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的霸主城市,短短20年就被上海取代,根本原因大揭祕

  1906年,有近20萬的廣東人在上海紮根生活;民國時期上海最潮的幾家百貨公司:先施、大新、永安等,其老闆都是以前廣州府香山縣人。

  這個現象就有點耐人尋味了,要知道自從秦代建城開始,廣州兩千多年以來一直都是對外貿易的重要港口,在清朝前期更是達到了巔峰,是當時的全國經濟霸主,有著“天子南庫”之稱,是清朝皇帝的錢袋子。

  可自從1842年上海開埠以來,才短短20年都不到的時間,廣州這個昔日的霸主就被曾經一個不知名的小漁村給替代了,變化是真快呢。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的這一系列變化呢?我們接著來看。

  其實廣州在清朝之前的海外貿易地位並非是獨領風騷的,當時還有寧波、泉州、杭州等城市與其瓜分這塊蛋糕。一直到了乾隆二十二年,也就是1757年,清朝關閉了其他的通商口岸,唯獨留了廣州一城,原本可以從上海、寧波、福州等地出口的貨物,全都被限制在了廣州出口,硬生生給廣州帶來了巨大的人流、物流、資金流。從此廣州城開啟了它此後100多年的經濟霸主地位。

  這樣的霸主地位,完全就是因為政府的干預,鴉片戰爭一結束,“一口通商”這個政策就被強制取消了,廈門、寧波、福州、上海也紛紛獲得了對外貿易的權利,被政策壓制的對手迅速崛起,而這其中又以上海優勢最大。

  上海位於長江出海口,腹地擁有四川、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浙江等一大批經濟較為發達的省份,有著巨大的物資出口需求;而且依靠著長江水系的密集水網,這些地方的物資完全可以順流而下,匯聚到上海,從而進入東部更為廣闊的太平洋。長江內河段的漢口、九江等城市又陸續被開闢為了通商口岸,這些城市又因為航運的關係,和上海緊密聯繫在一起,於是乎,上海就這樣成了長江流域城市的扛把子。

  而反觀此時的廣州,其本身並沒有多大的地理優勢,所處的嶺南地區本身就比較封閉,而它的經濟腹地則主要就是兩廣地區,廣西地區的手工業和經濟作物種植都不算太發達,沒有多大的出口需求。當時廣州外貿出口主要依託的茶葉、絲綢、瓷器等又主要都集中在長江流域,你說是從長江流域直接經上海出國門方便,還是從長江流域到珠江流域再到廣州出國門方便?

  這是廣州和上海的競爭,可以說是外部鬥爭吧,廣州直接就輸了。與此同時,嶺南地區的內部鬥爭中,廣州的地位也岌岌可危,因為香港和汕頭兩大巨頭也正在逐步成型。

  香港在被割讓給了英國之後,被其視為了亞洲貿易的重要樞紐,是英國人的重點打造對象,當時東莞、惠州乃至廣州附近地區的貨物都會從這裡出口;而汕頭位於粵東,是韓江、榕江、練江三江的出海口,粵東、閩西南、贛南地區都是其經濟腹地,再加上潮汕地區眾多的華僑資源,使其在東南亞貿易中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至此,廣州的對外貿易開始一落千丈,先是被上海趕超,後又被天津趕超,甚至一度還曾被漢口、大連、青島等港口城市趕超,從昔日的霸主淪為了二流貨色。

  這是自然環境所造就的影響,無法避免的,同時還有一個影響因素我們也應該看到,那就是人才。乾隆年間,原籍屬於福建的“十三行”行商,因為“一口通商”的政策紅利來到了廣州,上海開埠之後,熟悉海外貿易的廣東籍洋行們也蜂擁來到了上海,這些人憑藉著多年從事海外貿易的經驗,直接就幫上海嫁接起了與海內外連接的橋樑。

  而此時的廣州,則在一波又一波的革命運動中舉步維艱。

  廣州可以說就是靠著清政府的庇護才得以發展起來的,就大環境而言,不管是腹地的經濟,還是交通環境,以及對人才的吸引力,廣州都比不過上海,所以隨著時代的發展,它的霸主地位被上海所取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過廣州畢竟是一座有著兩千多年外貿生意歷史的城市,商業底蘊深厚,這些年來奮起直追,直接就幹到了全國第三的位置,雖說怕是難以再重回昔日的巔峰,但靠自己努力取得今日成果,還是值得欽佩的。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