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1日,註定將成為中國歷史上悲傷的一頁

  

  爆炸的巨坑

  2019年3月21日,這一天,江蘇鹽城響水縣生態化工園區發生了一場巨大爆炸,這是2015年“天津港8.12爆炸”之後,中國發生的最為嚴重的一次爆炸事故;這也是近兩年中國發生的唯一一起“特別重大事故”。

  截至23日上午7時,爆炸事故已造成死亡64人(26人已確認身份,38人待確認身份),已救治病人中,危重21人,重傷73人。失聯28人。從危重和失聯人數來看,死亡人數仍有可能進一步上升。

  在公眾目光都聚焦“3.21響水爆炸事故”的當天,江蘇揚州一工地發生腳手架墜落事故,6死5傷。

  

  6死5傷丨江蘇揚州一工地發生腳手架墜落事故

  2019年3月21日13時46分左右,中航寶勝海底電纜項目主塔外牆噴塗粉刷作業腳手架發生墜落。經初步核實,截止當天20時30分,事故有11人涉險。

  事故示意圖

  21日當晚,涉險人員中有3人經搶救無效死亡。截至3月22日上午,涉險人員中又有3人經搶救無效先後死亡。目前,其他5名涉險人員傷情穩定。3月22日至23日,經對事故現場反覆排查核實,未發現其他涉險人員。本次涉事施工單位為中國建築第二工程局有限公司。目前,在部、省有關專家指導下,事故調查和有關善後工作正在有序進行。

  

  無獨有偶,又是在同一天,成都雙流機場發生鋼筋傾倒事故

  4死13傷(4重傷),成都雙流機場發生鋼筋傾倒事故

  3月21日下午,成都雙流大件路東昇段輔路一在建工地發生鋼筋傾倒事故據悉事故發生時有多名工作人員正在施工

  截至21日21:39分,由中鐵二局承建的成都雙流國際機場飛機滑行道橋項目鋼筋傾倒事故受傷人員中,有4名重度傷病情危重人員經全力搶救無效宣佈臨床死亡。其餘4名重傷、4名中度傷、5名輕傷人員正在醫院全力救治。事故原因正在調查中。

  

  在這三起事故之後的22日,湖南常長高速一客車起火致26人死亡 26死28傷︱高速客車起火!

  3月22日19時15分許,湖南常長高速公路上,一輛旅遊大巴突然起火

  據悉,該車核載59人,實載56人,其中乘客53人、司機2人、導遊1人。事故造成26人死亡,28人受傷(其中5人重傷),2名司機已被控制。受傷人員已妥善安排在當地3家醫院接受救治。

  事故現場的起火客車(3月23日攝)。

  事故原因正在調查之中。。。

  短短兩天內,發生如此多的事故,令人痛心!更值得我們反思!

  再次回到,3.21響水爆炸事故

  現有消息我們只知道爆炸物質為“”,至於如何而起還不得而知。此前有消息稱爆炸是工廠內送天然氣的罐車爆燃,引發了苯儲存罐導致的連環爆炸;但也有人對此否認,具體事故原因還要等有關方面做進一步調查。

  儘管事件的調查報告尚未出爐,但我們憑藉過往的經驗也大致能猜到什麼樣的原因所致:無非是某某設備監管缺失、某某人員違規操作或是操作失誤,某某區域違規使用明火等等。

  其實,這類危化品爆炸的發生都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和“突發性”,甚至大多源於一起看似毫不起眼的小事,事情發展的過程中更是多重偶然因素相互依存,進而引發了一系列連鎖的反應,最終導致關鍵環節出現重大問題,從而釀成一起巨大事故。

  比如“天津港爆炸”就源於瑞海公司危險品倉集裝箱內的硝化棉積熱自燃(溼潤劑缺失),從而引發倉庫大面積燃燒最終導致硝酸銨等危化品爆炸;“連雲港聚鑫生物爆炸”是因為保溫釜壓料過程中嚴重超壓造成物料洩露,摩擦產生的靜電引燃物料並引發裝置外側下方的成品精餾釜等爆炸;“臨沂石化6.5爆炸事故”更具典型,一輛液化石油氣運輸罐車在卸車作業過程中發生液化氣洩漏,正好值班室內有人違規使用電器產生火花,結果多方巧合之下,一場爆炸就此而生。

  鹽城「江蘇天嘉宜化工」這起爆炸震驚全國,網上一眾人等群情激奮,大家都在高呼嚴懲,從嚴從重處理。其實習近平主席和李克強總理都作出指示了,這次的處理力度一定是空前的,政府和涉事企業都將嚴懲一部分責任人員,同時,問責第三方安評、環評機構等也少不了。

  但是,僅僅這些足夠嗎?

  在我國,事故發生後媒體及公眾最普遍關注的便是如何問責,這導致事故調查更傾向於“問責式”、“平民憤式”的調查,所以我國的事故通報時間跨度較短,形式較單一,內容教訓不夠深刻。另一方面,網上很多的事故反思都是千篇一律的馬後炮或事後諸葛式的揣測,對於事故本身根本就是於事無補。

  不是說這樣的處理方式不對,相關責任人必須嚴懲不貸,這點毋庸置疑,但是在這之外,我們是不是要思考一些更深層次的問題:

  我們的安全管理制度是不是存在問題?

  就比如這起事件中,據說爆炸發生當天響水縣正在召開生產安全培訓,然而一邊正在熱烈培訓,另一邊就烈火沖天了;響水縣近幾年各項安全督導開展的也是轟轟烈烈,隱患整改問題也是一抓一把,然而如何狠抓落實的呢?還有,陳家港化工園區這幾年大事小事也沒少出,可為什麼這家企業還是能在眾人眼皮底下一路招搖,直到這樣一起特大事故的發生呢?

  其實,匪夷所思背後掩蓋不了的是血淋淋的教訓,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還是被我們不斷詬病的“形式安全“、“痕跡安全”亦或是“過場安全”。

  我們某些職能部門習慣將“安全督導”體現為文書檯賬,習慣將“安全檢查”搞成了皇帝新衣式的表演;與之對應,而我們的企業管理者也習慣將安全搞成“一張紙”和“兩層皮”,意即表面一套,背後一套;政府一套,企業一套;體系文件一套,現場管理一套。甚至還有人還大言不慚說:“安全工作就要虛虛實實,實實虛虛,一邊喊口號,一邊搞紙效

  在這樣一種荒誕背景下,最辛苦的就是基層安全工作者了,他們常居生產一線深知責無旁貸,也生怕出了亂子導致自身難保。然而現實中的各種會議、檢查、評審、培訓、考試可謂是讓他們“疲於奔命”,更可悲的是,每次出了事故還要“背鍋”。

  諸種亂象,就是“形式安全”的禍根了,當前很多企業都把安全搞成了這樣一紙臺賬,都認為這項工作就是做給上級看的“假把戲”,只要留痕和記錄就能免責了;某些職能部門也喜歡以這種紙面體系作為督導內容,認為只要“留痕”就能高枕無憂了;而且“形式安全”大行其道之下,最容易產生一些利益輸送和不法勾結。安全工作都能這樣搞,這該有多荒誕不經,亂象叢生的背後,事故能不發生嗎?

  事故面前,人命關天,惟願每個人都能睜開雙眼!

  

  安全工作,任重而道遠!

  

  來源:每日安全生產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