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女性開放性服飾形成的根源

  唐代是中國服飾史上唯一可以用“開放”一詞來修飾的朝代,其背後所蘊含的深厚歷史與文化底蘊值得探究。

  神根植於民族成分的更新

   在中國服飾史上,穿胡服自戰國時期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始可謂經歷久矣,但穿著之盛流傳之廣,卻非唐代莫屬。從大量傳世和出圖的唐人畫塑作品看來,唐代腐女所穿胡服通常是由錦繡帽,窄袖袍,條紋褲,阮錦靴等構成,此種裝束深刻表達出民族互通的新氣象。據史學家考證,唐皇室具有濃厚的異族血統,加之發跡於北朝少數民族統治階層,因而在文化習俗上深受胡風影響。

   |得益於兼收幷蓄的政治思想政策

  綜觀唐代女性服裝的面貌,其開放性表現除“傳統”意義上的胡服外,唐代女性還流行各種異國之服。

  唐王朝統治期間,社會變革的深入顯而易見,門閥士族退出歷史舞臺,庶族階層逐漸躍升為歷史主角,以往不可逾越的門第界限終被官位等級所替代,土地改革使勞動者社會地位提高,人身依附關係減輕;商品經濟獲得極大發展空間,市民階層逐步崛起成為一支新興的力量。社會結構的變化,使傳統意義上的貴賤,尊卑,等級觀念與內容也隨之淡化,改變。當然,這對於女性服裝的開放程度起到了重要作用。

  定位於兩性關係的變化

  脫胎於北朝統治集團的唐王朝,在兩性關係方面雖然是以男性統治為中心的社會制度和一夫一妻婚姻制度,但頗具“夷狄”之風的唐朝社會仍保留著許多母氏制度和“知母不知父”的原始婚俗遺風,因而女性一般地位較高。

  在唐代,對其服飾中諸多開放現象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的還有一代女皇武則天。她不僅以改國號這一驚天動地之舉公然向男權社會發出挑戰,而且還利用手中權力有意識地提高女性社會地位,這些做法儘管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女性卑下的社會地位和兩性關係的傳統格局,但卻有力的衝擊了千百年來男尊女卑的傳統社會模式。

  男女無別,兩性關係較為寬弛成為突出的時代特點。反映在服裝上即為女著男裝的特色。唐代的女著男裝是既有男裝胡服,又有中原式男服,形制可謂多元。而這種選擇性又從一個層面反映出女性服裝的開放程度。

  成型於審美文化的需求

   脫胎於唐代詩歌的“盛唐之音”是一個寬泛的概括其審美文化特徵與時代審美情趣的美學範疇,是建立在前述社會氛圍與思想基礎之上的。就唐代女性服裝而言具體表現的就是意氣風發,蓬勃向上,充分展示旺盛生命力的豐腴之美,和諧之美。需要指出的是,唐代的審美需求是特定時代精神和社會風貌的審美情趣,而如何展現其美又開放類服裝帶來了新的契機。

  從唐代著名畫家張萱的《搗練圖》可以獲得很直觀的感性材料。這些身著襦裙的女性個個豐腴豔麗,其體態神韻生動的傳達出唐人的審標準。此時的審美價值取向似乎把善和美區分開了,而把美和真密切聯繫了起來。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