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人館 | 《我家那閨女》裡吳昕焦俊豔暴露的相親潛臺詞,噢?

  之前說過了,《我家那閨女》有一顆當代紅娘的心。

  不把幾個小姑娘和小夥子配對,就像沒做好本分工作。這不你數數,“閨女們”的相親對象已經一沓了。

  相親這回事就像走親戚,有的熟門熟路,有的就是疏離。

  接受的,把經人介紹、吃飯約會、談天說地,再各回各家當作常規流程,不然你怎麼認識新的人呢?喜歡就再互相瞭解瞭解,感覺不到位那就拜拜啦。

  不接受的,那是推搡也推搡不出的,光是想象下面對面吃飯的場景就僵住了。但焦俊豔自從被高亞麟老師感化後,也出門相親了。

  她的態度很積極。相親嘛,最重要的是心態。瞎緊張絕對不行,還是要積極樂觀。鑑於之前被老父親吐槽了太多次“淤泥”,焦俊豔選擇先捯飭自己。她自己沒有乾著急,找來了兩位參謀。

  第一個帥哥跟她說,你就現在這樣挺好,穿得簡單自然大方。

  第二個是一個專業的造型師,差點給她穿一雙宛如愛斯基摩人的靴子。

  還好焦俊豔心裡門清:我得穿得像自己吧。

  這也算一門心態準備。打扮地比平常更精緻一點是應該的,誰不想看美女,而且這能顯示出你對這場約會的重視。但無論是個性還是裝束都要像自己才好,等到加了好友才發現判若兩人,不是自找麻煩嘛。最後她買了一件粉嫩的大衣,燙了一頭泰迪劵,清爽又溫柔。

  至於那些因為不喜歡相親對象而穿得驚世駭俗、抱著把人嚇跑的目的去赴約的,咱們乖,那是言情小說的情節。成年人大家都很忙,不要別人浪費時間陪你演戲。

  相親一般是兩個人單獨進行,也有的會拉一個家人或朋友作伴。這個人大概率是兩人的共同好友,他們也有一個統一的名字,叫“僚機”。袁姍姍和錢楓吃飯的時候,俞灝明承擔的就是這個職能。

  先開闢一兩個話題,讓袁姍姍和錢楓聊起來。俞灝明出其不意地問到袁姍姍的牙套,如果沒有攝影機女孩已經開始掐他了。但還好,總之聊了起來。

  適時的加把火,讓氣氛微妙一下。袁姍姍和錢楓都回憶了一下兩人過往的交集,接著俞灝明裝作不經意地提起姍姍媽媽對錢楓的讚許。最後僚機出動:所以就等於今天這頓飯歪打正著了對吧?

  僚機,必然是一個察言觀色把握時機的高手角色。

  袁姍姍身邊的孫堅也當過這個角色。女孩可能比較害羞,不好意思問對方是不是對自己有意,所以那個電話孫堅來打。他開門見山地問錢楓對姍姍印象如何,錢楓嘴甜:

  挺好的呀。但我單方面也沒有那個什麼(用)。

  孫堅說,“那這種事我肯定要先問男孩。”袁姍姍有這種朋友真是太享福了。

  相親,在如今的社會裡,大部分時候還是一眼定生死。要相得中,就要閤眼緣。這一點焦俊豔和相親對象其實還蠻閤眼緣的。兩人在餐桌上雖然有些害羞和尷尬,但對雙方的外貌和氣質都算比較欣賞。

  吳昕和徐海喬顯然也合。他們是同一行業,年紀相仿,連愛好都類似。

  袁姍姍和錢楓還會互誇彼此的優點。其實閤眼緣比較容易,一個可以靠帥或漂亮,第二長相撇一邊靠感覺。人與人之間看對眼的機率總是靠近彼此的理想型,這時的“理想型”可就不止外貌一個標準了。

  但聊得來比合眼緣要難上許多,它展示的是相親雙方價值觀的咬合過程。而焦俊豔和他的相親對象就有點咬合不上。用高亞麟老師的話來說,一個是主食,一個是甜點。

  焦俊豔的需求是主食型,她需要一個男人來一起規劃未來,建立家庭。在被問到想要做什麼第二職業時,她人真的考慮了父母是否需要贍養、自己的階段狀態和是否揹負家庭責任。她需要饅頭和米飯而不是可口的飲料。

  但男生恰恰就是甜點型,他說:我可能想做個船長。做個船長的夢想是很酷的,但是這對30歲的焦俊豔來說是個錯誤答案。

  “一年365天有300天不在家,你覺得會出問題嗎?”她問。

  “那不是還有65天嗎?人生大多數的時間還是面對自己的過程。”他答。這個答案也真的很酷,但想要結婚的女孩還是更願意作為朋友收到他從海上寄回的明信片吧。

  吳昕和海喬就聊得來,因為本質上她還是需要一個能夠照顧自己的人,而暖男海喬可以。但吳昕和趙磊在一起就只會互懟,雞同鴨講。能夠當熱鬧的朋友,但人年紀到了就喜歡和自己同一頻率的人。所以他們互相揮手再見的時候都有一種解脫感。

  看過明星相親,發現全天下的相親都是一樣的。有的很好,有的很糟,有的水到渠成,有點只差一點。

  它不像學生時代的戀愛,只仗著“我喜歡你”就足夠了。大家都在彼此心裡盤算得很多,說出來的話定睛一看下面都是藏在海里的冰山,既然如此也就不要互相責怪了。

  相親和戀愛、結婚是三回事,且不一定產生相交點。唯一的共通點應該勇敢的人才能獲得幸福吧。

  圖片來源

  新浪微博

  時尚COSMO原創內容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如需轉載,請聯絡我們獲取版權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