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2019:吳青峰,即使你不是冠軍,但是你在我心裡真的A爆了

  我有一種三十六歲才剛剛成年的感覺哎。

  蘇打綠自2017年宣佈休團三年,成員中該奶孩子的奶孩子,上學的上學。閒不住的吳青峰開始自2018年5月24日,開始自己的打工之旅,推出首支個人單曲《Everybody Woohoo》,從而正式以solo歌手身份迴歸樂壇。

  接近一年的時間,更多的人也終於重新認識了這個溫柔的男孩,我也是其中的一個。

  吻過你的眼睛,我才發現光明

  《我是歌手2019》終於落下帷幕了,青峰不是冠軍,這好像是既定的事實,我沒有失落。因為青峰和劉歡老師、齊豫老師、楊坤老師比起來,他拼不了技巧,就像他自己在“歌手筆記”中所說,

  為什麼來《歌手》,我也說不清楚,但真的是來自一股衝動,我不要自己帶著偏見去看待很多我沒做過的事。那我來《歌手》應該唱些什麼呢?肯定不是跟人拼技巧,因為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有這本事。那唯一可以試試看的,就是我自己有點奇怪的觀點吧,我無法用比賽去思考這件事,但可以用「想分享什麼樣的歌給大家」來思考。當我沒有那麼多駕馭技巧的能力,我只能看我的心會帶我去向哪裡了。——吳青峰

  他做不那麼討好的串講人,挑不那麼好唱的歌曲,每一次節目過後,有人肯定他,也有人嗤之以鼻。甚至有時候,大多數人只是知道了他選了什麼歌曲,還沒有正是聽過,就開始質疑他。選擇《起風了》歌,也被大多數人質疑是在蹭網絡歌曲的熱度。

  青峰不是科班出生,是從“業餘選手”一路自己混出來的,如果用狹義上的唱功來評判青峰, 他必定不算專業,但是如果你將唱功定義為情感表達技巧與現場表現力的拿捏程度,你會發現,吳青峰絕對算得上頂級。

  他不是“國字號歌者”劉歡,也沒有齊豫的“靈犀之音”,甚至也沒有楊坤的“醇厚煙嗓”,但是他仍舊能夠在歌手的舞臺上發光發亮,他曾說星星發亮是為了讓每一個人有一天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星星。而他就像是這“溫柔世界”裡堅強的守望者,閃閃發亮。

  其實在大多數人印象裡,吳青峰還只是一個歌手而已,實際上非科班出身的他,卻把才華都給了作詞與寫歌。在過去的十五年中,他給那英、陳奕迅、張惠妹、信、蕭敬騰、張韶涵、楊丞琳、許茹芸、譚詠麟、容祖兒等歌手都寫過歌。

  他簡直是個天才。曲子給了他,也就三個小時吧,他就把詞傳給了我。——林宥嘉

  在臺灣娛樂圈,曾經出現過,“你的專輯要是沒有吳青峰寫的歌,就可以說不配做歌手了”的說法。足以見得,吳青峰在音樂圈中得到的認可。

  世界本痛

  現在的人,誰不會哼幾句“這是一首簡單的小情歌”,他所在團隊,“蘇打綠”,就像是我青春裡最明媚的一道光,閃閃發亮。

  作為“蘇打綠”的主唱,他有才華,也有魅力,他經常為了出專輯而改變自己頭髮的顏色,有粉色也有綠色,很多人關注他喜歡他,可這個世界從來都不是隻有鮮花與掌聲的。

  從“蘇打綠”自成立開始,攻擊吳青峰的無非就停留在一個字[娘],他的獨特的嗓音,還有小巧的身板,這些與生俱來的東西都成為了世人評價他[娘]的證據。

  吳青峰和蘇打綠已經出道了15年了,但是針對於吳青峰的性別攻擊卻從未停止。

  小時候因為聲線的特別,會成為同學中的背鍋俠,不斷地被欺負。

  大學時期組建樂團,參加比賽的視頻上傳網絡之後,下面的評論很多不堪入目,形容他的聲音是人妖的聲音。

  當年林暐哲自己組建獨立音樂品牌簽下了蘇打綠,拿著蘇打綠錄的歌給別人聽,別人的評價也是形容為非男非女。

  2016年的金曲獎,小S的一句玩笑話“峰姐”,也瞬間燃爆了不少人的八卦之心。

  哪怕是現在的某貼吧,也有很多關於吳青峰很孃的討論。

  回報以歌

  在《今晚九點見》的採訪中,吳青峰有句話讓我印象很深刻,“學會了在夾縫中生活”。這裡的夾縫指的大概就是那些從小到大一直圍繞在他身邊的性別攻擊吧。

  外貌與聲音的特別造就了他的氣質,父親的家暴和母親的溫柔影響了他的性格,成為一個斯文、溫柔的男生似乎就是這麼水到渠成。可也正是因為這些經歷與親情的疏離,吳青峰身上有一種“敏感、細膩”的特質,能夠對別人的故事感同身受,他自己則形容為“散步在生活中的敏感”。對於這些攻擊、這些質疑,他的迴應向來都是及其溫柔與體貼。

  學生時期的同學之間的霸凌,他笑著說自己學會了在夾縫中生活,還學會了如何去躲避一些即將可能發生的情況。

  面對觀眾對聲線的討論,他自己也笑著說,第一次從錄音機中傳來自己的聲音,也有些難以接受,所以能夠理解觀眾的感受。

  峰姐事件一出,他沒有想過藉此炒做什麼,而是深刻的去思考自己作為公眾人物,在這樣一個受人關注的舞臺上發生了這件事,會不會被當作一個示範。

  如果作為一個關注八卦的觀眾,你可能只在乎我們有沒有“合好”,事實是,我們的交情本來就不可能因為這種事情而“不好”;但更重要的是,作為一個存在在這個社會上也必須多關心社會一點的你,更需要關注的,不是我們三個人本身,是背後可能帶來的影響。你可能覺得我們小事化大,就請原諒我們想得深一點吧。不要因為我不在乎由他們來開這個玩笑,你就覺得可以去這樣對待你身邊的人喔!——吳青峰

  對於父親的家暴,他不僅選擇了原諒,還感激老天給了他陪伴父親的時間。

  做《明日之子》導師的時候,自己隊的選手被淘汰或者是被待定,他會把錯誤歸結到自己的身上,認為是是自己不夠好,是自己的失職,是因為自己名氣不夠不能給孩子們拉票,是因為自己嘴笨不會說話所以孩子們被淘汰。

  是不是因為星推官的人氣不夠,才讓這些優秀的孩子不能成功晉級——吳青峰

  他就像是水,具有強大的溫柔力量,把那些打在他身上的痛,用溫柔去做了一個反射,去迴應這個世界。

  青峰,你一點都不娘,簡直A爆了。

  你說我娘,但我敢說你比我懦弱

  這個世界明明就很矛盾,人人都喜歡給別人貼上標籤,男孩子有娘、man的標籤,女孩子有仙女、女漢子標籤,有些人不管對方在不在意,就隨便的給別人貼上標籤。

  大多數人的人生中,一定遇見過像青峰這樣的人,我也遇見過兩個,一個是小學的同學,我還記得他姓陳,他長得白白胖胖,看起來很軟糯,他喜歡跟我們跳皮筋,喜歡和我們分享糖果與巧克力;所以他會有小方巾來擦汗。男孩子叫他“娘娘腔”,他也只是笑著沉默,現在想起,我有些心痛。

  還有一個是高中雷同學,他唱歌很好聽,不矮也不白,他喜歡和女孩子玩,聽女孩子講心事、講八卦。我們一起解題、一起探討,一起走在追夢的路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人用的什麼標準去評價他娘,他不過是聽我們講心事,去安慰我們。做一個溫柔、體貼的人,這就算是娘了嗎?

  像水一樣的人,不該被人攻擊,他們一直在努力保護自己身邊的人,就像一棵強大的橄欖樹,我一直記得陳同學給我糖果時候的笑臉,也一直記得雷同學聽我講心事的溫柔臉龐。

  他們只是比大多數男生溫柔了太多,但是他們並不懦弱。相反,他們更加勇敢與堅強。

  很想知道他們的近況,但是我想,一定過得很好,因為他們和青峰一樣,本就是星星,本該一直髮光。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