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份制銀行信用卡不良率擡頭,這一現象或為主因

  上市銀行“年報大戲”正在上演。

  截至3月28日,A股和H股已有工商銀行、建設銀行、郵儲銀行3家國有大行,光大銀行、中信銀行、浦發銀行、招商銀行、平安銀行、浙商銀行6家全國股份制銀行和11家中小銀行發佈了年報。

  記者梳理髮現,2018年,股份制銀行依然在零售業務上不斷髮力。其中,信用卡業務保持持續增長態勢,同時不良貸款和不良率也出現擡頭跡象。

  持續發力零售

  在國內經濟增速放緩、金融監管趨嚴背景下,銀行對公和同業業務增長放緩,相比之下,零售業務成了銀行轉型發力的重點。

  平安銀行、招商銀行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末,兩家銀行零售營業收入佔營業收入比例均在50%以上。

  十幾年前,招商銀行率先開啟零售銀行轉型,目前該行零售業務在股份制銀行中處於領先位置。具體來看,該行零售金融業務營業收入1232.57億元,同比增長16.04%,佔營業收入的52.69%。同時,零售金融業務利潤保持較快增長,稅前利潤572.27億元,同比增長20.24%,佔業務條線稅前利潤的57.22%。

  相比招行而言,平安銀行的零售轉型開啟較晚。經過兩年發展,平安銀行零售業務也已成為該行收入增長的主要動力。年報顯示,該行零售金融業務營收618.83億元、同比增長32.53%,在全行營業收入中佔比為53%;零售業務淨利潤171.29億元,同比增長9.2%,在淨利潤中佔比近70%,相較於2016年的31%大幅提升。

  此外,浦發銀行也表示,2018年,浦發銀行零售業務收入佔比42.8%,成為全行第一大收入來源。

  “零售這兩年主要是夯實基礎,因為此前零售佔比並不高,近幾年是下力氣把這塊短板補上,由總行統籌經營,帶領分支行利用網點優勢,壯大零售業務。”浦發銀行副行長潘衛東對外表示。

  中信銀行方面,零售業務也取得突破。2018年,該行零售銀行業務實現營業淨收入549.49億元,比上年增長5.14%,佔營業淨收入的35.24%。

  信用卡不良擡頭

  在零售業務中,信用卡業務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通過上述幾家股份行的年報來看,信用卡交易額方面,截至2018年底,招商銀行全年實現信用卡交易額3.8萬億元,而增速最快的平安銀行,全年實現信用卡交易額超過2.7萬億元,同比增長76.1%。此外,光大銀行交易額約2.3萬億元,中信銀行突破2萬億元,浦發銀行則為1.8萬億元。

  與此同時,招行、浦發、平安三家銀行的流通卡數量同比增長均超過30%。其中,規模最大的依然是招商銀行,今年流通卡數也突破了8400萬;而增速最快的則是浦發,流通卡數量同比增長39.50%,流通卡數為3750.36萬張。新增髮卡量方面,中信銀行、平安銀行均超過1700萬張,其中,中信銀行較比上年增長43.44%。

  交易額、信用卡量的增長都直接帶來了分期手續費和利息收入等相關收入的提升。

  具體來看,年報顯示,2018年招商銀行信用卡利息收入459.79億元、信用卡非利息收入207.22億元,分別同比增長16.29%、38.95%;浦發銀行信用卡業務全年實現總收入552.78億元,同比增長13.39%;中信銀行實現信用卡業務收入460.23億元,比上年增長17.81%;光大銀行信用卡營業收入實現390.39億元,同比增長39.43%。

  除了直接收入,通過發展信用卡業務可以結合其他對公業務、對私業務等讓銀行提供更多的配套服務,幫助推進其他業務。

  “2019年我行零售業務的重點發展方向之一就是通過信用卡業務拉動客群增長,在批量獲客之後提升為有效戶。”某城商行零售銀行部相關人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

  中信銀行在年報中也提到,2018年信用卡帶動借記卡客戶新增550萬戶。

  不過,從已披露的數據來看,在信用卡業務持續增長的同時,信用卡不良貸款的風險持續加大,不良率呈擡頭之勢。

  招行相對平穩,截至2018年末,該行信用卡不良貸款率為1.11%,與上年末保持持平。

  而中信銀行方面,截至2018年末,信用卡不良貸款餘額達到81.95億元,較上年末的41.22億元翻番;不良率達到1.85%,比上年末上升0.61個百分點;信用卡逾期貸款158.5億元,逾期率3.59%,較上年末上升0.84個百分點。

  此外,浦發銀行信用卡不良貸款餘額達78.32億元,較2017年增加23.06億元,不良率1.81%,較上年末上升0.49個百分點;平安銀行的信用卡不良率1.32%,較上年末上升0.14個百分點。

  共債現象成主因

  對於信用卡不良貸款的增長情況,平安銀行、中信銀行在年報中均提及“共債”現象。

  中信銀行表示,近年來,個人消費金融業務呈高速發展態勢,個人貸款業務從商業銀行逐步擴展到各類消費金融公司、互聯網平臺,個人消費者同時向多家金融或類金融機構借款的現象(簡稱“共債”)日益增多。“受宏觀經濟和監管環境影響,共債客群資產質量出現一定惡化跡象,並在一定程度上波及信用卡行業”。

  融360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李萬賦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銀行業信用卡髮卡時間和不良爆發時間存在錯配。2018年信用卡不良貸款餘額、不良率上升,可能是由於2017年信用卡髮卡量較為激進和逐漸下沉的客群。另外,在意識到不良爆發後,銀行收縮髮卡量,新增髮卡量和貸款餘額的增速減緩,又會反過來讓不良更加顯現出來。

  “目前整個消費金融行業的‘共債’現象比較普遍,行業前期的大規模擴張和消費金融客群的下沉,引發的資產質量問題逐漸爆發,銀行也不能倖免。”李萬賦進一步指出,銀行對下沉消費金融人群的行為習慣和徵信採集還在探索階段,風控方面面臨的挑戰大。但是,與其他互聯網消費金融機構相比,銀行在貸款審批上相對謹慎,因此共債現象對銀行的影響可能會略小於其他更為激進的機構。

  針對共債現象可能對信用卡貸款質量帶來的影響,中信銀行表示已針對性地加強信用卡業務風險管理,不斷升級防控策略,例如嚴格審查客戶資信水平、利用風險評級預測模型工具、對高風險共債客戶採取降額、提前催收直至退出等主動管控措施,運用大數據等創新技術手段持續提升催收管理效能。

  平安銀行亦表示自2017年底開始已前瞻性地進行風險政策調整,重點防範共債風險,有效控制並降低了高風險客戶佔比,新發放業務的資產質量穩定向好。

  “面對複雜變化的市場環境,我們仍將進一步保持信用卡業務的投入力度,並有信心通過持續強化精細化管理,將業務風險控制在合理水平。”中信銀行稱。

  多位業內分析人士均認為,目前信用卡不良擡頭現象不會大面積引發行業風險。

  李萬賦表示,銀行應更加充分地去多方位評判新增用戶的信用情況和還款能力,謹慎設置授信額度,並根據持卡人用卡行為及時調整。另外,除了銀行傳統的徵信數據外,銀行可以通過和一些互聯網風控模型發展較為成熟的機構合作,引入對方的相關數據,優化自己的風控模型。

  中銀國際分析師勵雅敏、袁喆奇表示,銀行信用卡業務風控一直較為審慎,目前金融監管環境趨嚴,個人徵信體系正不斷完善,信用卡的不良率和逾期率一直保持在較低水平,目前來看,銀行信用卡貸款整體質量可控,不過在信用卡貸款和消費貸款快速發展過程中,需要關注出現不良率的波動趨勢對資產質量的影響。

  (國際金融報記者 範佳慧)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