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漂泊的日子》下部

  短篇小說 《漂泊的日子》

  下部

  作者:白治雙

  "

  白治雙 陝西橫山人 筆名:爺獨佔後宮 小說有《穿越傲世蒼穹》、《鬼帝》、《漂泊的日子》、文學愛好者

  "

  (11)

  對於一個沒有時間觀念的人來說,時間的寶貴他怎麼會去計算,楊小龍已經二十三歲,對於農村出來的孩子,這個年齡還沒有對象,其他人就會七嘴八舌,作為楊小龍父母的楊守旺和柳琴雖然聽到他們的議論,會笑著說道:“娃還小呢?”可心裡那也是一個急啊!可就是沒有那家姑娘說要出嫁,由於這事,楊小龍的父母前後裡墕沒少跑,無非就是盤拉誰家有大閨女還沒主,要是有人說那家閨女還沒尋人家或者也在盤拉想找個門當戶對,他們就趕緊請人上人家家說媒去,可最後都黃了,楊守旺和柳琴心裡就更急了,急的焦頭爛額,按理說自己娃不傻,他們雖然是農民,可還年輕,家裡又不欠債,怎麼就沒有人願意把自己的閨女嫁給自己的兒子呢?

  可楊小龍才不會去想這些事,說談吧他也談過,可最後一個也沒談到手,自己喜歡的他去追了,到頭來猴子偷桃,求也不頂,喜歡自己的,自己有沒有去體會人家的感受,現在自己喜歡的有主了,喜歡自己的都抱上娃了,輪到自己頭上,連個剩下的也不見了,楊小龍現在也算明白了一些道理,這個社會有多現實,女人就有多現實,甚至有時候他覺得,女人現實的比這個社會都可怕,說白了,什麼狗屁愛情都建立在物質上面,不像70年代的愛情,講什麼真愛,現在講的是車、房、權,你沒這些要想找到真愛?扯淡還差不多,楊小龍自從辭職後,也沒有什麼固定職業,反倒是越來越過得無憂無慮,全然不知父母因為自己的終生大事,已經炸開了鍋,楊小龍該吃吃該喝喝,有時也會和朋友們坐起一起,吹天吹地,喝個酩酊大醉,相互爭搶著要付酒錢,至於父母平日的告誡,在喝酒之後完全拋於腦後。

  也就在二十三歲那年,楊小龍成為了一名小老闆,在靖邊城裡開了一個小門市,維修行業,生意還可以,畢竟在這街道上只有他一家是開維修家電的門市,一天也能收入個三五百,這樣的收入對於楊小龍來說已經非常可觀了,他之前在那家企業一個月累死累活才能拿個二千元,這樣的收入可相當於在之前那個企業裡面的經理了。

  剛當上老闆的楊小龍對現在的職業相當珍惜,他不想在漂泊在外面,外面的日子也已經體驗過,父親楊守旺說過的話,他深刻體會到了,打工的日子不比上學苦,何止呢?上學的苦是一種乏味,而打工的苦是一種無言的痛。

  (12)

  當自己當上這小老闆後,楊小龍覺得在人面前也有點面子,而且也不知是誰建起了初中群,把他也拉了進去,也就在那時候,劉巧秀這個人又出現在了自己的記憶裡,那個自己一直暗戀的女孩,如今已經上了大學,他主動添加了她,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楊小龍心裡雖然還喜歡著她,可對她已經沒有那種幻想,他已經經歷過太多,知道什麼該放下,強扭的瓜不甜,這個道理誰都懂,就看這個人以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如果明知道瓜不甜,還要去強扭,那隻會讓自己吃苦。

  一天她突然開口,問起楊小龍有沒有筆計本,她想一臺,楊小龍心裡還是很激動的,滿心歡喜的為她定製了一臺,專門用於學習的筆計本,不僅沒有賺她錢,反而輕自從靖邊坐車到榆林將筆計本送到她手裡,還請她吃了頓飯,也是他和她吃的第二頓飯,楊小龍一頓飯下來,心思全在她的人身上,她變得更加漂亮了,而且在和自己談話的過程中,無不顯露一個大學生應有的才華,與她告別後,楊小龍又返回了靖邊,回到了自己的小店裡。

  這一切變得太快,社會的步伐是他這種人永遠也趕不上的,記得沒有開店前自己剛走出社會,在外面闖蕩,從靖邊一奔就從山東那邊奔過去了,年少輕狂,幻想是多麼的美好,心想只要有錢,自己或許還和她有緣,但現實深刻的告訴他,越是幻想,所要面對的越是殘酷。

  當自己遠離陝西,到了山東那邊楊小龍的父母老是膽心他在外面有個磕磕碰碰,每隔三五天就得楊小龍就得拿起手機給他們打個電話過去,不然他們就會胡思亂想,有一次楊小龍坐車的時候無意間,將手機丟在了出租車上,想要給自己的父母打個打話,才恍然發現自己既然連自己的父母手機號都不曾記在心上,楊小龍暗自苦笑,那幾天楊小龍心裡也不暢快,索性一連十多天不曾給自己的父母打過一個電話,十多天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去了,日盼夜盼的工資總算髮到了楊小龍手裡,楊小龍打著出租車來到步行街,在步行街地下城買了一部手機,當手機拿到手中才想起給自己的父母打個電話,於是趕忙在新買的手機上下了QQ,剛登上去,就是滴滴的一陣響,一大堆消息的聲音,把手機給卡個半死,過了幾分才緩衝過來,是妹妹楊蘭,還有就是一些其他親戚,至於內容消息,無非都是出於關心楊小龍的,當楊小龍看到表姐發的消息:“趕快往家裡打個電話,你爹媽都快急瘋了,在不回信息,就要報警發尋人啟事了。”楊小龍看到這裡,暗自苦笑的同時,眼角已經有淚花閃爍。

  (13)

  無論自己混的好不好,關心自己的人還真不少,尤其是自己的父母,從小到大把自己當寶一樣,只是自己太不成氣,有時候還會和他們頂嘴。

  想到這裡,楊小龍既然有些抽泣,看著手機屏逐一給他們回覆,說道:“自己沒事,只是手機丟了而已,讓你們擔憂了”

  滴,QQ頭像閃動,是妹妹楊蘭給我發過來了視頻通話。

  楊小龍用手揩了一下眼角,然後才將視頻接了起來,視頻那頭楊蘭直接對著楊小龍喊道:“哥,這些天你怎麼了?手機一直處於關機,QQ上也不回個信息,爸和媽現在都快急死了,你趕緊給他們打個電話過去。”

  楊小龍有些尷尬道:那個手機丟了,這才剛買的,你把爸的手機給哥發過來,我這就給他們打過去。

  楊蘭看到楊小龍這表情,已經猜到,自己的這位家裡父母當寶的傢伙,居然又沒他們手機的號記在心上,佯裝生氣,撅嘴道:“哥,爸媽對你那麼好,你就連個他們的手機號都記不住,唉!讓妹妹怎麼說你好呢?”楊蘭雖然話這麼說,可手已經接按在手機數字屏上,把自己父母的手機號發給了楊小龍。

  那就說到這裡吧!我正在就爸和媽打個電話,說完,還不等楊蘭說什麼,楊小龍就將視頻掛斷,然後把手機號默記了下,將那手機號撥通了出去,喂!誰呀?電話的另一頭,一位四十來歲的中年人,接起電話,臉上多了幾條皺紋,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爸是我,我楊小龍。

  楊守旺沒好氣道:死小子,你給老子還記得往家裡打電話,這些天都死那去了,聽到是自己的兒子,楊守旺臉上的憂慮瞬間煙消雲散,轉而是一臉嚴肅的表情,對著電話另一頭的楊小龍就是一頓臭罵。

  楊小龍在另一頭乾笑道:嘿嘿,爸,那個手機丟了,這不剛買的麼,你和我媽過的還好嗎?

  你還記得我和你媽好不好,你這小子要是在聯繫不上,老子和你媽非得因為你給弄出病來,我看你小子就是怕我們打電話煩你,手機丟了,不會借別人的給自己家裡報個平安嗎?

  楊小龍回道:爸,我這不沒事嗎?你和我媽別膽心,我都這麼大的人了,已經不是小孩子了,還有(楊小龍停頓了片刻),覺得對不起自己的父母。

  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又不記老子的手機號,這號碼還是問你妹妹高玉才知道的,楊守旺在質問道。

  是誰呢?讓你發這麼大的火,一位中婦女從門外走了進來,插話道,身上還掛著幾根苜蓿,看來是餵羊牲口去了。

  你覺得還會有誰,讓我生這麼大的氣,楊守旺對著柳琴反問道。

  柳琴一頭霧水,不明所以,不過還是張嘴詢問道難道是兒子?

  除了是你那不成氣的兒子,還能有誰?楊守旺瞥了一眼柳琴將電話遞給了柳琴。

  柳琴接過電話,看了還皺著眉頭的楊守旺道:看你說的,難道就不是你兒子?

  喂,兒子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跟媽說說,是不是又沒錢花了,媽給你打過來。

  看你把個娃給信的,楊守旺板著臉道。

  柳琴:你別在這說風涼話,兒子沒打電話前,有人比我還膽心哩,柳琴看了看楊守旺,意有所指。

  (14)

  媽你和我爸就別吵了,我沒事,就是手機丟了,工資剛發,手裡還有花的錢,楊小龍勸道。

  柳琴:一副慈母的語氣道,沒事就好,你爸說的都是氣話,你別往心裡去,有什麼事,你就和媽說,別往心裡去,媽給你做主,還有就是在那邊有沒有談個女孩子。

  楊小龍:媽,你看你又來了,我才二十一。

  柳琴:混小子,二十一對於農村來說也不小了,我和你爸在十八的時候就有了你,你還當你小。

  楊小龍:媽,我有事先掛了,楊小龍趕忙掛斷電話,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如臨大赦。

  其實楊小龍要想在那邊談也是有機會的,只是自己心還沒有完全往那方面考慮,錯過了一些人,就錯過了一輩子,當走在漂泊的這條路上,後悔的事太多太多,但卻沒有後悔藥可以讓自己服用。

  二年後:

  二十三歲的楊小龍從山東德州回到陝西榆林,放棄了現在的工作,離開了在裡面幹了將近兩年的廠子。

  由於自己是家裡獨生子,楊守旺和柳琴雖然以種地為主,不容易,可為了安住這個不成氣的兒子,他們依舊幫楊小龍在靖邊開了個維修門市。

  自此楊小龍結束了從不上學到山東德州再到現在又回到了沒有工作的漂泊日子,自從為楊小龍把店開起來,楊守旺和柳琴也算放了心,只要想兒子了,就會往城裡去,路程也不是很遠,也花不了多少運費,不像兩年前,楊小龍在山東德州那邊,就算想,柳琴也只能在晚上默默的流眼淚,關心的話常常在嘴邊唸叨,不知道多少個日夜,柳琴都是以淚洗面,由於這事,楊守旺沒少和柳琴吵過,老說柳琴太多心了,怎麼說小龍也是個男娃娃,是男人就得到外面闖蕩,雖然他這麼說柳琴,自己不也在鋤地的時候想起自己兒子,放下手中的鋤頭對著藍藍的天空長長的嘆口氣。

  中秋節到來之季,楊蘭突然打來電話,興高采烈的對楊小龍說道:“哥,我給你介紹個對象,能不能談得來就看你的本事了。”

  楊小龍一聽,有些愕然,不過想到自己的父母,為了自己的終生大事,整日整夜的操碎了心,也就隨口應承了,其實楊小龍還沒有做好裝備,在他看來自己還小,現在這個社會二十三結婚不能用晚來說,而是早,如今的社會在二十五以前結婚,反而會影響以後的相處,但他又不得不去面對。

  這個姑娘年齡恰巧和自己同歲,也是二十三歲,叫喬雲霞,個子只有一米六五左右,身材中等,不胖也不瘦的那種類型,兩人之前沒有見過面,只是在QQ上簡單的聊些日常,發各自的照片,這樣過去了半個月,兩個彼此間覺得聊過來,就決定見個面,那個時候她在榆林一家婚姻設計公司。

  見面的時候,喬雲霞留著長髮,穿著一件白色的妮子,籃色的牛仔褲,腳上穿著紅色的拖鞋,而楊小龍自己當時穿著黑色的夾克,黑色的褲子,留著小平頭,看上去給人很帥氣的樣子,兩個人就這樣算是見了一面。

  第二天,楊小龍還特意帶著喬雲霞到服裝店買了一件粉色的上衣,她有些不情願,不過看在楊小龍如此執意的份上,她只好收了下來。

  一個月後:

  楊小龍再次來到榆林,把喬雲霞叫了出來,楊小龍帶著喬雲霞到飯店簡單的吃了個飯,提出讓喬雲霞到靖邊去自己的店裡看看,喬雲霞點頭答應了楊小龍,怎麼說也認識一個月了,楊小龍在他的映像裡還不錯,就跟著楊小龍去了靖邊,在楊小龍開的店裡住了三天,三天來楊小龍沒有碰過喬雲霞任何地方,哪怕拉個手。

  整理編輯:詩詞軒

  部分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

  薦讀

  投稿須知、稿費發放標準

  名家教你寫詩詞(24集視頻講義)

  詩詞寫作指導文章300篇

  原創文學平臺 詩詞軒

  歡 迎 詩 友 賜 稿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 漂泊的日子

    作者簡介:白治雙陝西橫山人筆名的:爺獨佔後宮小說有《鬼帝》、《穿越傲世蒼穹》、文學愛好者。//漂泊的日子作者:白治雙//01初中畢業,將近十的我,本來還可以繼續…

  • 漂泊的日子(續)

    (8)第二天柳權就去了父母家,在自己父親拐彎抹角,噓寒問暖,柳陽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他這麼大獻殷切,無非就是想從自己這裡拿點錢,唉!他只能連連嘆氣,也怪自己沒有把…

  • 因為一個安全套,我被分手了

    來源:晚安少年(id:v_night)如今的都市生活,處處人潮擁擠,看似熱鬧得很。但其實有無數的孤獨在其中暗流湧動。誰都無法猜透,在紛紛擾擾的街道上,到底藏了多…

  • 他去看父母時,面對的卻是一張灰色照片和一部滴血手機

    這個老人的手機沒壞,他卻認定手機壞了。他去修手機,卻跟維修員傷心地哭了起來。這是怎麼回事呢?他的孩子,也許是工作真的很忙。可是,工作再忙,不至於打個電話的時間都…

  • 最糟糕的約會

    小盆友們好鴉~今天的話題是▼你有沒有碰到過危險的約會對方不尊重你亂來最後你是怎麼脫身的呢一起來說一說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猴急我所碰到過的糟糕的(危險的)約會…

  • 十年前的你 VS 現在的你

    從過去到現在——我們的生活在潛移默化之中……發生了許多不易察覺、卻又驚人的變化……1“聚會”以前的聚會特…

  • 愛他不是為錢!25歲空姐嫁富二代,結婚不登記:避免離婚分財產

    一名25歲空姐在飛機上與一名家有億萬的富二代認識,雙方交往許久後便論及婚嫁,不過富二代的父母不同意兩人結婚,這讓空姐提出了一個建議“不登記結婚”,即可避免離婚後…

  • 對不起.爸媽

    對不起.爸媽作者:白治雙那年我二十三歲,對於農村出來的孩子,這個年齡還沒有對象,其他人就會七嘴八舌,父母雖然聽到他們的議論,會笑著說道:“娃還小呢?”可心裡也著…

  • “我微信是不是壞了?”

    主播丨仕營文丨元煦來源丨元煦說(ID:dushu6688)跟你們說個故事。有個老人,經常去一家手機店修手機,每隔幾天就會去一次。可是他的手機卻一點問題都沒有,店…

  • 如何告訴父母,你就是一線城市精英?

    01網上有個段子說,平時漂泊在北上廣深高級寫字樓裡的Linda、Cindy、Tony,一到過年回老家,立馬又變回了二丫、翠花、二狗子…&helli…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