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革裹屍的他,人奇結局亦奇,因為貪吃身敗名裂30年

  吃,可謂稱得上是人生的頭等大事。

  對有些貪吃的吃貨來說,面對美食甚至可以付出一切。

  晉代有位京漂張翰,有一天在秋風中突然情感奔湧,連嘆:“秋風起兮木葉飛,吳江水兮鱸正肥”。嘆完氣,立刻回老家吃菰菜、蓴羹、鱸魚去了,結果因擅離職守被除名。

  春秋時期的公子宋,參加國宴時對一鍋鱉羹望眼欲穿,但國君偏偏沒分一碗給這個吃貨,公子宋憤怒難耐,不顧禮儀公然去鍋裡用手指蘸著吸允。結果鄭靈公大怒,公子宋為了自保,發動了一場血腥內亂。

  著名詩人孟浩然,在招待王昌齡的飯局上,不顧背上的毒瘡還未痊癒。但為了解饞,對盤子裡的鱸魚發起了猛烈進攻,結果因"食鮮"舊病復發,搶救無效,卒。

  西漢末年也有位吃貨,雖然沒有以上那幾位那麼誇張,但是悲慘程度絕對不遑多讓。

  他叫馬援。

  馬援畫像

  01

  公元48年,南方武陵郡五溪蠻暴動,武威將軍劉尚前去征剿,結果全軍覆沒。

  六十二歲的伏波將軍馬援,請命南征。

  馬援一生跟隨劉秀打天下,身經百戰,軍功赫赫。

  出征前,暮年壯志的馬援大概不會想到,這此次遠征將會徹底改變自己的命運。

  公元49年,三月,馬援率軍進駐壺頭,還未開戰,一場突如起來的傳染病(暑疫)在軍中蔓延,士兵傷亡慘重,馬援也病死軍中。

  此時有人上書狀告馬援,光武帝震怒,在朝堂之上破口大罵。

  朝廷百官退朝回家後,紛紛議論這件事,不幾日,整個京城就傳的沸沸揚揚,伏波將軍已被評為本年度皇帝最恨第一人。

  這可苦了馬援的夫人,這位悲傷的馬伕人剛剛遭受喪偶的打擊,現在又籠罩在國君震怒的恐怖氛圍中。

  更讓馬伕人煎熬的是,她根本不知道皇帝為何憤怒,便向馬援的生前同事打聽。

  可那些平日裡經常登門拜訪,主動攀附關係的文武百官,一時間都彷彿患上了集體失憶症,好像從來就沒有認識過一個叫馬援的人,他們紛紛閉門謝客,生怕和馬家扯上半點關係。

  幾近崩潰的馬伕人連葬禮都不敢辦了,在城外選了塊地,將為國家打了一輩子仗,最後戰死疆場的夫君草草埋葬。

  《後漢書》:妻孥惶懼,不敢以喪還舊塋,裁買城西數畝地槁葬而已。

  02

  世上最令人恐怖的,便是未知。

  由於不知道皇帝震怒的原因,馬府一家老小都被這種恐怖所籠罩。

  馬伕人猜測過,難道是因為馬援這次南征沒打好,惹得皇帝震怒?

  但細思之下,又搖頭否定了,以光武帝劉秀的氣量和一直以來對馬援的器重來看,不至於如此。

  況且這次失利是由於遭受了天災--暑疫,雖然沒能完成征討任務,但對戰局並未造成大的影響。

  更別說勝敗乃兵家常事,和馬援一生征戰立下的不世之功相比,這次失利實在算不上什麼。

  但是根據街頭巷尾的傳言,涵養極佳的光武帝劉秀,當日在朝堂之上氣的掀了桌子,還下令追回了馬援的封侯印綬。

  流言越來越熱鬧,馬援的墳前卻冷清無比,就連最親近的賓朋故舊,也沒有人敢去祭拜。

  一身白衣喪服的馬伕人終於下定決心,不能讓夫君就這麼死的不明不白。

  她召集兒女,吩咐僕人拿繩子將自己和兒女都捆上,然後打開府門,一起去了皇宮。

  03

  在劉秀還未平天下時,馬伕人作為隨軍家屬就在軍中多次見過這位主帥,仗著這份舊交情,馬伕人順利的見到了皇帝。

  劉秀面對這悲慼的一家老小,沒有發怒,只是用一種極其陰冷的眼光注視著他們。

  馬伕人對馬援的南征失利作了客套式的抱歉,然後狀起膽子問眼前這位熟悉而又陌生的冷酷帝王:皇上為何對馬援如此震怒?

  劉秀面無表情,眼神裡卻全是輕蔑,他下令讓侍衛拿奏章給馬家人看。

  劉秀冷冷的看著跪在玉階之下的馬伕人,他知道,這位馬伕人雖然表示了懺悔,但是心中明顯帶著一股氣,這股氣讓她面色肅穆,看起來不卑不亢。

  他也猜的到,接下來,這位不卑不亢的馬伕人讀完奏章,必會羞愧難當,無地自容。

  因為她的夫君,那個逢人就宣講大丈夫應馬革裹屍,為國盡忠的馬援,其實只是個欺上瞞下、沽名釣譽的偽君子。

  果然,看奏章的馬伕人身體開始顫抖,當她擡起頭的時候,已完全喪失了走進大殿時的莊重。

  她癱軟在地,嚎啕大哭,不住的喊冤。

  《後漢書》:帝乃出鬆書以示之,方知所坐。

  劉秀卻絲毫不為所動,他厭惡的揮揮手,宣佈此次會見到此結束。

  04

  奏摺裡寫了什麼,竟讓馬伕人瞬間崩潰的。

  貪汙。

  原來當初南征交趾時,馬援非常喜歡吃薏苡,這種食物很神奇,不僅口感很好,還能治療筋骨風溼、增強抵抗力,實在是居家旅行、行軍打仗必備美食。

  《後漢書》:常餌薏苡實,用能輕身省欲,以勝瘴氣。

  馬援從交趾班師回朝時,就專門拉了滿滿一車回京,打算搞大規模種植,當時的權貴們以為這一車包裝嚴密的戰利品肯定是稀世珍寶,紛紛索要,但是馬援一直都看不起這群養尊處優的權貴,全部拒絕。

  於是謠言四起,越傳越離譜,權貴們都說馬援拉了一車珍珠、犀牛角,沒有依法上報朝廷,自己全部貪汙了。

  《後漢書》:以為前所載還,皆明珠文犀。

  馬伕人之所以崩潰,是因為這個事情過去太久了,而且當時流言紛紛的時候,她和馬援都沒認識到其中的凶險,還常常拿這事開玩笑,她笑自己的老公是個吃貨,因為貪吃惹了這麼多流言。

  馬援不屑的回答,我拉回來的這一車薏苡是做種子的,這些達官貴人也不打仗,吃了也浪費,想造謠就造吧。

  這些陳年的謠言,當時為什麼沒人向劉秀告狀呢?

  原來馬援當時深受劉秀器重,權勢如日中天,自然沒人敢找不痛快。

  如今馬援一死,那些對他心懷不滿的人,趁這這次征討失利,終於上書狠狠的告了一狀。

  《後漢書》:援時方有寵,故莫以聞。及卒後,有上書譖之者。

  這次告狀的時機真是太微妙了,微妙到和馬援做了幾十年戰友的劉秀,都不得不相信馬援是個自私自利、陽奉陰違的偽君子。

  微妙的原因只有五個字——南征的動機。

  05

  原來,六十二歲的馬援此次請命南征,劉秀一開始是不同意的。

  因為劉尚已經全軍覆沒,此去凶險,馬援這麼大年紀,去旅個遊都可能發生意外,更別說去打仗了。

  結果馬援再三請戰,非去不可,還一再說自己雖然花甲之年,仍能披甲上馬,為國征戰。

  《後漢書》:援因復請行。時年六十二,帝愍其老,未許之。

  劉秀實在被他求的煩了,就讓他上馬試試。

  結果馬援也不怕麻煩,當真找來一匹馬,穿上鎧甲,抄起武器,當眾開始戰地表演。

  不知怎麼的,同樣不再年輕的劉秀看著眼前這個騎著馬吆五喝六的老頭子,突然莫名感動,他想起他們年輕的時候,一起目睹的千里白骨、生靈塗炭,一起揭竿而起為重建大漢盛世而做的努力。

  轉眼間,幾十年過去了,昔日的少年都已老了,可是馬援這個老頭子的赤膽忠心仍絲毫未變。

  感動著的劉秀還是答應了。

  然而,當時有多感動,日後看到告發馬援貪汙戰利品的奏摺就有多憤怒。

  在流血和殺戮,陰謀和背叛中走出來的劉秀,比任何一個都要了解人心鬼蜮,他已不再相信世上有毫無私心,只求馬革裹屍、為國盡忠的人。

  他相信,奏摺上的才是真相,趁這次南征狠撈一筆,才是這個老頭子,拼死也要南征的動機。

  感到千古奇冤的馬伕人連續六次上奏申訴,力證馬援受到誣告,在交趾拉回的一車戰利品只是種子而已,馬援只是貪吃,絕不是貪汙。

  劉秀最終也沒有相信,消氣之後,也只是同意讓馬援體面安葬而已。

  《後漢書》:上書訴冤,前後六上,辭甚哀切,然後得葬。

  劉秀的看法也許不能過多的苛責,畢竟無利不起早,是眾所周知的人性。

  06

  歷史是公允的。

  30年後,漢章帝派五官中郎將追加冊封,授予馬援的諡號是忠成侯。

  而漢章帝給馬援的諡號回答了劉秀的質問。

  世間有沒有不為私心、只求戰死疆場的人?

  有,還很多,伏波將軍馬援就是其中的一個。

  三十年前,為光武帝劉秀表演“老當益壯”的馬援,大概不會想到,自己會因為貪吃,毀了自己一世英名三十年吧。

  那時的他,已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表演裡,飛身上馬,手扶馬鞍,四方顧盼,精神矍鑠。

  騎上戰馬,他就彷彿看到了邊疆被劫掠後破敗的景象。

  我還打得動,為大漢子民再次出征,死在疆場亦心甘情願。

  觀看錶演的劉秀被眼前這位神采飛揚,鬚髮飄飄的老頭所感染,禁不住讚歎:好一位精神矍鑠的老翁!

  《後漢書》:帝笑曰:“瞿鑠哉是翁也!”

  那一刻的劉秀,即使當時有人告訴他,馬援是個貪汙犯,他大概也會笑著說:

  我不相信這個“老當益壯、馬革裹屍”的老戰友會去貪汙,他頂多只是貪吃罷了。

  人性還是那個人性,不分好壞的站在那,變得只是你我。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