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贏卡貸、信而富頻挑監管紅線,P2P亂象怎能攪渾普惠春水?

  文章來源:銠財-銠財研究院 作者:楊燦

  導 讀

  春節過後,村裡的狗剩、鐵柱、翠花又回到城裡,搖身一變成為CBD的Tony、Andy、Lucy。想必此時TA們應該格外輕鬆,終於再次熬過了節日中的各種套路。不知從何時起,其樂融融的家庭聚餐,變成了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現場;溫故知新的同學會,變成了互相攀比的炫富會;往日真誠的拜年短信,也成了索要微信紅包的潛臺詞。不少人在網絡上吐槽:春節變味兒了。

  事實上,變味兒的又何止是春節。許多本應美好的事物,在發展的過程中都有過變味兒的經歷,由此引發的後果令人深思。

  例如本意為方便出行的共享單車,被摩拜與OFO演化成燒錢遊戲。本為打破空間壁壘、提升國人素養的在線教育,也被混亂師資、套路貸搞得面目全非。聚焦利國利民的普惠金融業,一些變味的企業更是攪局者,小贏卡貸、信而富、宜人貸等企業的違規經營,讓客戶叫苦不迭。面對居高不下的投訴率,頻頻被挑的監管紅線,該如何破局呢?

  春暖花開,萬物復甦。去年深受爆雷潮困擾的P2P行業也有回暖趨勢。

  這樣的行業春意,得益於國家的普惠政策。開年伊始,中國人民銀行發佈公告,2019年起將調整普惠金融定向降準考核標準,引導金融機構更好完善中小微企業貸款需求。

  中小微企業的發展,迎來了新的春天。

  從業機構們也開始摩拳擦掌,藉著大勢東風來提振久違的士氣業績。紅利之下,長期精耕細作的實力企業最先獲得獎勵,一些問題纏身的企業也力圖蹭上一波紅利。

  此舉無可厚非,但打鐵還需自身硬,若自身投訴頻發、亂象不斷,就違背了普惠的初心。如果還藉著普惠的熱度、損害消費者利益,就應受到譴責和嚴懲了。

  行業春水,別被攪渾了。

  小贏卡貸 “惠”在何方

  在眾多貼上普惠金融標籤的企業中,小贏卡貸是較為高調的一家。其一是因為其母公司小贏科技是一家美股上市的企業;其二是由於小贏科技總裁成少勇,曾不止一次表述小贏卡貸對普惠金融所作出的積極貢獻。

  乍一看,小贏卡貸似乎是普惠金融的“排頭兵”。

  現實又如何呢?

  客戶最有發言權。一些媒體報道案例中可以找出端倪。

  據中國經濟新聞網報道,成都的劉先生是一位經營網吧的個體戶,其在週轉資金不足的情況下,在小贏卡貸APP結款2萬元,APP顯示月利息為0.83%。但實際上從填寫資料到上傳身份證的階段都完全看不到借款利率。直到下款後,其才發現一年期借款利息7299元,年化利率高達36%。

  36%利率,且不說是否符合普惠金融的基本原則,是否合法都要打上問號。要知道,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年利率24%以下的利息是受法律保護的,24%—36%是自然債務區,如已支付,不追究、未支付、不保護,36%以上的部分不受法律保護且支付了可強制要求返還。

  顯然,劉先生在小贏卡貸結款而揹負的利率,屬於24%—36%,該部分若未支付,並不受到法律保護。

  劉先生的遭遇並非個例,有媒體報道,小贏卡貸的官網宣傳利率9.96%,但實際利率為27%左右。

  令人玩味的是,在小贏卡貸的百度詞條中,有“可以幫助用戶快速還清信用卡、快速恢復信用卡額度,並且多種分期還款方式、低利率等產品特點,有效平衡還款壓力”的內容,試問不在法律保護範圍內的利率,是否可以稱為“低利率”呢?

  眾所周知,普惠金融從字面意思看,其“普”所指的指是服務對象範圍要廣,是以小微企業、農民、城鎮低收入人群等傳統金融無法覆蓋的弱勢群體為重點服務對象。而“惠”是指社會各階層和群體可以負擔的金融成本。

  不難發現,如果以受法律保護的24%利率為普惠金融的紅線的話,那麼小贏卡貸的上述產品顯然不符合普惠金融要求。

  這也意味著,小贏科技總裁成少勇曾聲稱小贏卡貸“以普惠金融為出發點”,或只是宣傳的噱頭。

  說噱頭,也許有些避重就輕了。看看消費者的投訴情況,就會知道小贏卡貸的問題有多嚴重。

  圖片轉自網絡

  高投訴量與低解決率

  據21CN聚投訴網站發佈的《2018年互聯網消費金融行業投訴排行榜》顯示,小贏卡貸2018年投訴量高達1844件。除高利率外,投訴主要集中於三方面。

  首先是用戶貸前教育不足。

  據中國網財經報道,楊先生投訴小贏卡貸“提前還款仍需支付違約金”,他認為這違反法律法規。小贏卡貸的客服告知他《借款合同》第十二條第一款,有明確約定提前還款的規則,即平臺允許提前還款,但仍需收取違約金。

  的確,由於提前還款會導致金融機構無法收取後續利息,因此不少銀行,網貸平臺會選擇收取提前還款的違約金。這本身也並不涉嫌違法。

  東巖律師事務所合同法律師鄭亮表示:“如果合同中明確規定了提前還款需要支付原定全額本息,則應按照合同約定還款。”

  不過,作為放貸方的小贏卡貸,是否應該在放貸前,就提醒用戶有相應規則呢?

  據小贏卡貸客服表示:所有貸前規定是以“向用戶展示全部合同的形式”進行。正在貸款確認前並無人工電話形式的條款提示,部分用戶申請貸款後接到人工客服電話是用於審核資質的。

  換言之,小贏卡貸確實在貸前教育方面存在缺失,若在貸前便向用戶明確告知這一風險,相信會有部分用戶不會蒙受損失。

  第二個問題是無法解綁信用卡。

  有用戶張先生表示,其未能在小贏卡貸申請到借款,隨後要解綁信用卡,但客服卻表示“沒有解綁功能”,讓其等1-3個月繼續借款。張先生認為此舉侵犯其隱私權。同時,小贏卡貸建議過後繼續申請借款有“變相強制借款”嫌疑。

  另一用戶歐先生也表示:我在小贏卡貸賬號綁定了個人的銀行卡和信用卡,致電深圳市贏眾通金融信息服務股份有限公司客服註銷賬戶。但客服告知不能註銷個人賬戶。本人不在使用小贏卡貸賬戶,因擔心個人信息安全被冒用。先需要註銷小贏卡貸,解綁個人銀行卡和信用卡。

  上述現象,屬於違法行為。

  中國消費者協會律師團律師胡鋼表示:如果相關的經營者直接拒絕我們消費者終止合同的這種要求,顯然是違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消費者選擇權。因為使我們消費者無法主動的、積極的終止某項服務。

  此外,《電信和互聯網用戶個人信息保護規定》第九條第四款也明確規定:“電信業務經營者、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在用戶終止使用電信服務或者互聯網信息服務後,應當停止對用戶個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併為用戶提供註銷號碼或賬號的服務。”

  如果上述兩個問題,只是資金和隱私上受到損失,那麼,惡性催收就是對客戶身心的摧殘。

  劉朝雪女士投訴:去年在小贏貸款,每個月都會還款,超過1日就會暴力催收,每月皆是如此,這個月是最後一期的欠款,協商幾天都不行,還惡意轟炸電話本,語氣態度極度惡劣,造成家庭朋友的精神傷害。

  孫女士投訴:小贏卡貸的催收對我進行謾罵,侮辱,騷擾電話不分場合不分時段的都有,打電話給我的親朋好友,打我父親的電話,我父親因此住院了,這種損失,真是雪上加霜,本身負債累累的我,如今的住院費壓的我喘不過氣來了還要上門,我真的嚇死了都是029開頭的電話打電話騷擾我家人,我父親在手術室還在給他打電話,如果他帶手機進手術室的話,你們想幹嘛啊?

  甚至並非小贏卡貸用戶的錢先生,也被小贏卡貸每天電話騷擾稱他欠朋友(借款用戶)錢催促還款,他認為小贏卡貸找不到本人就罵通訊錄的行為,嚴重妨礙他的正常生活,希望該公司停止不當催收並道歉。

  惡性催收問題早已是老生常談,根據目前的規定,網絡貸款平臺以及其委託機構,不可以通過暴力、恐嚇、侮辱、誹謗、騷擾等方式來催收貸款。

  顯然,小贏卡貸的種種惡性催收行為已違法相關法律法規。事實上,其完全可以採取法院起訴、上徵信等方式依法解決欠款問題。

  為何,要選擇這麼低劣的惡催手段呢?難免讓人質疑,這些催收款項的利率,是否在24%的法律保護區間內?

  諸多亂象產生的根本原因,躲不過一個利字,如此逐利的企業,又怎和普惠金融的理念掛鉤,不禁讓人發笑。

  值得注意的是,這1844件投訴的解決率僅為7.5%,也就是說僅有138件投訴被解決。如此低的解決率,直接反映了小贏卡貸面對問題時的消極、傲慢態度。更和普惠金融的服務理念衝突不小。

  這些具象企業的個別投訴,對普惠金融來說,不是一件好事。例如此前沸沸揚揚的“權健”事件,震動了整個直銷行業。好湯往往壞在一兩個壞米上,

  由此看來,小贏卡貸的高投訴量與低解決率,不僅是對消費者的不尊重、也是對行業、對監管層的漠視,對普惠金融事業同樣也會造成不良影響。如何堅持行業操守、如何合規經營、如何真正踐行普惠金融理念,值得小贏卡貸的深思。

  惡性循環?

  與小贏卡貸相同的是,信而富在宣傳普惠金融上同樣高調。

  信而富創始人、董事長兼聯席CEO王徵宇曾表示:我們希望在普惠金融、互聯網金融、金融創新等框架下,試圖通過我們的努力在技術上,比如大數據、區塊鏈、雲計算等應用層面走出一條道路。同時,不斷升級技術、產品、服務,穩步擴大市場份額,助推國家“普”和“惠”的雙重目標完成,實現企業效益增長,做到雙贏。

  王徵宇的言論,很漂亮。不過,其若看到信而富在今年一月的投訴量後,不知其還能否說出類似壯語。

  與小贏卡貸相同,網上針對信而富的投訴也並不少。在聚投訴平臺上,信而富在2019年1月的數據為414宗。

  值得注意的是,據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信而富的投訴總量分別為399宗和342宗。網貸爆雷潮的7-9月,針對其的投訴量分別為196宗、334宗、263宗,三季度總計793宗。2018年10至12月,分別為240宗、235宗、304宗,四季度總計779宗。

  通過上述數據不難發現,自去年開始,信而富的投訴量呈上升態勢。今年一月再加速,投訴量已高於去年網貸爆雷潮期間最高單月投訴量。

  投訴的集中區域,除了與小贏卡貸相同的高息問題,惡性催收等外,還存在捆綁購物等投訴。

  例如有借款人投訴稱:其在信而富平臺借款需要先購物,購物價格為383.05元,獲得借款2036.26元,總計2419.31元,借款期限14天。該借款人認為這是“變相砍頭息”和“變相高利貸”,並希望有關部門介入整治。

  由用戶黎先生指出:我在手機信而富APP上想借款,但是要購買物品才能借。然後購買了一個東南亞旅遊卡,成功購買以後,借款還是黑色的,根本不能用。我當時就找客服說退貨,客服說不給退。一直說系統原因,我不要了也不能退貨,問題是購買了還不能借款,這不是騙人的嗎?哪還有這東西還不給退貨的。而且我的那個借款一直是黑的。

  大量投,訴對信而富自身的品牌形象造成了重大影響。

  據公開資料顯示,信而富2018年第三季度撮合借款交易筆數環比下降54%;撮合借款交易金額環比下降52%;新增借款人環比下降30%

  現金流狀況,更能體現其差強人意的表現。其財報顯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為3920萬美元。而同年二季度末、一季度末以及2017年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分別為5880萬美元、7170萬美元和9488.1萬美元;2018年三季度、二季度、一季度,該指標分別縮減33.33%、17.99%、24.43%;而2018年三季度末則較2017年末縮減58.69%。

  作為上市公司,這樣的業績難以征服資本市場。截止2019年3月5日,信而富每股僅為1.25美元,距歷史最高股價12.86美元的跌幅已經高達90%以上。

  圖片轉自網絡

  宜人貸的2301個投訴貼

  同樣的現象,也出現在“中國P2P網貸平臺第一股”宜人貸身上。

  華爾街投行摩根士丹利甚至在去年12月11日將宜人貸的目標股價從8.46美元降至6.5美元。而其股價在2017年10月中旬甚至達到了最高的53.08美元。截至今年3月5日,宜人貸股價僅為14.08美元。

  原因同樣是業績划水。據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宜人貸淨營業收入11.2億元,較去年同期下滑26%;淨利潤1.5億元,同比減少50%;促成借款總額同比減少46%;投資者人數同比減少24%;借款人數同比減少50%。

  這些最終又和具體業務息息相關,值得一提的是,在聚投訴平臺,搜索關於宜人貸的投訴貼也高達2301個(數據截止到2019年3月5日)。

  小贏卡貸、信而富、宜人貸,可以說每家企業都是行業的代表性企業。上述亂象的發生,顯然會對普惠金融造成不良影響,也會對其他從業者起到壞的示範作用。

  那麼,問題來了,為何這些問題一再出現在這些代表企業身上,是什麼原因又是哪裡來的底氣、讓他們屢屢踩下紅線、挑戰市場、甚至監管層的底線呢?

  事實上,這些問題並非是小贏卡貸、信而富、宜人貸的一家之過,違規經營也或非其本意。業內普遍存在壞賬問題,是一個重要考量。

  對於這些企業而言,若不變相制定高利率,使用種種觸碰紅線的手段,就不能覆蓋高壞賬,也就無法正常經營。

  基於此邏輯,這些行為也形成了惡性循環,即不斷用後來者的錢去彌補此前的壞賬窟窿,後來者由於P2P企業高利率及違規行為,難以還錢,再次形成壞賬。P2P企業只能故技重施,導致壞賬高企,形成惡性循環。

  如何打破這種惡性循環呢?

  前景可期

  在剛剛結束的兩會中,李克強總理在《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對2019年普惠金融發展有著明確指示:完善金融機構內部考核機制,激勵加強普惠金融服務,切實使中小微企業融資緊張狀況有明顯改善,綜合融資成本必須有明顯降低。

  不難發現,即使存在一些問題,政府鼓勵支持發展包括合規P2P在內的數字普惠金融的總基調沒有改變。

  問題是,如何讓野蠻發展的P2P企業,走上合規、健康發展之路,在中國金融與產業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柴永強看來,破除惡性循環的魔咒在於提高風控水平。他指出:風控是一個P2P平臺的重要核心競爭力。所謂P2P,本質便是個人對個人,而P2P平臺的本質既是信息平臺,其應迴歸到信息平臺的本質。加強風控能力,加大對大數據、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投入,從而精準識別客戶畫像,為其提供合理、有序、有度的精準服務。只有將金融科技真正融入到貸前貸中貸後三個環節中,才能有效避免風險堆積,提升客戶滿意度、從而實現真正的普惠金融。

  在銠財看來,金融科技是治理行業亂象的重要方式。目前來看,一些金融科技企業的核心技術水平有待提升,同時合規經營的理念操作也是關鍵。往期過分逐利、行業野蠻發展的問題,讓不少企業充滿浮躁、冒進,都想掙快錢、掙大錢,缺乏潛心深耕市場、深入瞭解客戶的耐心,導致了亂象不斷。在監管趨嚴的大背景下,這些現象到了必須解決的時刻。任何不尊重市場、不尊重行業準則的企業都會受到處罰。以此來看,從業機構們需要真正從客戶需求出發,設計多元化的品質產品,用技術創新降低風險、提升消費體驗,從而走出一條高質量發展之路,這是普惠金融的應有之義,也是小贏科技董事長唐越、信而富董事長王徵宇、宜人貸董事長唐寧需要深思的問題,如何改變,銠財將持續關注。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