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白||代孕奪子,繁殖系富豪們還需要婚姻麼?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文章,請“設為星標”哦~

  

  最近兩天我們沒有追新聞,關於洪欣和張丹峰的瓜,我們真的不想吃了,畢竟女人要蠢起來,也是沒藥救的。其實這兩天還有一個特級重磅瓜,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留意。

  雖然涉事女主是一位三線小明星,但是這件事的狗血程度,男方之渣、女方之慘,聞所未聞,瞠目結舌!

  現在我們就來簡單介紹一下事情的脈絡。友情提示:閱讀中請千萬保持冷靜,閱讀不淡定,作者兩行淚!

  女主叫周美毅,三線演員,跳芭蕾舞出身,參加過選美。代表作有李少紅版的《紅樓夢》,她飾演李紈。

  男主叫鄭剛,比她大16歲,是業內知名的天使投資人,曾投資陌陌、映客、錘子科技等。

  ▲鄭剛(右)和羅永浩(左)唐巖(中),說起來都是業界名人

  一個是美麗年輕的小演員,一個是有錢的投資界大佬,兩個人偶然相遇,然後戀愛、懷孕、結婚。

  事情到這裡還是蠻正常的。

  但是,仔細推敲一下,就會發現這樁婚姻從開始之初就埋了很多暗雷。

  首先,兩個人的相遇非常“閃”。周美毅開直播,鄭剛向其打賞,然後開始了熱烈的追求,然後相識三個月就懷孕了。

  

  其次,鄭剛比周美毅年齡大很多,歷史也不少,結婚之前鄭剛突然說還有個女兒,並解釋那是找人代孕生的,周美毅就天真地相信了。

  

  事實證明,鄭剛並沒有向周美毅交底,他過去的事情還有很多並沒有向周美毅袒露,除了這個從天而降的女兒,還包括他有過婚史並且被老丈人痛打……

  

  最後,登記當天,鄭剛讓周美毅簽了一份婚前財產協議。

  

  這些暗雷還沒爆炸的時候,周美毅確實過過一段幸福的日子,生了雙胞胎,也不用辛苦工作掙錢了,兩家人也是其樂融融。

  但是,很快就暴露了問題。

  周美毅先是發現自己的微博下面經常有人評論,汙言穢語,辱罵自己。

  

  此外,自己在美國待產,回家一看,衣服包包首飾全讓人剪了,有些也被拿走了。

  這種事情很好查,很快,周美毅便知道了,這個一直辱罵自己、毀壞自己財物的人叫曹莉莉,周也曾在微博中向曹莉莉喊話過。

  

  那麼,這個曹莉莉為什麼對周美毅有那麼大的敵意呢?

  大家猜得沒錯,她就是剛才說的鄭剛“代孕”女兒的親生媽媽。

  ▲鄭剛、曹莉莉一家三口合影

  ▲曹莉莉本人是微商,人長這樣

  紙終究包不住火,很快周美毅便知道這個曹莉莉並不是單純的代孕媽媽,她和鄭剛之間有著密切的關係。

  她的微博認證是“上海燦凰文化傳媒有限公司CEO”,而這家公司的股東除了曹莉莉,就是“蘇州紫輝天馬”,而後者的老闆正是鄭剛。

  

  此外,曹莉莉有段時間頻繁關注婚禮的內容,還上傳過自己的婚紗照。

  

  對於朋友的關心,她也是回答的語焉不詳,但看得出是歡喜雀躍的心情。

  

  種種跡象表明,曹莉莉和鄭剛之間,除了生孩子,利益已經捆綁,也已經談婚論嫁了。

  照這個時間線捋一捋,應該是曹莉莉在前,周美毅在後,怪不得曹莉莉要罵周美毅是“小三”。

  但是周美毅也很冤,因為在她面前,鄭剛從沒承認過曹莉莉,僅一句“代孕媽媽”就糊弄過去了,她從來不知道曹莉莉的存在。

  事情還沒結束。而鄭剛則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在周美毅和曹莉莉互相攻擊之時,周美毅為了發洩自己的憤怒,用傷害孩子來報復他:

  於是乎,就上演了一幕狗血的奪子大戰。

  某天凌晨,鄭剛和曹莉莉一起,還有幾個拿著棍子的大漢,來到了周美毅的住所。

  據周美毅回憶,他們先佯裝找東西,隨後大打出手,不僅朝著自己的爸爸噴辣椒水,還用棍子毆打,最後把兩個兒子搶走了。

  監控視頻裡也清晰地顯示出,曹莉莉和鄭剛,一人抱著一個小孩,出了大門,後面還跟著打手,整個過程用時4分鐘。

  那是2018年10月份的事情,距今已經6個月。周美毅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自己的孩子。

  思念成疾的周美毅,人生中就剩下一件事,就是思念孩子,以及瘋狂地尋找孩子。

  

  期間她也試過各種方法,但看起來都沒什麼用處。

  事情紛擾至今,因為有媒體的採訪,周美毅又再次發聲。因為輿論的力量,鄭剛也迴應了。

  他先是在朋友圈中斥責周美毅炒作:

  

  然後承認自己“拿走”了孩子,並且說“周圍人都支持我這麼幹”。

  

  此外周美毅還回憶了很多兩人婚姻內的細節,這時才發現,鄭剛的冷漠無情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

  包括在周美毅媽媽患癌的時候說“人總會死,你老去照顧有什麼用”。

  

  以及在她媽媽葬禮上提出離婚,並且馬上和曹莉莉出去旅遊。

  

  凡此種種,真是步步泣血啊,周美毅一路下來遍體鱗傷,正應了周美毅發過的一條微博:

  

  關於這樁狗血婚姻,可以說的點很多,最有趣的點就是華人富豪們的不婚生子潮看來已經是蔚然成風,愈演愈烈了。(黃小姐早在2015年時就寫過一篇《中國富人們的多妻制遊戲》,點這裡可回顧)

  我們來看看華人富豪們的婚戀觀在這幾十年之間的演變:

  從前的華人富豪多少還套著婚姻這層殼,尊重結髮妻子的名份,比如著名的香港富商H家,就明令二房三房四房的太太和兒女不能高調,多少還有一點隱諱。

  但到了七十年代,有一位闊少就公然打破了這一傳統,那就是隻交女朋友,可生子女,但絕不結婚。

  這一位著名的特立獨行的人就是船王后代趙世曾。

  

  趙世曾有三個孩子,這三個孩子分別來自於三個媽。

  ▲趙世曾與三個孩子,左邊是小兒子趙式正,中間是大女兒趙式芝,右邊是大兒子趙式浩,其中趙式芝最精明能幹,勢必要繼承財產。

  三個媽分別是她們:

  ▲趙式芝的媽媽姚煒,四十年代末出生於上海,歌手出身,曾是麗的電視的合約歌星,也曾與寶麗金簽下唱片合約,1977年和趙世曾在歌舞廳邂逅,拍拖三個月後同居。

  ▲趙式浩的母親盈盈,原名蔡珍妮,她十七歲時到無線讀第一屆藝員訓練班,同期還有甘國亮、蘇杏璇。畢業後,她拍過李翰祥執導、何琍琍主演的《北地胭脂》。十八歲代表麗的電視,取得1973年的“香港小姐”亞軍。盈盈和趙世曾認識的時候已經有女兒了,她曾跟武打明星陳觀泰相戀了七年。但趙世曾不介意,“趙公子每日一電追了三個月,又約食飯,又派司機管接送,又送名牌,總之一星期陪足六日。”

  ▲趙式正的媽媽是模特,是美、越混血兒,叫TerriHolladay。她顏值最高,生下的兒子也是顏值最高的。她與趙世曾認識的時候才23歲。Terri父親在美國中央情報局工作,她高中畢業後,讀過室內設計,然後做過模特兒,家裡也不差錢。而她和趙世曾有過訂婚儀式,當時李嘉誠、何添等名流都到了,差一點就和趙結了婚,但是這臨門一腳始終沒有踢進去,生下兒子不久就分手了。

  這三個媽,和趙世曾談戀愛的時候都好甜蜜,也都指望過與趙結婚,特別是Terri,甚至己逼得趙生和她舉行訂婚儀式。

  但無一例外,趙世曾就是不肯結婚,然後仍然保持著找新歡的頻率,最後三個人都是因為忍受不了趙的花心憤而分手。

  和鄭剛的性質一樣,分手事小,孩子事大。這三位都和趙世曾打了很久的撫養權官司,但無一例外都沒打贏,因為香港打官司太貴了,沒有誰耗得起。

  姚煒說:“這世人,最後悔是同趙世曾一齊,但做得最正確是生了趙式芝。”

  

  Terri因為兒子也鬧過法庭,據說趙世曾私下給了一百萬分手費,並同意每月給兒子10萬元生活費,達成和解。但是Terri並沒有明確迴應這個數字。

  盈盈呢,曾想帶著兒子遠走加拿大,結果在出關時被趙世曾勒令攔下。但因為盈盈又嫁人了,要去美國生活,不得已放棄了兒子。趙世曾是這樣說的:

  

  我不是要搶個仔,你去美國都辛苦,不如交個仔俾我照顧,我供書教學,如果個仔乖,子承父業就做我接班人。

  

  所以盈盈也是唯一沒有和趙世曾翻臉的前女友,趙世曾也誇盈盈“不愛錢”,盈盈也說自己不要他的錢。

  

  我不要Cecil(趙世曾)的錢,從來沒有潑婦罵街,亦算是通情達理,我坦誠當他是朋友,他亦當我是Howard媽媽,對我都幾好。

  

  大概,錢真的是一個試金石,前赴後繼的女人們,誰能和錢劃清界限,才能徹底得到富豪的信任吧。

  現在,趙世曾依然流連花叢,他已經80多了,女朋友按他說的數目“超過一萬”,“要帶出來晒,恐怕奧運場館都坐不下。”這還是被篩選過的。

  ▲這種堂而皇之左擁右抱的景象,也真是奇景啊。

  這期間他幾乎半年改一次遺囑,就怕女孩們太粘人、動心思、搶家產。

  

  這些女友也大都抱怨過趙世曾“孤寒”,每個月給的生活費也寥寥,戴過的首飾要當天歸還,送的包包在分手後要交回來再給下一任。

  但是隨著慢慢變老,趙世曾貌似也改口了,說最後一個陪在身邊的女人會給她分財產。

  

  目前是這個年輕的、足以當他孫女的姑娘。不過,這些女孩在社交界都被看成是笑談,因為來路不明,統統被稱為是趙生的女友們……

  說起來,趙世曾是個極端的例子,他一生享樂為先,絕對以自我為中心。

  對女人,他防著,就算對於兒女,他也只是盡父親的養育義務,對兒女的成長心態,不放在心上,而且信奉錢最大。

  他的兩個兒子不太能幹,唯一爭氣的女兒卻愛的是女生,他曾經登報花大價錢替女兒徵婚,被世界當成笑柄,最後也無可奈何,接受了現狀。

  而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李家,則是另一種情況,沒女友只生子,也就是乾脆代孕。

  李兆基的長子李家傑,據說他醉心茶道,篤信佛教密宗,又喜研究道教的風水命理,最大嗜好是坐禪冥想、參與慈善活動,以及替友人算命,對跑車、飛機、遊艇及高爾夫球等玩意,統統不感興趣。

  這樣的人,不太喜歡談戀愛,而且他不願意逢場作戲,對另一半的要求極高,並且“不貪錢”是重點:

  

  Peter為人沉默寡言,不會說甜言蜜語,也鮮有花心思追女仔。

  但他的擇偶要求卻相當挑剔,先決條件是要有藝術修養,最好懂哲學及愛傾佛偈,且基於他是恆地千億王國的接班人之一,Peter必須肯定對方並非貪錢,才會跟其交往。

  

  把條件框得那麼死,一時半會兒是真的找不到女朋友。眼看李兆基當爺爺心切,李家傑想出了一個好辦法——找代孕。

  很快,通過“代孕”的方式,有了三胞胎兒子。

  爺爺也是高興地合不攏嘴。

  為了慶祝孫子誕生,李兆基花了大手筆。

  有了這三個孩子,李家傑交了差,就可以安心地冥想參禪、尋覓最佳伴侶了。

  至於這三個孩子的母親是誰?李家不關心,大家只是知道,李家的百億王國又有了三個“金笸籮”繼承人了。

  ▲好吧,其實李家的繼承人不止大兒子李家傑這三個金笸籮“李智勇、李智仁、李智信”,還有小兒子李嘉誠和徐子淇奮起直追8年連生的四娃“李晞彤、李晞兒、李俊熹、李建熹”。

  除了社會輿論,富豪們找很多女朋友生很多孩子在法理上並無太多阻礙,因為並不算重婚,只能從道德上遣責。

  香港的老富豪們,找女友生子的最著名的是大劉,開始他還有原配,後來和原配離了之後,他就只戀愛不結婚,再後來,就乾脆只生子。(這個我們也有聊過,點這裡可以回顧)

  但是到了近些年,隨著一批七零後新舉富豪的出現,事情也越演越烈。

  香港富豪找女朋友,好賴還有名字,談下戀愛,到了大陸這一批靠網絡和資本炒作發財的年輕富豪這裡,事情又發生了質的變化。

  這就是前段時間著名的奇葩“繁殖癌”徐波。

  

  徐波是互聯網大佬,身家也不菲。

  人家的“炫富挑戰”是這樣的:

  

  他的微博中自我介紹是這樣寫的:

  

  個人簡介:1、熱愛中華民族,愛好文學創作。2、我要找乖美女終生相伴生寶寶。3、是的,你所有的優秀祖先都是繁殖癌。

  

  還要徵年輕女友給自己生寶寶,要揚言生50個,最好有30個像王思聰那樣的優質品種。

  

  他沒有說過這些孩子的媽媽是誰,只是在微博中大肆表揚了“三妞媽”。核心內容也是三妞媽“不重視利益”,“不找我要錢”,吃的是草擠的是奶,一心一意相夫教子。

  

  後來,事情越鬧越大,對於這樣驚世駭俗又惡臭至極的言論,輿論開始發酵,徐波全盤否認了,說這個微博不是自己的。

  

  但是他的前東家網易公司發表的迴應就頗耐人尋味。

  

  有這些男人一對比,李澤楷當初對樑洛施的種種行為,還真算得上略有品相一點,畢竟還談個戀愛,還沒有把對方赤果果地視為子宮,雖然性質也是差不多。

  其實無論是富豪找女友也好,代孕也好,只說明一點,在男性富豪極端利己主義生活裡,婚姻真的不是必需品,特別是現代文明婚姻對他們更是一種天方夜譚。

  以鄭剛為例,他棄微商而娶三線小明星原來是看重女方可以替他點綴門面,可以生兒育女,而一旦發現對方不合乎要求,立即實施強行奪子。

  他需要的只是會生育的子宮,無限跪舔順從為他爭風吃醋的侍妾,現代文明和家庭的認知與他無關,在親密關係的處理上,他還活在大清時代。

  三妻四妾,百子千孫,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我們來說另一個方面的問題,那就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配合富豪生孩子?

  而最容易被物化女性的富豪們相中的,是兩種女性——

  一種是願意用生子來換取較好生活的無婚生孩派;

  另一種就是傳統地相信在三十歲之前要把自己嫁出去的恨嫁派。

  周美毅就是個很典型的恨嫁女,三十歲時找一個經濟不錯的富豪嫁了,在大部分人看來是最好的選擇,在沒有摸清楚對方是什麼人品、什麼底細的時候就匆匆嫁了,說到底是有著一顆恨嫁的心。

  如果她學了女德,忍氣吞聲,估計能和鄭剛過下去,可惜任何一個受過現代教育的女性都忍受不了這種奇怪的局面,所以決裂在所難免。而在這場戰役裡,無權無勢的她很顯然是一個受害者。

  最後有三點需要總結:

  第一:現代社會,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的婚姻有不同的期待,如果雙方的婚姻觀完全錯位,對於雙方都是一場悲劇。

  

  比如一心想繁殖的富商就不應該結婚,害人害己。

  

  第二:把女性視為生育工具,不考慮他人感受,不考慮兒女的教育,只需要盡情繁殖自己的後代的人通常是極端的自我為中心。

  

  這樣的富商是可怕的災難,他們終生無法與人建立好的親密關係,只有豢養關係。

  ▲趙世曾自己花,也交待兒子“千萬不要只搞一個女人”,兩個兒子在父親的帶領下也曾有過一段酒池肉林的奢靡生活。但是最近再採訪兩個兒子,他們說的話就蠻值得玩味,大兒子說:我尊重爹地的生活方式,但我會結婚生子;小兒子說:我要onepersoninonerelationship,我喜歡專一。

  第三:女性對於用婚姻換取更好生活的幻想確實應該放下了。

  很簡單,富豪們確實不太需要婚姻了,所以,嫁入豪門這種幻想應該以後是越來越難以實現了,繁殖系的富豪們倒是需要很多的子宮。

  用生育換取優裕生活,可以有,但並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

  畢竟人是高級動物。

  傳統教育下的女性,最可怕的一件事是她們常常分不清到她們所謂的愛情到底是什麼——是真正的兩情相悅還是條件合適?是改善生活提高生活階層的慾望還是找個人墊底的偷懶?

  總之只要女性把人生大部分的寄託都放在一段婚姻之上,她就失去了得到平等對待的權力,隨著對於男方經濟條件的無限依賴,難免會走上用生育換生存的舊女性的老路,難免會在這段關係裡失去自我。

  我們國家有很多很多的周美毅,她們是好女孩,但她們最後都成為受害者,加害者。

  關於女性意識的提高,我很喜歡裴諭新老師的這段話:

  所以在世俗壓力下急著出嫁的女孩們,很少能夠辨別自己的感情是迫於壓力的現實選擇,還是因為對方能給自己更好生活的誘惑。其實嫁不嫁有錢人不是關鍵,最關鍵是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想用婚姻來逃避人生成長的,想用生育來換富貴生活的,不可能擁有真正成熟的心智,也不可能擁有真正的強大自我。旦夕禍福的人生,還真是扛不住啊……

  

  

  推薦:扯白||為什麼信中醫的新富家庭都愛鼓吹老公是兒子,老婆是娘?

  上文:小八||《復聯4》要上映,才知道娛樂圈有這麼多真情實感漫威迷......

  

  本文作者/編輯:伊莎貝拉

  文字原創,配圖來源於網絡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