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制有問題、政府不給力、地方擁兵自重:中國這個鄰國內戰難停

  從1948年開始,緬甸就處於持續的內戰中。在71年後的今天,衝突各派仍然處於交戰狀態,直到2016年也爆發過大規模衝突。那麼中國這個鄰國為何內戰不斷?

  緬軍

  現在的緬甸範圍內歷史上就沒真正統一過,雖然緬甸主體政權確實一直想統一。緬甸北部連綿的高山,西部的那加丘陵和若開山脈,東部為撣邦高原,這些都阻擋了伊洛瓦底江沖積平原的政權控制這些地區的舉動。

  緬甸地形

  在英國人控制緬甸的時代,英國人為了控制維持殖民地秩序等成本,對緬族、孟族、若開族居住的平原或沿海地區實行直接統治,而對撣、克欽、欽和克耶等少數族群聚居的山區則實行間接統治,保留了當地的傳統制度和少數族群上層的特權地位。整體的思路是對作為主體民族的緬族進行架空,以避免人口主體形成近代化的社會運動能力,軍警等強力部門多從克倫族、克欽族、欽族中招募,在少數民族中傳播基督教,將少數民族上層送往英國教育,培育了親英勢力,克倫族的民族主義團體出現甚至比緬族早了幾十年。而到了二戰中,這種結構衝突導致緬族加入了日本一方,幸虧昂山最後及時轉投盟軍陣營,讓緬族避免了作為戰敗方的處置。

  英屬緬甸旗

  1947年2月,同盟領袖(包括昂山)、撣邦土司、欽族和克欽族及英國政府代表,在撣邦彬龍鎮舉行了具有歷史意義的代表會議,通過了著名的《彬龍協議》。該協議確定緬甸從殖民地獨立後實行聯邦制和少數民族地區自治,這些原則在1947年9月24日通過的《緬甸聯邦憲法》中得到了充分體現。強調各少數族群自治權的《彬龍協議》是之後緬甸聯邦得以建立的基石,反映了當時各方達成的共識。然而《彬龍協議》中也存在大量問題,比如“聯邦”和“聯盟”的概念模糊、“法制”之下的個體自由原則與反抗由英國殖民統治所帶來的社會解體和“經濟癱瘓”的社會責任原則、完全忽視了克倫邦、緬甸政府根本沒有能力落實等等問題。1947年後,族群沒有緩解,而在昂山被刺殺後繼任的吳努政府很快陷入了大緬族主義和民族地方的武裝割據這種對抗裡。當然一般認為,緬甸政府放棄履行《彬龍協議》承擔著主要責任。“一種宗教、一種語言、一個國族”理念是緬甸政府在昂山遇刺後的一貫立場, “佛教、緬語、緬族” 在國家範圍內的同質化,也就是對非緬族群體進行強制 “緬化”,因此這種政策沒有太多的妥協餘地。

  彬龍協議

  1962年3月2日,奈溫發動了軍事政變後第一件事就是廢除了1947年憲法,而歷屆軍政府對於“聯邦政府制度”其實都不認同,緬甸軍方對此立場頗為強硬。某種程度上,軍政府需要緬甸國內處於持續的“緊急狀態”才能獲得執政地位或者發動政變的合法理由。軍隊力量過強也導致了時至今日民盟政府對於軍隊的不信任狀態。當然,今天的民盟政府同緬甸軍隊之間有著一定的妥協共識,不至於無法合作。

  緬軍

  另一方面,民族地方則維持著較為落後的組織結構,其封建主義特點十分顯著,而這也在內戰中被逐步固化。此外,雖然民族地方派別眾多組織龐雜,但是在爭取自治權這點上保持著高度一致,換言之民族地方總能為了自治權而開展集體行動,這也加大了緬甸政府推行大緬族主義政策的難度。

  民族地區整體也較為落後

  總體上看,緬甸國內衝突不斷的原因在於其弱勢的中央權力、澎湃的民族地方自治要求和失敗的憲政建設。持續的衝突導致了為衝突而生的利益結構固化,以及相關社會記憶中的積怨,這些讓和解在各方內部都難以被順利接受。緬甸政府希望能儘可能擴大單一制的範圍,維持單一制和民族自治並行的制度。而民族地方更傾向於維持擁軍自立、地區自治的地位。因此雙方缺乏談判的共識。

  最後戰場還是更決定性

  緬甸政府並非完全不想解決這一問題,在吳登盛政府時期就提出了“全國族群和解路線圖”,但到2015年10月,經過九輪談判,緬甸中央政府才同力量較弱的八支武裝組織的代表簽署了所謂的《全國停火協議》。全面持續的停火是談判的第一步,之後才有辦法建立足夠的信任,並進行談判。而在2015年民盟獲得大選勝利後,在昂山素季提出了“21世紀彬龍會議”,不過這樣的和解需要打破2008年憲法的框架,這點同樣非常困難。因此,在可以預見的未來,緬甸民族和解不會有太大的進展,修憲並明確民族自治權,並且真正的實力派民族地方武裝停火併參與和平談判才是衝突能夠解決的基礎。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