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13歲的日本女孩,成為完攀V15的最年輕選手!

  今年 5 月 3 日,年僅 13 歲的日本女孩石井秀佳完攀位於鳳來山的抱石線路“白道”,難度為 V15,比“阿詩瑪” (Ashima,白石阿島)在 14 歲時完成同一難度抱石線路時還小了一歲。她因此成為世界上最年輕的 V15 抱石玩家,也是世界上第三位完攀 V15 難度抱石的女性。

  “白道”這條線路由小山田大開發並首攀,定級為 V15(五段+,8C),石井秀佳是繼小山田大、長尾基史,村井隆一之後的第四位完攀者。

  石井秀佳在“白道”

  在日本網站的報道中,這位 13 歲的小朋友是這樣描述完攀的心情的:

  “我叫秀佳。終於完成了白道的攀登,對完成了 V15 難度的線路此我感到十分高興。‘白道’的意思是通向(佛教中的)極樂淨土的白色路途,是個非常美的名字。我感到能完成‘白道’的話心情也將十分美好。雖然失敗跌落了很多次,但是想要爬上的心情也一直沒有變過,哪怕天氣變暖了,也還是想再去試一試。經歷了各種各樣的困難,但在攀上的一刻便都忘記了。非常感謝大家……還希望能探索更多樣的攀登……”

  “白道”究竟是條什麼神仙線路?

  2003 年,時年 27 歲的小山田大在鳳來山對“白道”進行了開發及首攀,該線路當時為世界最難的線路之一。

  小山田大表示,該線路是“一條 150-160 度的大型仰角屋檐,分為 22 個動作,由一系列困難的 V13 動作起步,並連接一個 V12 的動態動作 (dyno)。”他說當時他和 Fred Rouhling 一起嘗試該線,Fred 認為白道比 Dreamtime V15 還要難。小山田大則認為至少是 8C (V15左右)。

  小山田大於 2003 年首攀“白道”(圖源:http://dai.hiho.jp/)

  “白道”的“世界最難線路”名聲維持了好多年,甚至還曾被認為可能是V16。在小山田大首攀後經過逾十年時間,才有了長尾基史(Nagao Motochika)在2015年二月的次攀。長尾將該線路的難度核定為V15。

  因為秀佳完攀時沒能拍攝視頻,特此附上長尾基史在“白道”上的二攀視頻,大家可以藉此感受下線路難度。

  又一個13歲的超能力者!

  石井秀佳 (Ishii Mishika) 出生於 2005 年 8 月 13 日,據說從六歲開始接觸攀巖。她從 2017 年起參加了不少日本青少組的攀巖比賽,在抱石與運動攀中都得到過不少優秀的名次。她在今年 1 月 13 日經過三日的嘗試完成位於日本笠置山的“入滅” V14,在此前則完成了バチュラレット(音譯 Bachelorette,單身女子)、夜叉、伴奏者三條 V13 級別的線路。

  同年 1 月,秀佳在日本笠置山的“入滅” V14

  快記住這個前途無量的小姑娘(圖源:twitter)

  在秀佳之前,能完成 V15 級別線路的最年少記錄由“阿詩瑪”白石阿島保持,她於2016 年三月(14歲)完攀了在 Hiei 山的 Horizon V15,同年八月又完攀了Sleepy Rave V15(這兩條線路的開發者也是小山田大)。

  為了完成“白道”,都經歷了些什麼?

  關於此事的詳細報道並不多,我們找到了秀佳家人的攀巖博客,其中以細緻風趣(很萌)的筆觸敘述了當時的情況。由於難以聯繫秀佳進行直接採訪,我們參考博客的內容,儘可能為大家還原秀佳完成這條的線路的真實過程。

  巖季已過,仍心嚮往之

  五月初旬,巖季已過,比賽也基本落幕,秀佳和家人卻依然決定要連夜驅車去鳳來山——不為別的,純粹因為還想再去試。家人的博客裡這樣寫道:

  “‘白道’這條線,去年已經進行了不少嘗試,甚至有一把已經幾乎要過了上部的難點,然而還是掉了下來。在那之後,因為參加攀巖比賽的關係,也因為巖季已經過了,等等原因而沒能再嘗試。心裡知道有這樣那樣的原因,但仍然隱隱感覺是藉口,而今年則更想要好好地面對‘白道’,好好地嘗試一下。因此從那時起,就開始期待冬季的降臨。”

  鳳來山位於愛知縣,距離東京四小時左右的車程,在五月已漸溫暖溼潤的天氣裡,要凌晨四點左右才能捕捉到適宜的狀態。為了摸一摸“白道”,他們常常要通宵連夜驅車前往,以期望四點去磕線。雖然疲憊非常,但一想到可以去嘗試“白道”,就感覺興奮快樂:“四點鐘起床很艱苦,但一想到白道,就神奇般地起來啦!”

  到達巖壁時,秀佳每次都要要問候巖壁:“你好!我是秀佳。請允許我爬上去!”

  四點的鳳來山很寂靜。周圍光線仍然暗淡,四周是淡淡的薄霧。就在這樣的寂靜中,秀佳也不說什麼,只是默默地做些準備。每次都是在這樣的感覺裡開始攀爬。

  時隔一年,難點再突破

  今年與去年相比,秀佳又長高了不少。因此去年在難點上感覺有把握的動作,今年由於身材的改變而全都要重新從零開始。去年以前,該難點處需要用右腳的角尖由1釐米左右的小腳點達到微妙的支撐,雖然成功率不高,但也算是個“沒有辦法的辦法”。現在長高以後則更是無計可施,只能不停嘗試——身高不上不下,稍好用些的點又太遠了,無法達到微妙而恰到好處的支撐。

  2018年嘗試線路時秀佳在難點處,僅靠左手三指、右手兩指在極度傾斜的斜面上支撐體重

  秀佳的家人在博客中這樣寫道:

  “這個難點實在是難得不行。實際上從起始點開始就沒好過……

  一把爬過了某一段,而第二把再嘗試的時候,之前的感覺又丟了……

  這種困難感啊,大概這就是 V15 的世界吧。

  V15 真的是厲害了啊……”

  在“白道”上一次次嘗試

  而磕難點轉機的出現,是在山裡竟然偶遇一位師兄( Toshi-san,筆者猜測是 Toshi Takeuchi 竹內俊明,也是一位低調的日本 V15 玩家)。二人約好又去了白道,這一次可謂興致高昂。師兄起身試了一下,他竟然在秀佳死磕不得的難點處淡定飄過了(秀佳的家人寫道:我在下面看呆了)。師兄看秀佳嘗試了幾次,見她總在同一處跌落,提議了一個新的腳點 beta,改以勾腳控制身體——有了這一微小變動,之前無法伸展出去的動作,現在竟然能夠自如得完成了。

  轉機帶來的興奮是巨大的,當天還想要再嘗試,然而天亮以後氣溫升高,此時巖壁的狀態已經不再理想。就這樣又是一天,回去的路上,秀佳越發想爬了。

  於是第二天凌晨四點又起來了。清晨的鳳來山中什麼別人也沒有,只有她還在死磕。

  又失敗了無數次。

  放棄前的最後一把

  又一天過去,經歷了無數次失敗,似乎之前師兄指點的興奮感也漸漸淡去,看著水中魚、山中鳥,秀佳和家人二人隨便聊著些有的沒的,也依然念念不忘討論難點的腳法。也許下週可以再趁朝早嘗試幾次、這次就到此為止也不錯——雖然懷著這樣的期待,但心裡也知道事情不那麼簡單,每到難點,依然是感覺要跌跌跌。

  傍晚如期而至,不知不覺四下也暗了起來。同行幾人都打算歸去,說著“今天就這樣回去吧”。然而就在此時,氣溫下降,山中忽然清涼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秀佳從地上起來,徑直上了“白道”,一氣呵成,每一個點都穩穩控制,竟然就這樣完成了!

  秀佳在“白道”上段

  匆忙之中也沒有留下任何錄像視頻。然而就是在這樣的一個傍晚,心心念唸的“白道”就這樣完成了。

  “謝謝你讓我爬上去。雖然 project 全部完成了,但是我還會再來的。”臨走的時候,秀佳對巖壁這樣說道,她還揮揮手說:“拜拜!”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BY : 巖點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