自己擁有家裡大部分產業的所有權,所以曾經給Ed撂下狠話,離婚之後絕不給Ed留一個子兒......

  警方和檢察官喜出望外,這樣一來,殺人的動機也有了,他們決定起訴Ed,殺害了妻子Ellen.....

  檢察官和警方經過嚴密推理分析,勾勒出了Ed精心設計了謀殺妻子Ellen的計劃和步驟:

  星期五下午,在Ellen換衣服的時候,丈夫Ed突然躥到她身後,用手臂將她勒死,之後再把內衣纏繞在她脖子上,勒出血痕,製造出Ellen跟人玩性虐遊戲被殺的假象。

  之後,他把空調氣溫調到最低,然後關上臥室門,大約晚上7點時離開了家,鎮定自若地去參加4個好友的聚會,然後在第二天一起出海釣魚。

  到了晚上,他還故意在朋友面前給家裡的妻子打了一個電話,假裝一切都好....

  之後幾個人出海釣魚,星期天傍晚,Ed讓朋友Fredriksen去他家看看,實際上是為了讓他發現屍體然後報警。

  在朋友報案之後,Ed的計劃確實在一開始有了效果,他處心積慮鋪墊妻子Ellen私生活混亂,再說出她玩性虐遊戲的事情,用冷空調存屍的辦法成功騙過了法醫,誤導了法醫確定的真實死亡時間.....

  朋友女兒無意間聽到他打電話的表演,以及之後鄰居報告Ed看恐怖片,並自作聰明模仿電影情節,最終暴露了他。

  真相終於大白,警方以謀殺罪名逮捕了Ed,從此進入漫長的法庭審理階段....

  1991年,Ed的妻子Ellen遇害6年之後,法庭陪審團裁定Ed一級謀殺罪名成立,判處50年有期徒刑。

  然而,由於沒有直接證據,Ed從未承認有罪,也從未表現過任何懺悔,僅僅在監獄了服刑了3年,52歲的他便因為突發心臟病死在了獄中。

  一切塵埃落定,這個高智商罪犯,處心積慮製造的“完美犯罪”,卻在不經意間露出了馬腳。

  正如他生前的朋友所言,Ed是一個智商奇高的人,他也很樂意在人前表現自己的智商,享受智商碾壓他人的樂趣。

  然而最終,還是聰明反被聰明誤,被繩之以法.....

  ref:

  https://www.courant.com/news/connecticut/hc-xpm-1996-01-12-9601120342-story.html

  https://www.ihorror.com/how-a-horror-movie-helped-solve-a-real-life-murder/

  …………………………

  事兒君有品,

  專為大家準備英國的各種值得推薦的好產品~

  Waitrose百選千釀,滴滴晶純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