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過這麼多年,還是遇到了你

  對我最大的愛,是轉發出來

  如果你們有在follow我們,應該還記得上次說《綠皮書》那會子的事→天嚕,《綠皮書》是什麼甜寵浪漫愛情喜劇~~~

  我說隊友早看過了《波西米亞狂想曲》,說好看得一比吊糟,心潮澎湃蕩氣迴腸。我說那我就也去看看,但是我怕我聽了裡面的歌沒有反應。他說怎麼會,那都是耳熟能詳的歌!

  我當時還以為那是他粉絲濾鏡太厚,粉圈思維侷限性,認為世界上不會有人不認得我家愛豆,除非ta住在山洞裡。

  不怕你們笑話,搖滾樂這塊兒還真的是我的知識盲區,除了真的特別特別特別有名的頂級名曲之外,知道皇后叫皇后,涅槃叫涅槃,小紅莓叫小紅莓之外,我還真的就沒什麼儲備了。

  我一度還疑惑就是既然《搖死你》(《we will rock you》)和《我們是昌平人》(《we are the champion》)那~~~~~麼那麼那~~~~~麼有名,真的是個看過電視的人都應該聽過的歌吧,那為啥不直接用這倆歌名隨便一個當電影名字?特別是搖死你,一看就知道說啥的,為什麼找《波西米亞狂想曲》

  這是啥?如果不是到處都有科普,我搞不好以為是講波西米亞風或者古典樂的。

  好了我知道我是弱智你們先不要笑……

  直到看電影之前我都是蒙圈的,後來在電影院看到男主佛萊迪在創作,鋼琴聲剛剛出來,我就生理反應一樣地跟著唱了:

  

  good bye,every body……

  然後我才反應過來,TMD原來這就是《波西米亞狂想曲》

  我一直,一直以為這是《媽媽咪呀》(是的這部我也沒看過,神不神奇)裡的歌,因為它的副歌不是有歌劇腔,還有一段一直在唱“Mama mia, mama mia”嘛……

  還有那一段“Galileo~”,我以前也一直以為是“哈利路亞”……

  我真是被我的智障可愛到了

  我的思路是這樣的,《媽媽咪呀》是一部歌舞劇電影,雖然我沒有看過,但也知道它很好,那麼它有一首好聽的BGM(我意識裡的《波西米亞狂想曲》)是多麼合理的安排!

  (搖旗吶喊,真的很好聽啊,我對這首歌的背景一無所知也覺得好聽,就是單純好聽,字面意義的好聽,好聽!)

  看完當然是完全get了為什麼要以這首歌當做電影名字,它不僅是樂隊代表作,躋身世界各大頂級音樂排行榜並且常年名列前茅,它更是主唱弗雷迪本人的BGM:

  Is this the real life ,Is this just fantasy

  這是真實的人生,還是夢幻一場?

  很多樂迷非常憤怒,因為內地版的電影把很多非常關鍵的情節給剪了:男主跟未婚妻坦誠自己是gay,女裝MV,跟同性愛人的親吻,包括他告訴樂隊其他成員自己得了艾滋也被消音了。

  不得不說這些真的直接導致有的劇情很奇怪,他跟未婚妻分得沒頭沒腦,為啥未婚妻就要說一句“你的生活會變得很艱難”。

  (未婚妻真美啊,真美啊,真美~~~啊~~~~)

  還有後來成為他真愛的Jim,倆人突然就坐沙發上聊起來了,後來我又在電腦上二刷才知道是他摸了人家屁屁結果被懟了,然後追著人家要請喝,這才有了以後。

  嗯倆人還親親了~~

  當然內地版的把一切不可說全刪了,這顯然讓珍視弗萊迪的歌迷不滿,因為這種刪減意味著我們的官方還不能承認一個完整的弗萊迪,而不完整的弗萊迪,其實也就喪失了他無數可悲可嘆可愛可敬的閃光點。

  我們為什麼只能接受一個人的優秀,卻要刻意無視他真實的全部?

  可我必須大聲嗶嗶,刪了又如何,不懂的人本來也不會去看,可看懂的人,即使刪了那些不可說,也能瞬間領會。

  樂迷眼中如此被閹割的故事,已經足夠讓人熱淚盈眶心潮澎湃,主唱本人的真是故事想來更比電影震撼十倍百倍,這些通過電影讓我這樣不懂搖滾樂的人知道並欣賞,已經是很好的途徑了不是麼?

  要知道在當下的環境裡,這部片能上映也就是成功了吧。至少騷斷腿的這段就還在啊~我今天淨單曲循環這首了。

  這部在內地的票房應該不會太高,比不過《綠皮書》幾乎是肯定的。

  我看完之後把本片跟《綠皮書》仔細比了一下,覺得《綠皮書》在故事性和接受度上,確實比《波西米亞狂想曲》更大眾化更容易引起人們的興趣。像之前《綠皮書》在內地的票房很不錯,很大程度上不是因為它的題材,而是因為它足夠好看好玩,不那麼說教也不那麼沉重。

  還有真香和炸雞~

  何況內地本來也就是歌舞片的墳墓,前一部有影響的歌舞片還是《愛樂之城》,可能必須要動用奧斯卡的影響力才有相對多的人願意看。雖然看了都說好……

  但我其實私心還是偏向《波西米亞狂想曲》一點,我承認博士&司機的組合非常好,但弗雷迪這個人的魅力,還有音樂的潛移默化,真的太難以抗拒了。

  對於我這樣的普通觀眾來說,那些歌都是真的耳熟能詳的,啊原來這是你們寫的,啊原來這也是你們寫的。

  聽到“love of my life”的時候,我說,啊,這不是道明寺失戀了的歌麼~~我基友實在忍不住了:

  

  快閉嘴吧土鱉。

  很多歌迷抱怨說想象中跺腳合唱的熱烈場面並沒有出現,大家都安靜如雞,感覺好尷尬。可是我這裡看到rock you和champion 的時候大家還是騷動了一下的。

  在我們這樣偏遠的羞澀的小縣城,這就是已經是嗨起來了~~~

  電影幾乎完美重現了當年的人物和場景,無論是主唱還是隊員,服裝還是場面,雖然歌迷表示真實的牙叔是要更壯一點的,電影版的太瘦了,我還是覺得已經夠好了,不用那麼完美。

  拉米·馬雷克已經做到了他可以做到的最好,他高度還原的模仿讓觀眾貼身感受到了牙叔的魅力,那一口小齙牙都顯得那麼可可愛愛。

  細節地方不那麼像也沒關係,畢竟我們不是要複製粘貼一個完全相同的弗萊迪,而是想呈現一個偉大樂手的一生,用他自己的話說,我不是明星,我是個傳奇。

  所謂傳奇,除了那些至高的榮耀,奇特的經歷,還有他的至暗時刻,無時無刻不圍繞著他的孤獨和痛苦。

  “國家不幸詩家幸”,“窮而後工”是文藝界的定律,人生順遂往往就意味著創造力的匱乏,而痛苦和血淚似乎可以造就完美的藝術作品,卻會更深更快地摧毀藝術家本人。

  (兩位傳奇本人的同框,牙叔36,MJ才24~忽然想要是倆人一起唱《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會是什麼樣的驚人效果)

  真正的藝術家其實是不能用普通人的“三觀”衡量的,人們對他們的要求也會寬容很多,但這並不意味著命運會放過他們。嗑藥會損耗他的健康和心智,生活混亂會帶給他無法治癒心靈創傷和傳染病,一切也是公平的。

  就像他唱的:

  

  我已經付出了代價,我已經接受了懲罰。

  弗萊迪在最後live aid上唱《波西米亞狂想曲》,聽到“生活才剛剛開始”,“再見了各位,我必須走了”的那一段,我難過死了,對他來說生活本來不必這樣不是麼?

  他在最後live aid上唱《波西米亞狂想曲》,聽到“生活才剛剛開始”,“再見了各位,我必須走了”的那一段,我難過死了,對他來說生活本來不必這樣不是麼?

  他有那麼多值得留戀的人和事,音樂,舞臺,愛人,朋友……在醫院裡的那個患者看到他,那聲“A~O!”既心酸又震撼。

  他激勵了那麼多人,早就是一個傳奇,於是直到最後也不能容忍自己接受同情的目光,即使是離開,也必須蕩氣迴腸。

  在霍金去世的時候,我跟很多人想的一樣,縱然看不懂他的任何理論,能跟這樣偉大的人生活在一個時代,已經是極其幸運的事。

  在電影最後看到那場空前的live aid時,我就又想到了這些,王勃說“童子何知,躬逢勝餞”,我沒能“躬逢勝餞”,但即使只是時隔多年以後在屏幕上看到了復刻的版本,也覺得震撼和澎湃。

  回家以後我又把當年真實的現場翻出來刷了兩遍,對於我來說這也是空前的了。看牙叔在舞臺上的風騷走位,跟觀眾更嗨地互動,想到這時候他已經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那是比看電影更傷感的體驗。

  真的厲害,身體已經那樣了,聲音還能那麼好。大衛鮑依說弗萊迪是能把觀眾握在手心的人,實在不算溢美。

  很多事有一種冥冥之中自有定數的感覺,儘管從前那麼長時間,我都沒能正式接觸過它們,可一旦遇到了就感覺是傾蓋如故,一切都那麼自然舒適,那麼妥帖,好像已經認識了很久。

  弗萊迪後來終於找到愛人Jim的時候,抱怨說你知不知道全倫敦有多少Jim hutton,Jim傲嬌回答,我不想你那麼容易找到我。

  錯過那麼久,他們也還是重逢了。

  然後倆人就手拉手去見父母,感覺被秀一臉。

  這段能播出來我覺得就是官方的仁慈了……

  Jim跟Mary一起站在後臺看著弗萊迪演出,他們那樣的眼神才是充滿溫柔的愛意的眼神啊!

  基友悄悄跟我說,他們倆這就是于謙老師說的,乾姐們兒吧……真是滅嗨能手啊。

  (是Mary老公給我截了不好意思嘻嘻~)

  我心裡其實一直是疑惑的,但看到影評還是哪裡篤定地說無論戲裡戲外,那個經紀人都跟他只是合作關係而已,我就放心多了。

  弗萊迪這一生很短,但他已經活成了一個他想要的傳奇,他享受了財富名譽,經歷了悲歡離合,他把最鍾愛的事物做成了事業,位於世界頂端。

  他的人生遠比電影中的更精彩,也更復雜,那些真實的陰暗,是電影不適合展現的。最後的幾年裡他被病魔纏身,形容枯槁,只能用厚厚的脂粉掩蓋。

  真實的弗萊迪在1987年才被確診,沒能像電影裡那樣在1985年就留下謝幕前的高光演出。他病入膏肓的時候還是迫不及待要寫歌唱歌,可在正式公佈自己病情的第二天就匆匆去世,無論如何也是充滿遺憾的。

  他顯然不是完美的人,電影已經如此美化都能得出這樣的結論,想來私下有很多時候非常混蛋,可這一切在他去世之後也都不再重要。

  他的墓碑上留下的文字,應該是他最想讓人們記住的與他有關的內容吧:

  FreddieMercury

  佛萊迪·摩克瑞

  Lover of life singer of songs

  熱愛生命的歌者

  1946-1991 live life to the full

  1946至1991,享受生命直至最後一刻

  
真的,是個傳奇。

  為了演好弗萊迪,拉米·馬雷克把live aid的視頻看了有幾千遍,影帝拿得一點都沒毛病。

  可以對比一下,除了像素上有點區別,其他真的精準到了腋毛。

  智障我已經弄混了好幾次~~

  女俠鵺話原創

  歡迎勾搭,歡迎轉發

  轉載要提前告知人家~

  

  女 俠 鵺 話

  一個不求上進的公眾號

  好看就鼓勵一下下嘛~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