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橋大學建築系主任弗朗索瓦一行參觀我館:這裡每一塊磚都充滿歷史沉重感

  3月25日上午,英國劍橋大學建築系主任Franois Penz(弗朗索瓦·彭茨)教授,計算機專家Sebastian Luetgert(塞巴斯蒂安),以及來自曼徹斯特博物館、新加坡國立大學的幾位學者在南京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魯安東教授陪同下,來到我館。張建軍館長接待了他們,並帶大家參觀了我館雕塑廣場及《南京大屠殺史實展》。

  弗朗索瓦教授直言,紀念館的每一塊磚都很有質感,充滿歷史的沉重感。他還在留言簿上寫道:“今天的參觀非常觸動我內心,希望戰爭不再重演。”

  張建軍館長(前排中)向弗朗索瓦·彭茨教授(右二)一行介紹紀念館

  01

  "每一個雕塑背後都有一個真實的故事”

  弗朗索瓦教授一行此次來南京,是參加劍橋大學與南京大學合作的英國藝術與人文研究基金重大項目“影像博物館空間”研討會,活動間隙前來參觀紀念館。

  張建軍館長向弗朗索瓦教授等學者介紹了紀念館的建築。他說,現有紀念館東西兩側,包括擴建後的紀念館、“萬人坑”遺址以及和平公園由華南理工大學建築設計研究院何鏡堂院士設計,突出遺址主題,以牆、傷痕、死亡之庭、祭奠庭院、燭之路等為建築元素表現特定的場所精神。

  他帶大家參觀了雕塑廣場,“這裡的每一件雕塑背後都有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走到一位母親臨死前給孩子喂最後一口奶的雕塑前,張建軍館長介紹說,這是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常志強一家的悲慘遭遇:“旁邊坐著哭泣的小男孩就是常志強,他的母親倒在血泊裡,身旁的小嬰兒還在吮吸媽媽的奶,等紅十字會人員來收屍時,看見母親和孩子已經凍在了一起。”

  在走到孤兒寡母在日軍飛機轟炸聲中逃難的雕塑前,張建軍館長介紹,這是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吳秀蘭和她的兩個女兒逃難的場景:“1937年8月16日中午,三架日軍飛機在中華門一帶上空轟炸。當時,吳秀蘭領著兩個女兒走在秦淮河邊,兩個女兒不幸被炸死,她本人左腿被炸斷,右腿被炸傷。”

  隨後,張建軍館長帶大家參觀了《南京大屠殺史實展》。期間,他特地帶大家看了吳秀蘭的銅板腳印。

  02

  “這裡每一塊磚都充滿歷史沉重感”

  弗朗索瓦教授表示,他此前曾多次來到南京,但此次是第一次參觀紀念館。他說,2002年曾讀過美國華裔女作家張純如的書《南京浩劫——被遺忘的大屠殺》,從中第一次瞭解了南京大屠殺歷史。

  參觀結束後,他坦言,“我很震驚,尤其看到雕塑廣場的雕塑,每一尊雕塑都呈現了當年人們受難的場景,讓我印象非常深刻。”他還說,在參觀《南京大屠殺史實展》時,看到倖存者照片牆上熄滅的燈,讓他感覺“有一種歷史的緊迫感”。

  英國劍橋大學建築系主任Franois Penz(弗朗索瓦·彭茨)教授

  學者們用手觸摸雕塑

  作為建築領域的專家,弗朗索瓦稱,“紀念館的每一塊磚都很有質感。”他說,“紀念館的建築在光線強烈對比中展現了歷史的沉重感。那些歷史照片、中外人士日記、倖存者證言等最直接的原始資料比那些渲染情感的形容詞令我更有觸感。”

  臨行前,弗朗索瓦教授在我館留言簿上留言:“今天的參觀非常觸動我內心,希望戰爭不再重演。”

  03

  “為‘家鄉人’拉貝救助中國難民而驕傲”

  25日上午到訪的6名外國學者中,有3人來自德國,是國際友人約翰·拉貝的“家鄉人”,還有3人分別來自希臘、馬來西亞和法國。

  德國人、計算機專家塞巴斯蒂安坦言:“作為德國人,參觀紀念館前,我甚至不知道我們國家的拉貝先生曾經在南京大屠殺期間,為了救助中國難民,做出了這麼大努力。我在參觀到有關拉貝先生的版塊,感到非常親切,也為我們國家的人能在南京大屠殺期間展現出人性的光輝力量感到驕傲。”

  塞巴斯蒂安先生全程拄著柺杖,堅持走完參觀全程。據瞭解,他幾周前遭遇車禍,腿傷還未痊癒,但他表示,“這次參觀很有意義,再困難也要堅持走完!”

  劍橋大學計算機專家Sebastian Luetgert(塞巴斯蒂安)

  同來自德國的女研究員Janina Schupp(詹尼娜·舒普)1987年出生,劍橋大學博士。她表示,德國人約翰·拉貝在戰爭期間幫助中國人的義舉令人感動,期待未來世界各地的青年人都作為國際和平志願者,加入到紀念館的對外服務中,為這段歷史的傳播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德國研究員Janina Schupp(詹尼娜·舒普)

  歷史深沉而厚重

  讓人悲憤,也使人清醒

  期待全世界各地的人們都來紀念館走走看看

  近距離“觸摸”這段歷史

  校審 | 李凌 趙伊漢

  編輯 | 俞月花 劉思宇(翻譯)

  攝影 | 蔡美婷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