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印刷品就值北京半套房,逆天的木板水印到底是個啥?

  在2006年的時候,一副《韓熙載夜宴圖》的木板水印畫,專家估值150000人民幣,在那個300000人民幣就能在北京買一套房的年代,一個印刷品怎麼就有這麼高的價值呢?這個木板水印到底是什麼技術比掃描印刷還要高還原?

  1956年,為拍攝一個電視節目,92歲的齊白石被請到北京有名的文玩字畫聚集地琉璃廠榮寶齋。屋子裡掛著兩幅蝦圖,一幅是白石老人的真跡,另一幅是木版水印複製品。面對兩幅畫,白石老人竟然難辨真偽。木版水印的絕佳技藝一時傳為美談。

  

  木版水印作品 《蝦》 齊白石

  傳統木版水印藝術源於中國古老的雕版印刷術,是中國古代文明和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被譽為中國印刷史上的“活化石”。

  這項技術從隋唐時期的雕版印刷術開始發展起來,唐代鹹通九年(868年)的《金剛般若經》圖卷中的插圖扉頁上,就已經顯示出了高超的單色雕印水平。

  宋元以來,出現了用木版水印作書籍插圖,極為流行。

  到了晚明,“餖版”和“拱花”等複雜的套版疊印工藝被廣泛採用,木版水印在工藝上有了很大的進步,而現在所採用的這一套,也是沿用晚明的這一套工藝,只是技藝更加精細、複雜,對於中國畫中水墨暈畫,已經可以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木版水印分為勾描、雕版、印刷三大環節。

  勾描是木版水印的第一道工序,先由畫師分色定版,即把畫稿上所有同一色調的筆跡分歸於一套版內,畫面上有幾種色調,便分成幾套版,然後按照分就的套數以墨線勾描在一張張很薄的雁皮紙上,並要把畫面的深淺濃淡層次和筆墨情趣如實地反映出來。

  這可不是簡單的技術活兒,一般需要具有較高繪畫水平的畫師來擔任。

  當年,畫家陳林齋擔任《韓熙載夜宴圖》的勾描分版工作。為了減少對原作的損耗,陳林齋先對原作進行臨摹,然後再以臨摹本作為分版的母本。

  這幅曾被人誤為原作的臨摹本後來被故宮博物院收藏,足見其逼真程度與藝術精妙。在臨摹本的基礎上,整幅作品分版達到1667套。

  

木版水印作品《小飛鷹》 徐悲鴻

  

木版水印作品《白菜》齊白石

  木版水印的雕版環節與傳統木版雕刻並無區別。先將勾描在雁皮紙上的版樣正面粘貼到加工好的木版上,待版樣快乾時,搓去多餘的紙,將版樣上墨跡清晰呈現出來,即可以刀代筆,進行雕刻。

  印刷是木版水印的最後一道工序,也是決定成品效果的關鍵環節。由於《韓熙載夜宴圖》尺幅巨大,1963年秋,先由技師王玉良試印了“管樂合奏”部分。

  畫卷的主體部分,由技師孫連旺從1971到1979年,歷時八年印製完成。八年時間,所印數量不過35幅。

  通過一個細節足以說明木版水印複製效果,出於對多年之後木版水印複製品與原作難以分辨的擔心,榮寶齋特意在每幅木版水印《韓熙載夜宴圖》的壓角章之後,手書“一九七九年元月第一版三十五卷之某某卷”字樣,並鈐有“榮寶齋印製”的圖章一方以示區別。

  

木版水印作品 《荷》 八大山人

  

木版水印作品《春長好》齊白石

  近年來,現代印刷技術的升級迭代對傳統複製技術形成擠壓,同時因為特種紙張缺乏和經驗豐富技師的退休,二玄社的古書畫複製早已陷入停頓。

  但是木版水印面對現代技術衝擊卻日益顯現出獨特的優勢。木版水印最不可替代的地方在於同工同料,原作用什麼紙什麼顏料,木版水印就用什麼,基本上把能找到最好的材料都用上了。

  木版水印所用的傳統礦物質顏料是有結晶的,跟油墨的質感不一樣,現代印刷品無論技術多麼高,也無法達到木版水印的效果。

  

木版水印作品《 富貴牡丹圖》於非闇

  木版水印是短版活,除去自身是一門印刷工藝外,它所完成作品的過程還是一個出版活動,算正式出版物,但與普通印刷又不一樣,它印刷出版後就有一個編號,一旦成為出版物就存在版次問題。

  手工藝製品都有數量限制,由於人工成本和工藝複雜程度等原因,版次短、數量少,有些還是限版印刷,其未來收藏價值會逐漸走高。

  微信號aimeili5917

  拉你入藏友交流群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