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祺瑞的悲哀:無兵可用,壯志難酬

  北洋大時代道德篇(二百三十六):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在北洋史上,北洋軍閥的大家長剛翹辮子那會兒,沒有哪一位角兒,能像段祺瑞這般更適合接下老頭子的衣鉢。不過這是一個爛攤子,且是個十足的燙手山芋。段祺瑞論威望、能力以及格局,自然比不上袁氏,不過強脾氣可比自己的故主大得多。民國五年,北洋舊部暗流湧動,但是敢明面上撂挑子的只有段祺瑞,連老頭子的面子都可以不給。所以別提什麼“馮四哥”亦或是“曹三弟”,至於吳佩孚這樣的晚輩,張作霖這樣的旁系,自然更不能入“段芝老”之眼。這位桀驁的“北洋之虎”,晚年能夠審時度勢懸崖勒馬,雖說大節不虧,但是崢嶸一生還是留下些許遺憾,最大的莫過於壯志未酬,那就是北洋軍南征折戟。

  其實,這也是段祺瑞的悲哀。雖然也威名赫赫的皖系軍閥扛纛人,卻苦於無兵可用。畢竟自己沒兵,僱人看家護院可以,但僱人打仗,尤其是具有遠大目標的武力征伐,不靠譜。段祺瑞也忘記了一點,在他繼位之後的北洋軍,早已今非昔比,軍人倒還是軍人,除了幾個有野心的,卻沒多少人樂意打仗了。有地盤的,佔住地盤刮地皮,沒地盤的,也佔住一塊地盤刮地皮,再加上販賣煙土,哭窮中樞什麼的,大家日子都過得挺滋潤。手裡的兵,無非是自己和家人,包括親戚什麼的刮地皮的本錢,不是用來打仗的,也打不了什麼仗,最大的作用在於裝點門面的花花架子。

  即便是留日的士官學校的畢業生,平日在家,也是不喜戎裝愛袍褂,馬也不會騎了,轎子也坐上了,姨太太娶了一房又一房。還有的,大煙癮十足,“大煙炮”不燒上幾個,漫說打仗,就是吃飯都不肯。上前線開拔,士兵在地上走路,北洋軍將領卻坐轎子。段祺瑞的成名之戰,號召北洋袍澤教訓張勳,是因為這位“辮帥”孤軍深入,而且只有五千人,眾寡過於懸殊,穩賺不賠,而且仗根本不會真打,況且段祺瑞肯花銀子,好處多多,虛晃一槍,就可以邀功請賞,這麼便宜的買賣,不做白不做。但是,段祺瑞意欲武力南征的抱負,眼前有陸榮廷手下的粵軍,還有譚延闓的湘軍,遠一點還有唐繼堯的滇軍和熊克武的川軍,都是一群能折騰且喜歡扯旗放炮的角色。

  然而仗要真刀真槍地打,士卒一排排地倒下,可不是鬧著玩的。所以,第一批隨著段祺瑞心腹傅良佑入湘的兩個主力師,其中的一個王汝賢師,就是剛剛討伐張勳時的馬廠誓師的主力第八師,這個師長,還是段祺瑞從原師長李長泰手裡奪過來,賞給王汝賢這個原來的旅長的。然而,這個師跟另一個範國璋師一道,入湘之後,碰到點困難吃了點小虧,就罷兵休戰,不肯打了。不是段祺瑞沒給錢,餉是加倍發的,但錢是老闆的,命是自己的,命要緊。

  王汝賢還是段祺瑞的學生,全不顧老師的知遇之恩。說不打,就不打,所以傅良佐的“湘督”沒有做成,第二撥開赴前線的北洋軍主力,是曹錕所部第三師和張敬堯的第七師,餘下的還有被部下從山東趕出來的張懷芝所部,江蘇李純手下的雜牌軍張宗昌所部,寄人籬下的張勳舊部等。這些人中真想打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曹錕,一個是吳佩孚,這是因為段祺瑞手下的策士徐樹錚,許願曹錕副總統之職,然而隨著能打硬仗的吳佩孚,沒能得到論功評賞的應得犒勞,段祺瑞麾下再無可用之兵,南征也成為一廂情願的黃粱一夢。

  參考資料:《菜根譚》、《北洋軍閥統治時期史話》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