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油”,或不止伊朗和俄羅斯……

  參考消息網5月16日報道 英媒稱,美國對產油國的嚴厲制裁,俄羅斯對歐洲的石油供應出現問題,以及大西洋盆地和亞洲油田的維護,導致全球供應收緊,亞洲石油買家正在為現貨原油價格飆升做準備。

  據路透社5月14日報道,買家支付的7月俄羅斯索科爾原油較指標迪拜報價的升水已經達到每桶6美元(1美元約合6.9元人民幣——本網注),這是自2014年以來的最高升水。7月裝運的阿曼原油期貨較迪拜原油的升水為每桶3.46美元,這是四年來的最高同期水平。

  報道稱,不斷上漲的升水,是限制全球原油供應的若干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

  報道指出,美國對委內瑞拉石油供應實施制裁,迫使買家轉向中東、非洲和拉丁美洲尋找替代品,亞洲買家已經在與美國煉廠在同一口鍋裡爭食。

  隨著美國結束對伊朗制裁的豁免,導致伊朗重質原油出口減少,阿曼油價隨之跳升。在來自大西洋盆地和美國的套利供應減少後,亞洲對索科爾和穆爾班等俄羅斯及中東輕質原油的需求增強。

  據報道,俄羅斯烏拉爾原油輸往歐洲的管道遭到汙染,以及北海奧塞貝格油田關閉時間長於預期,這些都導致指標布蘭特原油較迪拜原油升水擴大至每桶3美元上方,使大西洋盆地石油對亞洲買家來說更加昂貴。

  安哥拉出口因油田維護而減少,該國原油升水已創紀錄高位;同時尼日利亞部分生產遭遇不可抗力。

  路透社稱,美國雷菲尼蒂夫公司數據顯示,7月裝船的中東穆爾班原油船貨價格每桶升水約0.75美元,幅度為2015年以來最大,而兩位貿易消息人士稱本週升水可能已經漲到1美元上方。

  報道認為,煉油廠指望沙特來填補短缺的供應,不過沙特可能將6月原油出口量保持在700萬桶/日以下,避免出現2018年底那樣的油價崩跌。

  報道指出,油價上漲推高了亞洲買家的成本,可能令該地區煉油利潤率承壓,而此利潤率已經處在5年來的同期最低水平。

  “供應面吃緊的情況下,沙特不太可能重蹈2018年的覆轍,隨著該地區新煉油廠上線,亞洲煉油廠將需要為油價上漲買單。”英國能源視線諮詢公司駐新加坡石油分析師維倫德拉·喬漢說。

  “挪威和西非5、6月份要大舉進行油田維護,”喬漢說。“考慮到所有這些因素,俄羅斯石油汙染問題無異於雪上加霜。”

  據報道,在發現可能損害煉油設備的汙染物後,一些歐洲買家暫停通過德魯日巴管道從俄羅斯進口石油。

  在亞洲,馬來西亞基馬尼斯原油7月出口也將因維修工作而大幅下滑。

  報道指出,據來自北亞不同煉廠的兩位消息人士稱,亞洲煉油廠目前正在重新運行計算機程序,在考慮現貨價格上漲因素的同時,確定購買哪些原油品級划算,同時他們還在考慮是否要削減原油加工量。“以最大產能運行的煉廠可能會稍微降低一點產能。”其中一位消息人士稱。

  資料圖片。(路透社)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