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舉考生若是用上這種作弊手段,基本上是一考一個準很難落榜

  從一定意義上而言,一部科舉史可以說是一部作弊與反作弊的歷史,就是少數人挖空心思實施作弊與制度設計者絞盡腦汁防止作弊互相較量的歷史。為了保證科舉考試的公正與公平,統治者力圖把科場條規做到密不透風,滴水不漏。而少數不法考生受到科舉魔力的誘惑,無孔不入,舞弊的手段可以用千奇百怪來形容。

  科舉考試中作弊的手段儘管很多,但無非就是三個主要途徑,即代考、夾帶和通關節。代考是讓他人做槍手代替考生考試,夾帶是攜帶一些與考試相關的資料進入考場抄襲,這兩種情況在明清科舉中時有發生,但總體而言在制度上還可以很好的遏制。只有通關節防範的難度最大,也是統治者最頭疼的作弊手段。

  “關節”就是考生和考官或者考場工作人員在考試前約定的暗號。這個暗號一般是幾個特殊的字眼,可以是幾個虛詞或相同的字,也可以是生僻字。如“也”“歟”“哉”“矣”等字。考生和考官有時不僅僅是約定用什麼字,還會約定這些特殊字樣出現的位置,比如說在開頭的第幾行,第幾個字。考官只要找到跟自己通關節的試卷,哪怕文章寫得語無倫次,也會給人打人情分,儘可能地幫忙錄取他。

  萬曆十年(1582年)沈懋孝擔任應天鄉試副主考,他就跟多名考生通關節,其中有一個叫王尚行的考生送給他一千兩銀子,並確定了關節。這次江南鄉試結束,王尚行果然被錄取為舉人,排在第二十七名。

  清代科舉制度更加嚴密,可要是想杜絕通關節實際上難度也很大,因此這類事情經常發生。道光時期就出現了一個十分有趣的故事,兩江總督李星沅的第七個兒子李佛翼準備參加湖南鄉試,他打聽到這次朝廷欽派來湖南擔任主考官的是張某,而這個人是他父親的老朋友。

  為了能考中舉人,李佛翼決定趕到長沙拜見這位考官。這位姓張的考官為了避嫌,邀請與他一起從北京來的副考官一起接見李佛翼。三人在閒談的時候,張某問李佛翼:“你常作詩嗎?”李佛翼很謙虛地回答說:“正在學著寫,寫得不好。”這個時候,張某取出水菸袋,手指著水菸袋說:“這很好,寫詩很好啊!”

  李佛翼知道張某是在暗示他,在第一場的試帖詩中用“水菸袋”三個字,也就說,“水菸袋”就是他們約定的字眼。於是,他會意地朝張某使了一下眼色,在座的副主考官一點也沒有察覺到,這種通關節的方式真是做的天衣無縫。

  李佛翼回到家後,有些得意忘形,忍不住對自己的妻子左氏說:“我這次鄉試必中無疑!”妻子並不相信,科場競爭如此激烈,誰都難說有一定考中的把握。見妻子不信,李佛翼為了顯示自己的能耐,他將通關節一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她。可李佛翼沒想到的是,左氏回孃家,將李佛翼通關節的事情又告訴了弟媳,弟媳又把這個祕密告訴了自己即將參加鄉試的丈夫。

  湊巧的是,李佛翼這個小舅子口風也不緊,他又告訴了另一個考生。這樣,除了李佛翼之外,“水菸袋”通關節的祕密至少還有兩個參加考試的秀才知道。到了鄉試的時候,三個秀才都在寫第一場試帖詩上毫不猶豫地用上了“水菸袋”三個字。

  等到閱卷時,身為主考官的張某十分關心寫有“水菸袋”的試卷,他找了很久,終於發現一份試卷上寫有“堤畔一帶含煙柳,映入池中水色清”一句詩,其中有“水煙帶(袋)”,他想這肯定是李佛翼的詩,就給他打了人情分,滿以為這次可以對得起李佛翼的父親了。

  可是,張某接著閱卷時,又發現了一首詩,“偏舟一葉虹如帶,煙波萬傾水天長”,也有“水煙帶(袋)”三個字。張某心裡想,莫不是有人偶然雷同,也用了通關節的字眼,於是又給了這份試卷打了人情分。

  然而沒想到的是,不久他又發現了一份試卷上有兩句詩,“春江水帶煙雲月,兩岸山林一畫圖”,也有“水煙帶(袋)”三個字,張某被搞迷糊了,他覺得再也不能給寫有“水煙帶”三個字的試卷打人情分了,於是將這份卷子淘汰掉。

  真是無巧不成書,錄取名單公佈後,滿心歡喜、趾高氣揚的李佛翼在榜單上怎麼也找不到自己的名字,他只好垂頭喪氣地回到了家中。後來他才知道已經考上舉人的小舅子和他朋友在考場中寫的詩文上面有“水菸袋”三個字,他這才意識到是自己洩露了關節,只好打落牙齒往肚裡吞了。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