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315曝光現金貸黑幕點名安徽紫蘭科技 警方連夜帶走公司負責人

  聚焦安徽(微信ID:newsah)訊:昨晚,2019年央視3·15晚會曝光小額網貸“714高炮”借款軟件,高額“砍頭息”、暴力催收亂象。融360、安徽紫蘭科技公司被點名。

  據安徽商報報道稱,所謂的“714高炮”指的是貸款期限7-14天,利息超高的現金貸。如果借款人借1500元,實際到手只有1000元,七天後要還款1500元。

  由於法律規定,年化利息超過24%便屬高利貸。高利貸放款機構為了規避監管,將高額利息換成“服務費”,並在下款前提前收取,民間稱之為“砍頭息”。

  當晩,央視報道中披露,有用戶拆東牆補西牆,從最初的7000多元,3個月後變成了50多萬元,每天的逾期利息達1萬多元。

  714高炮不僅利息高,其催收手段也備受詬病。借款人在平臺借款時,需要備份手機通訊錄,一旦借款人出現逾期,借款人的親朋好友就會接到其欠錢不還的電話或短信。

  安徽紫蘭科技有限公司被曝光後,記者在網上找到該公司何先生的聯繫電話。他告訴記者,自己也接連接到了多方打來的電話,自己也是看到曝光內容才知道紫蘭科技從事”714高炮“這項業務。

  何先生說,他之前和紫蘭科技負責人是合夥人關係,那時候公司是從事教育類的APP研發。2017年之後,因為各自的”志向“不同,大家分道揚鑣。

  採訪中,何先生拒絕向記者提供安徽紫蘭科技公司負責人的聯繫方式。

  隨後,在一家人才網上,記者獲取該公司一位負責人事招聘的工作人員電話,她自稱並不清楚公司被央視315晚會曝光。“我們公司的群,也沒有人說這個事。”採訪中,這名工作人員也表示不清楚公司研發APP的具體應用方向。“我是做人事的,不清楚技術的事!”。

  3月16日凌晨,記者通過天眼查詢,發現被曝光的這家“安徽紫蘭科技有限公司”位於合肥市高新區,法定代表人姓石,正與晚會所曝光的“石經理”相吻合。在企業簡介上顯示公司成立於2014年安徽合肥,是一家專注於網絡技術研發、網絡整合營銷的網絡化建設的互聯網企業。

  記者隨後登陸了“安徽紫蘭科技有限公司”的網站,發現網頁內容也多與互聯網和APP等業務有關。在一張公司員工的合影上,一名男子身著黑色外套,戴著黑框眼鏡,外貌也與晚會曝光畫面上的“石經理”非常相像。

  據瞭解,3月15日晚間,合肥轄區經偵大隊已介入調查,安徽紫蘭科技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及央視曝光的“石經理”被帶走調查!

  新聞延伸:

  央視315曝光了互聯網金融行業的“714高炮”現象,指其要錢更要命,其中,融360、“甜兔”、“任性貸”等多家企業被點名。

  所謂“714高炮”指的是借款期限7天、14天的,利息超級高的現金貸。

  據央視介紹,在短短的三個月時間裡,家住長春的董女士就揹負了50多萬元的債務,她每天都生活在焦慮和恐懼之中。

  這50多萬元的債務來自董女士當初僅僅7000元的借款,她借遍了親朋好友,每天都想盡辦法去償還這些永遠都填不滿的窟窿。

  導致董女士陷入如此境地的就是“714高炮”,正在她一籌莫展的時候,接到了一個推銷貸款的電話。對方稱,在他們的APP平臺貸款,利率只有每個月0.6%,董女士動心了。

  按照要求,她填寫了自己的各種信息,令人奇怪的是還要驗證手機運營商。

  受害人 董女士:他說的沒事,你填吧,就是看看這個手機是不是你實名制的。

  按照對方的要求,董女士上傳了自己的個人信息,借了1500元錢,讓董女士詫異的是,到賬只有1050元。少了的450元被當做綜合費用扣除了,而借款必須在第7天還上,實際借款週期只有6天。

  就在借款成功的當天,董女士又陸續接到了其他推銷貸款的電話,一天之內,她一共借了7000元錢。借款時,這些APP都以各種名目扣除了借款金額的30%,業內俗稱“砍頭息”。

  7天時間很快過去了,到了還款那天,董女士才發現,她借的7000元錢還不上了,只得從其他的貸款APP去申請新的貸款還舊賬。沒想到這就是她噩夢的開始。

  要還7000元,6天后,要借10000元,要還10000元,6天后要借14000元,一個月下來,最初的7000元的債務就滾到了40000元。

  可怕的並不止是砍頭息,董女士發現,那些還不上的貸款產生的逾期費用也接二連三冒了出來,每一天的額度竟高達本金的5%到10%。

  受害人 董女士:砍頭息吧它是壞在明處,但是這種逾期的費用,申請的時候根本沒有體現出來,它是壞在暗處的。

  僅在這款“甜兔”APP上,董女士申請貸款8000元,逾期18天,逾期罰金達到14400元,遠遠超過了貸款本金。就這樣,董女士不斷地去尋找新的APP去借款,拆東牆補西牆。起初7000元的債務短短三個月就滾到了50多萬元。

  受害人 董女士:所有借款的平臺大約50個左右,每天逾期費用就達一萬多元。

  三個月來,在董女士每天不斷還款的同時,她和她的親友還不斷地接到各種侮辱性的催收電話。

  受害人 董女士:催收員就跟我說了,你知道(驗證)你的手機運營商是幹什麼用的嗎?就是讀取你們的通話記錄詳單,包括你的通訊錄。

  債務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侮辱性的催收電話變本加厲地不停騷擾,在這樣的雙重壓力下,董女士徹底絕望了,她甚至給丈夫寫好了遺書。

  遺書內容: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實在受不了了,我上當了,越陷越深,我都要崩潰了,是我害了這個家。

  家住徐州的小穎有著相似的遭遇。為了償還信用卡,她被“任性貸”軟件中標註的“低息”貸款產品所吸引,2000元借款,兩個月後,滾成了20萬元。

  受害人 小穎:你還兩個借三個,你再還三個借四個,就是這樣循環的。到後來你借的就全部是補窟窿了。

  小穎和家人同時承受著催收電話的騷擾和侮辱。

  催收電話:你去想辦法知道嗎,晚上去兼職,對不對,你長得漂不漂亮,乾脆出賣自己,然後把錢還清了之後就從良了,我給你推薦推薦,我先當你第一個客人。

  家住杭州的小方,也因為從這類小貸平臺借款,短短兩個月間,欠款就從幾千元滾到了15萬元。

  受害人 小方:每天都有平臺要還款,多的時候一天有十二三個平臺要還款,恐怖到這種程度。

  這類小額網貸被網友稱作“714高炮”,“714”是指貸款週期一般為7天或者14天,“高炮”是指其高額的“砍頭息”及逾期費用”。

  2018年5月發佈的《關於規範民間借貸行為 維護經濟金融秩序有關事項的通知》中明確指出,未經有權機關依法批准,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設立從事或者主要從事發放貸款業務的機構或以發放貸款為日常業務活動。

  嚴厲打擊以故意傷害、非法拘禁、侮辱、恐嚇、威脅、騷擾等非法手段催收貸款。

  那麼,這些“714高炮”為什麼可以明目張膽活動?到底是些什麼人在運營呢?記者試著進行聯繫。

  金葫蘆APP客服人員:你們公司在那個位置?這邊不能說的,這是公司規定就是不能說。

  快易借APP客服人員:你們公司在哪個地方呀?公司在哪個地方你知道了也沒用,這跟你借款沒有什麼關係啊。

  現金樹APP客服人員:很抱歉,這個無法給您透露。

  米來來APP客服人員:具體地址我還不太清楚。

  看來,這些公司也知道他們做的事情見不得光。幾經周折,記者找到了安徽紫蘭科技有限公司,這家公司就在經營著“714高炮”軟件。

  安徽紫蘭科技有限公司 石經理:說白了,我們現在只是做那種“714高炮”類型的,但是我們不希望其他人知道。在市面上所有行業,這樣的APP應該至少有幾十萬個。

  雖然這類公司為數眾多,但它們都像紫蘭科技一樣,潛在水下,悶聲發大財。而且,這樣的公司幾乎都沒有從業資質。

  安徽紫蘭科技有限公司 石經理:我們都沒有,沒有這一種,就是那種互聯網小額的放貸牌照。

  記者:那做“714”的這些企業裡面?

  安徽紫蘭科技有限公司 石經理:都沒有,沒有。

  石經理承認,由於高額的砍頭息,“714高炮”來錢極其容易。

  安徽紫蘭科技有限公司 石經理:說白了,我一個用戶進來,我就只賺他一個月錢就已經夠了,一個月1500元,對不對,名義上我們只是七天,只有六天,六天一個月可以做五期,就打個比方一個月如果按照1500元的話,30%(砍頭息)。

  第一期你賺450元,第二期你給他2000元的話,然後你賺600元,然後第三期2500元的話,對不對,你賺750元。那麼你說你可以掙了多少錢?三期回本。

  如此高的受益,照理風險也會很大,但這家公司從不擔心客戶會借錢不還,因為他們手上有一個殺手鐗。客戶借款時,必須授權軟件訪問手機通訊錄和驗證運營商,在公司軟件的後臺,記者果然看到了客戶身份證照片、手機通訊錄、手機通話記錄等各種詳盡信息赫然在列,之前幾位女受害人就是中了這個招數。

  安徽紫蘭科技有限公司 技術員:(借款人)最怕的就是曝他通訊錄,他身邊的朋友就知道他借錢沒還,他最怕這個。

  國家對互聯網金融行業的監管越來越嚴,這些公司應對的手段就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所以每隔幾個月,他們就會更換APP。

  安徽紫蘭科技有限公司 石經理:玩三個月,三個月玩完之後,再換另外一個(APP),再搞個一千萬元,再玩三個月。

  “714高炮”軟件有人運營,還有人在不遺餘力地推廣。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除了推銷電話,在信貸導航、給你花、任性貸等貸款超市中,都能找到“714高炮”軟件的身影。

  融360自稱是“中國領先的移動金融智選平臺”,也入駐著大量的小額貸款商戶,其中包括董女士貸過款的“酷卡”和“貸上錢”等。

  融360的工作人員介紹,他們為商戶推薦客戶,每成功放出一筆貸款,他們就會收取一定的費用。

  融360工作人員:我們平臺只是給你推送一個客戶,客戶你是花了25元錢買的,系統就扣你25元錢。

  記者在融360上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很多貸款產品都標註著需要購買商品才能放貸。既然是貸款,為什麼還要購買商品呢?

  融360工作人員:你們這邊貸1000元錢得需要購買200元錢的產品,問他能不能接受,這個東西不就相當於你們這邊談利息嘛。

  在這位王先生的辦公室裡,堆滿了各種各樣的商品,都是他在融360上貸款時必須購買的,這些商品的價格都遠遠超出市場價。

  受害人 王先生:變相的砍頭息。20%的利息,不管你要不要,必須買了我這個東西才能放款。

  王先生通過融360以及其他“714高炮”欠下了十多萬元的債務,瘋狂的催收電話甚至打到了孩子班主任那裡。

  受害人 王先生:孩子回來告訴我,他說爸爸,他說你是不是外面欠了錢,我班主任問我了。我很難過。我根本就沒有想到過他們會用這種手段。太噁心,太卑鄙了,確實想到過很極端的那些東西。一點都不誇張,都會想到死。

  陷入這種悲慘境地的受害者遠不止記者調查到的。

  2018年8月,深圳男子鍾某疑因網貸服毒自殺身亡,事後家人仍不斷收到催債短信;2018年12月,27歲的山西女子樊某,因被“714”平臺群發PS的裸照催款,不堪壓力投河身亡。

  央視315稱,這些從事“714高炮”的企業,都知道自己乾的實際上是樁非法的買賣,但他們抓住了人們的心理弱點,缺錢不好意思找熟人借,欠錢更不敢張揚,就用各種手段下了一個個連環套,讓受害者越陷越深。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BY : 徽網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