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誇誇群裡誇了兩小時,發現「職業誇手」並不好做

  一群人對一人獻上所有讚美,這不是教派,也不是偶像見面會,這是時下大火的誇誇群。在誇誇群裡,你連呼吸產生的二氧化碳都帶著花香,你發一個微笑的表情符號都是友善可愛的證明。

  這個世界怎麼會有這樣美好的地方?為了感受永遠誇讚的美好,我潛伏進了一個誇誇群,做了兩小時的職業「誇手」。最終,憑藉兩小時不間斷的誇讚,我賺到了 12 元,代價是我幾乎喪失了夸人能力。

  豆瓣、微博齊出力,引爆誇誇群

  誇誇群的前身是豆瓣的相互表揚小組。幾天內,相互表揚小組的成員就增加了一萬。儘管成員增加的不多,但這個 14 年就創立的小組卻讓「今天 XXXXX,求誇」句式佔領了各大平臺。據說脈脈甚至為此招聘一個「正能量誇誇師」,以滿足平臺社區用戶的需求。

  讓誇誇群進一步發酵的則是微博。3 月 8 日,一位男友就送女友的「奇葩」禮物——付費誇誇群火了。進群就誇,誇完就踢。荒誕、意外、戲劇性的誇誇群就這樣走入了更多人的視野。而這條微博也啟發了不少人。一時間,想嚐鮮的用戶紛紛在淘寶、閒魚等各大電商平臺搜起了誇誇群,這也讓運營誇誇群的人突然增多。

  3 月 11 日,我在淘寶搜索誇誇群還只能看到「曲多卡牌」的購買鏈接,為此我不得不轉戰閒魚完成購買。僅僅過了兩天,當我在淘寶重新搜索誇誇群時,專業彩虹屁定製服務已經滿天飛了。

  深度體驗被誇和夸人轟炸

  激增的誇誇群真的能賺錢嗎?買它到底能獲得怎樣的體驗?帶著這個疑惑,我先花 18 元購買了 5 ~ 10 分鐘的「彩虹屁」誇獎服務。

  在誇獎之前,對方需要你先介紹與被誇獎人的關係,同時提供被誇獎人一定的基本信息,讓誇讚更有方向。對方購買前的注意事項也非常明確的告訴你,在夸人結束後,你可以選擇自動退群,或者等下一任金主到來,被管理員手動移除。

  

  誇誇服務結束,退群,或者等下一任金主到,被移除(比較微妙,哈哈哈)。

  

  在愛好一欄填上喜歡寫東西拍小人的資料後,我自稱「範兒姐」體驗了一下全套的被誇服務。

  一進群,略顯浮誇的套話模板就出現了:

  

  是哪個溫柔善良美麗大方的小仙女來了啊?

  讓我看看是哪個人間水蜜桃進群了?我怎麼嗅到了一絲甜蜜的味道?

  今天一直莫名的煩躁,範兒姐一出現我就安心了,原來是在等你。

  天吶!範兒姐小仙女來啦!

  可以和這麼可愛的姐姐在一個群裡,我不是在做夢吧?

  

  尷尬的是,在整群齊心協力地誇了我十幾句後,才有人意識到群名沒改。於是我眼睜睜看著原來的「六六的舔狗群」變為了「範兒姐,讓我們誇誇你!」

  該群夸人速度極快,我基本發一個表情包或一句話就能瞬間得到十幾條回覆。這讓我懷疑我買的誇誇群是不是有好幾個機器人。但很快,這些人就打消了我的疑惑。

  首先是他們會根據你的回覆進行誇讚。你發一個 Gavin 表情包,他們會誇你是有品位有愛心又可愛的人;你對某個人的誇讚表示認同,會有一堆人啊啊啊啊啊地叫著被翻牌了好嫉妒;你填寫的資料裡有喜歡寫稿和拍小人,對方會不停的用這兩點誇你有才;你質疑對方是不是機器人,還有一堆妹子嚶嚶嚶的哭著說好受傷。

  當然,最能證明他們不是機器人的證據就是誇讚語中偶有的錯別字了。

  即使到了服務時間的最後,「彩虹屁專業選手」也會不捨的將戲精表演進行到底,讓你有一個完整的體驗。

  總的來說,這些定製的誇讚服務還是很讓人滿意的。

  在體驗完被誇之後,我換了種身份潛伏進了誇誇群。從被誇者變成了「誇手」,開始了兩個小時的「接客」生涯。

  ▲ 圖片來自:《唐伯虎點秋香》

  在這兩個小時裡,我不間斷的誇了八個人,休息時間不超過五分鐘。群內生意火爆,一直有源源不斷的客流。群主讓我們自己發閒魚「拉客」,也有提成。不過我掛了一天,唯一找我詢問的人卻是一個想成為職業「誇手」的應聘者。

  而我誇的客人也五花八門,有的積極互動玩得嗨,有的從頭到尾都沒冒泡,還有滿意的客戶要求再續五分鐘。

  兩個小時,我誇累了,也詞窮了。由於誇一個人只能賺 1.5 元,所以我夸人獲得的最終收入也就 12 元。投入如此之多,收穫如此之少,我開始疑惑這些專業的「誇手」是不是真想靠這個賺錢。畢竟和打 100 字賺 1 元的打字兼職相比,誇一個人的時間我都能打三百字了。

  從自娛自樂到一天百單

  帶著這種疑惑,我和在誇誇群裡最激情投入的 GD 聊了聊。之所以稱她為 GD,是因為她為了誇一個喜歡權志龍的女生甚至換了頭像、改了暱稱、將自己扮作了權志龍。

  這是 GD 專業夸人的第 4 天,她仍然覺得誇誇群很有趣。

  ▲ 承包角色扮演業務的誇誇群

  在她看來,做「誇手」就純粹為了開心。對於在現實生活中有著正經的工作的 GD 來說,做個職業「誇手」完全是圖個好玩。她並沒有指望這個掙錢,甚至都沒計算過這幾天職業夸人到底賺了多少錢。

  關於這一點,「範兒姐,讓我們誇誇你」的群主樑之璇也很有共鳴。

  她創造的這個誇誇群還只有 5 天的歷史。成立之初,這個群還只是幾個朋友為了商業互吹而創的私人群組。後來很有想法的群主樑之璇把自己的群誇讚服務掛在了閒魚,沒想到第一天就得到了上萬的流量曝光。

  在 3 月 12 日的時候,這個誇誇群的購買鏈接還因為流量巨大,被閒魚置頂了,那也是他們訂單最多的一天。此後的每一天,訂單數都在緩緩下降。到了星期四,找來的就多是老客了。

  和客人減少形成對比的是逐漸上漲的價格。誇誇群一開始收費極其便宜,10 元就能被誇 10 分鐘。而現在,被誇三分鐘就要 15 元了。也就是說,五天之內,誇誇群服務的定價翻了五倍。

  在業務極速擴張的這段時間裡,還有黃牛聯繫了樑之璇。希望由自己來拉人,專業的誇誇群來提供服務,雙方分成合作。當然,覺得拉人沒什麼門檻的群主直接拒絕了。在她看來,拉人也可以自己來。雖然各種誇誇群如雨後春筍一般地冒出來讓競爭更為激烈,但也沒必要把收入分給別人。

  其實你根本不想被誇

  與免費的誇誇群相比,付費的誇誇群是能讓人感受一下數十人朝你一同丟玫瑰的快樂的。在我四百多人的「窮人誇誇群」中,基本只有新入群的「萌新」還有持續的戰鬥力了。在這個群裡,即使發個「XXX,求誇」可能也不會獲得預想中「萬誇其發」效果。

  免費的誇誇群誇著誇著很有可能變成了相親交友群,丟失了夸人的「初心」。與之相比,付費誇誇群的誇完就踢反倒顯得十分高效。

  ▲ 圖片來自:unsplash

  但說到底,不管是免費還是付費,很多人都不知道誇誇群為什麼這麼火。它的紅火和半年前的互罵群,黑人小孩說中文錄視頻,北方人為南方人開發有償雪地寫字服務一樣讓人措手不及。

  人們對這些東西的紅火如此意外,是因為他們其實不需要這些東西。

  在互罵群風風火火的時候,我加入了一個「肯德基麥當勞互罵群」。但我其實並沒有為這個群做出貢獻,麥當勞和肯德基我一個都沒有罵。我之所以保持沉默,不是因為我是漢堡王粉絲,而是我入群本身就只想聽肯德基麥當勞粉絲的精彩罵戰。可惜和我一個想法的人太多了,從入群到現在,我看著一百多個群員變成 23 個,仍然沒有聽到一句粉絲互懟。

  和今天的誇誇群一樣,人們其實並不需要被誇。我的好友在進誇誇群群時還在問我,「我要讓他們誇我什麼?」另一位好友則表示,在誇誇群看別人夸人很解壓。他們其實並不想得到別人的誇讚,只是想在誇誇群親身體驗一下被誇和夸人的感覺。

  如果新垣結衣錄了一段話,「祝 XXX 圓滿成功!」那身為老公的你,可能也只是感嘆一下我老婆好漂亮、中文說的真好。但黑人小孩用中文說「祝 XXX 圓滿成功!」就不一樣了。黑人小朋友用中文齊聲嘶吼著這一句口號,這其中碰撞出的荒誕感和反差萌足以讓你捧著手機笑三分鐘。

  內容在這一系列的過程中不再是重點,因為它的形式就足以吸人眼球。加入誇誇群的人並不是自卑到需要很多人不停誇讚,大家需要的是站在宇宙中心接受「萬人齊誇」;用撲街炫富形式晒照片的人也不是為了炫富,只是用戲謔的方式展示自己的愛好收藏。

  在這些熱門活動和話題的傳播之中,形式變得越來越重要。它和大家正常的認知不符,需要有一點反常,有一點獵奇,還要有多多的話題性。

  總的來說,雖然我不需要被誇,但我不介意站在舞臺中央,接受五分鐘的眾人誇讚。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