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醫割掉18只犀牛角,藏著絕美的愛心:想保護它們,竟然必須先“傷害”它們

  點擊上方 ▲ 藍字 關注訂閱 揹包旅行

  歡迎轉發到朋友圈

  今天看到了觸目驚心的一幕。

  一群人將一隻犀牛控制住,殘忍的拿起電鋸割下它的角。

  

  為什麼沒有人阻止?

  這些人都是誰?

  不知道這是犯法的麼!

  

  一連串的疑問在心頭生成,看不到那隻犀牛的表情,但是應該真的很疼吧,心裡蠻不是滋味。

  這群人其實是獸醫。

  長期以來,犀牛頭上的角既是它們的防身武器,也不幸成為最讓偷獵者垂涎的獲取目標,造成種群數量急遽下降。

  這群獸醫就是在南非的一個野生動物公園展開“合法割除犀牛角”行動,以保護犀牛免受偷獵者的殺戮。

  沒了牛角的犀牛,對偷獵者來說失去了經濟價值,被獵殺的概率會降低很多。

  看著心痛,但又無奈,誰能想到保護它們最好的方式竟然是先“傷害”它們。

  當他們從一隻大犀牛的牛角根部鋸開時,眼前的橫切面驚得他們說不出話來:在乳白色的犀牛角中心,竟嵌著一個超美的深色“心形”。

  無情的傷害了你,你卻依舊用愛回饋世界,如果這個世界的人都像你一樣善良,該多好...

  曾經看過這麼一句話:我以善良待這個世界,希望今後世界可以溫柔待我。

  現在看來這個要求似乎有些高了,不求熱情的回報,但求世界少一絲冷漠,便足矣。

  2018年3月20日,蘇丹去世了,享年45歲。

  曾經,它是這個世界上最出名的犀牛,也是世界上最後一頭雄性北方白犀牛。

  ▼

  江一燕撫摸過它

  ▼

  姚明看望過它

  為了保護它,24小時都有人持槍在它周圍,因為它肩負著整個北白犀種群最後的希望。

  蘇丹走了,這個種群只剩下一對無法自然生育的母女。不過短短百年間,我們把一個在地球上生存了5000萬年的物種推向了滅絕。

  蘇丹去世後,很多人都沉浸在悲傷當中無法自拔,可是當它們還在的時候,遭受的都是怎樣的待遇呢?

  曾經在法國的索裡野生動物園發生了一起聳人聽聞的犯罪事件——一夥偷獵者闖進動物園,射殺了白犀牛Vince並割走了它的角。

  (被射殺前的Vince)

  Vince當時只有4歲。

  偷獵者闖進了動物園,現實對著它的頭部開了兩槍,接著用鏈鋸切斷了它整隻角...

  然而這麼殘忍的事情並不是第一次發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管多麼用心的保護都抵不過他人的“別有用心”。

  所以為了保護這些犀牛,捷克的一家動物園表示,要將園內18只犀牛的角全部都鋸掉。

  只有你失去了“利用”價值,你才能安然無恙。

  (獸醫在工作)

  獸醫會將犀牛麻醉,用鏈鋸除去它們的角,並銼去鋒利的邊緣。

  去除犀牛角不會對它們的健康造成永久性損害,角最終還會長回來。

  (動物園切的)

  (盜獵者無情的傷害)

  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人冒著生命危險去獵取犀牛角。

  因為它每公斤價值54,000至60,000美元,犀牛角比黃金或可卡因還昂貴。

  

  

  有人說它具有藥效,可以壯陽,也有人說它是一種超級維生素,可以治百病還有人說犀牛角是一種象徵,代表著高貴和地位...

  

  (查獲的犀牛角)

  這些沒有依據的說法裡只有一個字是對的,那就是“貴”。

  物以稀為貴,按照現在這麼獵殺下去,犀牛可能真的要成為過去式。

  你們知道為什麼犀牛角可以在2-3年內長出來麼,因為它的兩角由角蛋白形成(這種蛋白質是構成羊毛、羽毛、鳥嘴和馬蹄的基本成分)。

  通俗點說就是犀牛角的成分和人類的指甲蓋沒什麼區別!

  

  那些把犀牛角“供”起來的人,不覺得自己很可笑麼?

  那些把犀牛角當成“神藥”的人,不覺得自己很無知麼?

  

  這個時候,又想起了“蘇丹”,那隻白犀牛。

  它和媽媽分開的時候,才只有兩歲...

  那天,風和日麗,它和媽媽在草原奔跑,無憂無慮。突然一輛卡車衝了進來,卡車上的那些人每個都拿著長槍和套圈,專門捕捉年幼的動物。

  因為人類所謂的“野生動物園”有足夠的噱頭,有足夠的野生動物。

  就這樣年幼的蘇丹和媽媽分開了,和它一起的還有幾十個無家可歸的夥伴。

  它們從那時起,大半的生活都是生活在牢籠中,供人們觀賞。它們的一生不是自己活出來的,而是被安排好的。

  吃的,喝的,用的,就連自己的另一半也是人類幫忙挑選好的。

  聽著很心酸,但是跟那些被捕獵者獵殺的同類相比它們又是幸運的。

  失去了自由卻保住了性命,真的是既可笑又可悲。

  

  後來白犀牛的數量日益減少,動物園除了給蘇丹安排了“保鏢”外,為了保護它也割下了它的角。

  最後,因為“衰老綜合症”帶來的一系列器官退化,和後腿加重的皮膚潰爛,當時蘇丹的病情急劇惡化,為了減少它的痛苦,經過多方協議,對它實行安樂死。

  蘇丹的離去是很多人都不願意看到的,尤其是那些日夜照看它的人。

  我們無法感同身受那種離別之苦帶來的傷痛,但是將心比心,他們失去一個多年的朋友,而我們卻將再也無法看到北方白犀牛,這也是人生的一個遺憾啊。

  蘇丹去世後,世界野生動物救援協會CEO說:“我們只希望,世界能從失去‘蘇丹’的不幸中得到教訓,採取一切措施停止犀牛角的所有貿易。”

  理想是美好的,但是現實是殘忍的,如果所有人都有人性,我們也不會經歷這麼多的永別。

  

  ▼

  白鰭豚告別了我們

  ▼

  中華穿山甲基本已經找不到了

  ▼

  東部美洲獅

  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

  這樣的離別真的太多太多了,每年都在發生,我們甚至都不能預想下一個滅絕的會是誰...

  (瀕臨滅絕的動物)

  看《蘇丹,最後的犀牛》這部紀錄片的時候,有個評論看得我心頭一顫:

  去了另一個地方,所幸你並不孤單,白鰭豚,渡渡鳥,袋狼,北美旅鴿,臺灣雲豹......還有你的家人都會陪你,對不起啊...

  對不起啊,以這種方式認識了你,對不起啊,沒能保護你。

  也許你會覺得這一切離自己很遙遠,但是這一切卻又那麼近。

  曾經有人畫了一組圖,主題是人類和動物互換身份,看過之後很多人都被嚇哭了...

  ▼

  當自己變成皮草

  披在動物的身上

  ▼

  當自己成為別人

  砧板上的食物

  ▼

  當自己成為

  房間中的掛飾

  ▼

  被當成寵物

  栓養著

  看似恐怖,實則諷刺。

  都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給出去的,都會悉數回來的...

  想一想惡劣的氣候,想一想地球上不正常的反應,看似沒有關聯的東西其實都息息相關。

  這次是北方白犀牛,下一次又會是誰呢?

  商務合作QQ: 61618036

  嗨!你還 在看 嗎?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