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矛盾中,幾乎人人都有不足,蘇大強一家被“洗白”也是常理

  圖丨網絡。文丨萱小蕾(漠泱)。

  你關注我、我陪你愛

  ▼

  《都挺好》馬上劇終,眼見蘇大強開始醒悟,是在察覺自己身體不太對勁時,突然要立遺囑,要把心裡話對兒女們講一講。

  蘇明成跟妹妹蘇明玉,也早在前幾集就開始和解,一氣吃飯,蘇明成也幫妹妹打了一架,教訓了那些說蘇明玉壞話的人。

  而蘇母跟女兒明玉之間的問題和隔閡,也要通過留下的日記類物品來化解。

  很多觀眾開始叫喚這些“不討喜”的角色開始“洗白”,甚至有些人口口聲聲說不接受這樣的“洗白”,或是說“強行洗白”。

  這樣叫喚的人,也許一部分是深受了原生家庭的傷害,並且還沒有化解,或是還處在那樣的矛盾和傷害中。

  所以看這個劇時,看到那種偏愛兒子,冷淡女兒的母親時,會深有共鳴和同感,會感受到自己也不是一個人。

  同時,看到蘇大強那樣折騰人的父親和老人,有些覺得父母不好伺候不好將就的兒女,也會有同感和共鳴。

  當然,蘇明成那樣的哥哥或弟弟,從小到大欺負自己的形態,也是很多女孩子的同感和共同命運。

  因為還沒有原諒,還沒有得到道歉或解釋,所以不會喜歡劇中這同類型的人物去“洗白”,也就是切換成他們都是有原因有理由的“壞”。

  其實那些認為這些角色“壞”的觀眾,多半比較年輕,或是心中還有恨意,還有怨憤,或是正處在原生家庭的傷害中。

  所以他們還會直接分好壞,用壞去定論這一類的角色。他們壞嗎?其實也不能說是壞,只能說,他們性格有問題,有缺陷,表現有不足,做人處事上不完美。

  可是這樣的話,也許我們許多人都有這樣那樣的不足,只是有些不足,不會帶給人傷害和困擾,而有些人的不足,卻是傷害到他人,影響到他們,甚至毀掉他人。

  這劇中的一家,明玉算是最大的“受害者”,好在她遇到了貴人,也好在她能堅強,倔強,沒有認命,沒有被那樣的環境和父母家人影響成一個悲劇人物。

  她的成功,不光是事業上的成功,心理上戰勝那些傷害,也是一種成功。除了會有一些深藏在內心的遺憾和難過,有一些陰影和噩夢,為人處事上,她卻是個明理的,理性的,正常的,積極陽光,有愛有情又有原則的人。

  缺失的親情,是她心底的疼痛,所以她在努力讓自己過得更好。也許她曾經是想向那個家證明自己不是一個多餘的人,不是一個沒用的人,但後來她發現,在這個努力過得更好的過程中,她也真正感受到了自我價值。

  所以當她看到家人有困難有麻煩時,她也會不動聲色的出手相助,那就是血緣裡自然而然的親近感和責任感。又或者,當她年紀越大,就越能理解每一個人的問題和不足,理解他們那些常人不能接受的行為,看到他們那些行為背後的真正心理。

  比如蘇明成總是跟她過不去,其實也不光是喜歡欺負她,還有一個原因,是他其實也怕她,在她面前也自卑,覺得自己混的沒她好,還總要聽她鄙視自己啃老或沒用之類的話語。所以他總是想要先發制人,不想顯得自己在她面前一無是處。

  但同時,蘇明成也是個孝順父母的人,也是個疼愛老婆的人,工作上,也是個認真敬業的人,也是個仗義真實的人,不虛偽的人。只是他需要時間成長,只是被寵被溺愛過後,有一些還沒改掉的“後遺症”。

  而蘇大強,作歸作,心腸也不算壞,對朋友對兒女還是有愛的。要買房、也是因為他這一輩子都生活在老婆的管制下,老婆去世了,他想直起腰板做人,一時有點得意忘形,想著自己年紀也不小了,所以自私地想要自在生活。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盤,都有自己做得不好的原因,如果不與外人道,表面上看,就都是招人厭的。但凡要敞開心扉,彼此打動,解開心結,化解誤會,說清原委,正確表達自己的心理,親人們多半也能理解。

  相處不好,是問題,是傷害,但真的有什麼大事發生,一家人還是會站在一起,一致對外,自然而然的成為“一家人”。

  這也是很多家庭的狀態和心理,平時大家性格各異,相處未必能好。可是親人不是我們能選擇的,他是一開始就定好的。不像朋友,我們可以自己挑選,挑那些性格合得來的,三觀對得上的。

  但親人不同,我們可能聊不到一塊,可能看問題的角度完全不一樣,生活習慣也不同,於是衝突不斷,甚至互相厭煩。但是總有些時候,大家心底的那個血脈相連的地方被觸動,情感便奔湧而出,明白彼此無論怎麼吵吵鬧鬧,還真的就是一家人。

  當然,這裡說的,是那些沒有特別過分的矛盾,如果傷害實在深到不能原諒,那麼即使是家人,也一樣可以避開,逃離,再不往來。

  但是也會在某一天,彼此都成長,懂事,或者說一方真心知道自己錯了,真誠懺悔,求原諒,而自己也覺得放不下,也想要靠近或迴歸那個家庭,那就選擇和解。這樣的和解,有時候也是放過自己的一種而已。

  所以,親情裡,真的不存在什麼“洗白”和強行和解,因為能和解,對受傷害的那一方來說也是一種解脫。或許自己也有不對的地方,也有錯,也有什麼問題和不足,才招來這麼些家庭矛盾和衝突。既然都是過去的事,既然有人要道歉,既然沒有再繼續傷害我,那就選擇原諒他們。

  因為這也是一種放下,放過傷害過自己的家人,也是放下那個受過傷的自己。所以說那些有不足的家人能“洗白”、能做出改變,也算是一種安慰,是人之常情,是極自然的事。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