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再搞事,微軟宣佈今年不過愚人節

  下週一,也就是4月1日,就是傳統的西方節日——愚人節,雖然說這是一個並沒有被任何國家認定為法定節日的時間,但在全世界範圍內伴隨著歐美文化的流行,也早已成為大眾的傳統。而當互聯網將世界連接起來之後,科技圈的前沿企業也早已颳起了一陣愚人節旋風。

  但可惜的是,在今年愚人節的整蠱大軍之中,可能要缺少一位重量級選手。今天,據The Verge的報道顯示,在其取得的一份微軟內部備忘錄中稱,微軟營銷主管Chris Capossela在一封內部信中警告全體員工不要參與今年的愚人節惡作劇,Capossela表示根據相關數據,愚人節活動帶來的積極影響十分有限,而且會產生不必要的負面的影響。

  微軟會做出這樣的表態其實並不是很讓人意外,畢竟就在數天之前,微軟才扼殺了一例彩蛋。此前,微軟Office的開發人員復活了經典Office虛擬助手Clippy,並將同款表情包發佈在GitHub上,但僅僅一天之後,官方就要求Office團隊撤下這一表情包。

  不過,此前在愚人節“愚樂”大眾,早已是全球科技企業的老傳統。2000年,彼時還是科技圈新丁的谷歌,就在當年的愚人節宣佈推出意念搜索(MentalPlex),用戶只需仔細盯著一個漩渦狀的GIF動圖,心裡想著要搜索的內容,點擊漩渦即可完成搜索,也由此拉開了科技的這一潮流。

  愚人節作為西方傳統節日,在互聯網行業有了全新的詮釋,互聯網企業往往會選擇在這一天與與用戶開些玩笑,用來顯示自己的創意和幽默,並營造出貼近大眾的親民形象,以期拉近與用戶之間的距離。即使到最後被發現是“假新聞”,憑藉著愚人節的加持,仍舊會獲得用戶的會心一笑,這樣近乎0成本的營銷,又會有哪家公司不愛呢?

  在過去的18年裡,科技企業為全球網民貢獻了相當多經典的案例。2007年,谷歌推出了廁所互聯網服務,簡稱為TiSP,大體意思是,當你需要連接互聯網時,只需要把谷歌提供的長條光纖電纜一頭扔進馬桶中並沖走,一小時之後衝下去的那頭會通過PHD鏈接到網絡。

  2014年,微軟Bing的美國版更新了首頁,並採用了谷歌搜索經典的設計語言。同時,如果用戶輸入"Google",“I’m feeling lucky”,則被改為調侃對手的“I’m feeling confused”(我感覺很困惑)。而Bing中國則將自己的名字改成了Bingo,甚至微軟中國還煞有介事的聲明,Bingo的中文稱呼為“必應歌”。

  2017年,許多微博用戶一打開微博就會突然發現,自己的名字空降微博熱搜榜榜首,力壓一眾娛樂圈大咖和時事熱點。而百度貼吧用戶,也突然發現自己的ID成為了熱議話題。

  去年華為也搞了個大新聞,其南非官方Twitter發消息稱,“華為公司早已意識到,世界上很多用戶無法發出華為這個音。根據華為此前對包括南非在內的43個國家所做為期6個月的調查顯示,將華為的發音以及拼寫相結合,有助於華為在全世界範圍內的發展,提升華為品牌的辨識度”,所以將“HUAWEI”將改名為“WAHWAY”。

  以上可以說是過去為自家品牌形象獲得了好感度的成功例子,但是翻車的情況也絕對不罕見。作為愚人節笑點的主要貢獻者,谷歌在2016年的愚人節,為Gmail上線了“mic drop(扔麥克風)”功能,在此期間當用戶在回覆郵件時,除了看到“發送”按鈕,還會看到一個新的 “發送+扔麥克風”的按鈕。

  而在傳統意義上,“mic drop”基本上等同於“我不想和你繼續交流下去”。這一惡作劇迅速引發了用戶的強烈不滿,甚至還有人宣稱,真的因此丟掉了工作。直接導致谷歌發表聲明道歉——“我們再次為公司的行為道歉,很遺憾今年的愚人節玩笑讓您倍感困擾”。

  事實上,“愚樂”活動翻車或許只是微軟不再參與的誘因。更加深層次的可能,是經過了2018年層出不窮的互聯網隱私醜聞之後,全球範圍內對於互聯網或者科技企業的觀感在迅速下降,大眾開始認識到互聯網或者科技“惡”的一面,而曾經開放自由的互聯網正在消失,從屠龍勇士變惡龍,也成為了許多人對於科技企業的新印象。

  再加上在如今這個移動互聯網時代,網民早已見怪不怪,投入資源進行愚人節營銷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做的不好笑會讓外界覺得你沒創意,做得出格了就會翻車。再加上歐美各國普遍開始加強對高科技企業的監管力度,在愚人節開各種玩笑也很容易成為外界攻擊的把柄。因此,微軟營銷主管Chris Capossela所謂的“得不償失”,可能就正是來源於此。

  但目前不知道的是,下週一當微軟的愚人節老冤家谷歌,開始調侃自己的時候,微軟這時又應該怎麼辦呢?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