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倫敦,佔領牛劍:中國學生越來越多,英國人酸了

  話說,英國的教育質量一向聞名全球,這已經是被嚼了n年的老梗了。各大高等學府和頂尖名校,為英國乃至全世界培養了很多劃時代人物,也成為英國戰後繼續保持強國地位的王牌之一。

  自從教育行業市場化以來,英國的教育收費就水漲船高。很多本地學子看了都憷,其他國家的同學要是家庭一般,沒有獎學金根本念不起。

  不過,對於全球高淨值家庭來說,再貴的學費都不是個事兒。英國學府自從對全球敞開大門後,源源不斷的留學生就開始湧入,甚至超過了本地生源...

  根據Ucas的統計,在截止日期為今年一月的本科生項目中,英國申請者數目下降了1%,外國申請者的數目卻增加了9%。報告說,全靠國際學生,本科生申請總人數實現了三年來第一次增長...

  這份報告還說,今年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的申請者人數是2.1萬,比去年同期的1.7萬要多。同時,今年來自威爾士的申請者只有1.885萬...

  《衛報》表示,要是這個趨勢延續下去,來自英國大“省”威爾士的本土孩子,就沒有中國人多了。做比喻的話,就好像中國留學生裡,來自某一國的留學生人數超過了來自山東或者河南的學生。

  研究生方面,中國學生也是主力。在去年,英國高等學府一共有35萬在讀研究生,來自大陸和香港的學生就佔了10萬,近乎1/3。

  同時,由於脫歐和美國各種為難留學生手拉手發生,我們可以看到歐盟留學生數目(藍線)在下降,而中國留學生數目(紅線)在上升...

  根據高等教育數據機構(Higher Education Statistics Agency)的報告,來倫敦的中國留學生人數逐年暴漲。17/18年間,光是來自大陸的倫敦留學生就增加了20%。

  這樣一來,倫敦留學生裡,來自中國的人數就是最多的。倫敦有四所大學排進全球前40強,優質的教育資源也讓倫敦在各種城市排名裡取得冠軍。

  根據London and Partners的數據,16/17年間,國際學生給倫敦貢獻了34.5億英鎊。其中,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貢獻最多,達到了5.98億英鎊

  這些“貢獻”裡,超過一半花在學費上,46%則花在了衣食住行的雜費上,以及親友來觀光的支出上

  所以,學生不僅僅是交錢學習,他們身後的親友團購買力也很強悍。看到了這一點的巴克萊,決定在今天和馬霸霸聯手,在英國全面推廣支付寶。

  以中國同學為首的國際學生,帶來了金錢,人氣和多元文化,這本是值得肯定的...

  然而,英國人開始覺得不對勁兒了。

  BBC:念牛劍的英國孩子越來越少啦!

  BBC撰文指出,和十年前同期相比,念牛劍的英國本科生少了一千多人。劍橋本土學生少了7%,牛津少了5%...

  與此同時,國際學生卻有增無減。在同樣的時間段,牛津的國際本科生增加了51%,劍橋的則增加了56%。

  而且,劍橋大學多出來的國際學生裡,來自中國的學生不少...

  這一對比,讓英國人很不是滋味。特別是在當前,各種呼籲“擴招工人階級/有色人種/弱勢群體本土學生”的口號不絕於耳,牛劍這數據明擺著是“胳膊肘往外拐”。

  同時,由於非歐盟學生支付的學費比本地學生多很多,不少人覺得牛劍是因為貪財,讓外國富二代把本土學生的坑給佔了

  研究機構Sutton Trust的主席Peter Lampl說:

  “牛劍吸引國際學生是不爭的事實,但是也要做到本土生源和國際生源平衡。支付能力不應該成為兩者數量懸殊的原因。”

  對此,牛津大學一位發言人說:“我們從全球招募最好的人才,無論你從哪兒來,都是公平競爭,走一樣的流程。”

  劍橋大學的發言人則意味深長地說:

  “申請入讀劍橋的外國同學增加了56%,這就意味著英國同學你們有對手啦~危機感啊同學們”

  高等教育研究所(Higher Education Policy Institute)的負責人Nick Hillman說:

  “這是讓人悲傷但是無可避免的事實,如果英國大學不想把本土學生‘趕走’,就應該擴大校園,然後擴招。”

  目前,響應擴招的大學包括

  UCL:擴招65%

  布里斯托大學(Bristol University):擴招41%

  埃克斯特大學(Exter University):擴招74%

  學校的場地和師資有限,這樣就決定了錄取的人數沒法大幅度上升。有一些研究也指出,申請牛劍等頂尖學校的英國孩子減少,分明就是他們不自信啊!

  標準晚報:1/3的學生分數考到了,卻沒去申牛劍...

  就在去年,倫敦一家補習機構對6000名學生做了調查,發現有1/3的人分數考到了,但是因為患得患失決定放棄申請牛劍

  這家機構的負責人說,好多學霸有很大機會被錄取,也不存在錢的問題,但是家長,學校和他們自己都覺得失敗了很恐怖,寧願將就也不放手一搏。

  另一份研究對2017年的20000名學霸最終成績做了分析,發現這些人完全有被牛劍錄取的可能,然而最後只有14000人敢於申請...

  少年強則國強,學霸慫則...別怪國際學生啦!牛劍不是都說了:全球招生,公平競爭,玩不起心跳還是讀個差一點的學校吧。

  而且,除了孩子比較膽小,英國的家長也走保守路線。對非倫敦的家長來說,如果孩子分數不錯,只有65%的人願意鼓勵孩子衝刺一把。而對倫敦的家長來說,這個比例是85%,好很多啦!

  同時,導致英國學霸(和學霸家長)過於謹慎的原因之一,是他們對申請系統不太懂。全英國只有12%的家長明白牛劍的申請的正確打開方式。在倫敦這個比例高點,是16.5%。

  一家人從頭到尾都在懵圈...

  這個機構的負責人說:“申請牛校會比較患得患失,這能理解,但是如果明明就是學霸,卻完全不考慮牛劍,這就是可悲了。”

  白金漢大學教育學教授Alan Smithers說,不僅學生和家長一直處在懵圈的狀態,就連學生唸的中學,也搞不懂牛劍等一流名校要什麼人,然後輕易就否定了孩子,而不是去鼓勵他們衝刺牛劍。

  “另外,年輕人擔心一旦去了牛劍,他們就會從雞頭變成鳳尾,”Smithers教授說,“所以不敢跳出自己的舒適圈。”

  患得患失,動不動就玻璃心...為了不讓“出身環境不好的學生”受挫,牛津大學Somerville學院不讓食堂做章魚料理了。

  章魚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引發階級矛盾。

  念這個學院的朋友,以後是不是不要在大家面前吃這些零食比較好...

  老一輩學子看到這種世風,一口老血差點吐出來...

  “瘋了吧這是。我75年上牛津的時候,大堂的中午飯是燉鹿肉。我是個窮孩子,沒吃過鹿肉,也沒有覺得學校在搞歧視啊!我就覺得自己得吃吃看。那個亂燉其實不好吃,不過這不是重點。牛津啥時候變成這麼狹隘的地方了?”

  總之,在教育國際化的當下,降低招生標準顯然不能作為解決學生背景懸殊的手段。尤其是英國引以為傲的牛劍,已經不僅僅屬於英國了。如果在招生上搞保護政策,也吸引不到全球頂尖的精英吧...

  所以呢,想要增加本地學生的比例,還得從基層做起,把玻璃心給打磨成金剛石。熟悉申請流程,敢於衝刺學術聖殿,也敢於面對失敗和動盪的學霸,才有資格入讀牛劍,成為國家可靠的棟樑呀

  ///

  無論是去牛劍也好,就業也好...人生面臨無數大大小小的選擇,沒有哪一個能保證萬無一失。偉大的教育和優質的學校,不僅能給孩子前進的勇氣,更能教會他正確的方法和實現的路徑

  今年開春,英國本土專業諮詢機構海德國際房產+教育團隊以及英國頂級開發商伯克利來華與您分享英國私校教育+置業投資的方方面面。

  我們將在北京,上海,南京和青島開辦巡講會,讓在國內的朋友們,不出國就能瞭解到英國精英教育和投資置業的第一手資訊!

  3月17號 上海

  3月19號 南京

  3月21號 青島

  3月23號 北京

  現在就掃碼報名!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