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身兼詞人和皇帝兩重身份,所創作的詞膾炙人口皇帝卻當得窩囊

  作為獨領風騷的詞人,李煜的才情讓後世無數文人盡折腰,上至文人雅士,下至山野村夫,無不為他的詩詞動情。可作為後唐之主,李煜在政治上卻不是一個合格的帝王,將國家拱手讓人,連自己也成了俘虜。上天賦予了他兩個鮮明的人物特色,卻也被命運無情的捉弄。

  南唐共有三位君主,李煜是最後一個,故稱為“後主”。他繼位時,正值天下大亂,這個從小不問世事的李煜根本不瞭解政治,更不知如何安邦定國,只能偃武修文,躲在文學藝術的世界裡,偷得片刻的歡愉。治理國家李煜是外行,可在詞學創作上,卻稱得上是一位君臨天下的“千古詞帝”。

  詞是從唐末才開始流行的一種新的文學體裁,到了北宋才真正發展到與詩媲美的境界。在李煜之前,佔據詞壇主流是花間詞派。所謂的“花間詞”,是以詞集《花間集》得名的,其內容主要是離愁別緒、閨情綺怨,題材較為狹窄,而且詞風崇尚浮豔,有些甚至是低俗。因此,詞最初並不被士大夫們所喜愛,主要供戲子歌唱,替人消遣。

  自李煜起,詞的境界變得開闊起來。國學大師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給過李煜一個很高的評價:“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憐工之詞而士大夫之詞。”事實上,李煜的詞風轉變也有一個過程,起初也不乏吟風弄月、無病呻吟。

  到了開寶八年(975年),曹彬的大軍攻克了金陵,李煜不得不出城投降。這對於一個君王來說是莫大的恥辱,正是這種人生經歷讓他的詞風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他的後半生都沉浸在這種亡國之恨的情緒中不能自拔,一首首動人心魄的詞便這樣誕生了。關於亡國之恨,李煜的這首《破陣子》最有代表性: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干戈?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

  這樣的詞在李煜之前是從未出現過的,只有經歷過滄桑鉅變的人才能道出其中不為人知的滋味。正所謂“詞窮而後工”,“國家不幸詩家幸”,政治上的失意恰恰成全了李煜在文學上的巨大成就。

  《虞美人》被認為是李煜的巔峰之作,堪稱膾炙人口的千古絕唱,其詞曰:“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春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欄玉砌今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遺憾的是,當李煜創作出這首千古絕唱後,也意味這他的生命將就此畫上句號,他被宋太宗趙光義賜酒毒死。開寶八年(975年)南唐滅亡後,李煜被俘押回北宋都城汴梁,封為違命侯,過著苟延殘喘的生活。太平興國三年(978年)七夕,李煜和妃子聚會慶祝自己的42歲生日。回想起以前身為帝王時的幸福時光,不由一時情動於中,寫下了這首《虞美人》。

  詞中李煜對故國的哀思讓宋太宗大為惱怒,懷疑李煜心存復國之念,他派人賜毒酒給李煜,可伶這位千古詞帝就這樣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李煜在位期間,既沒有豐功偉績,也沒有造福於民,基本上是一位被寫詞耽誤的皇帝。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