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球世界盃」32強出爐!改革後能否比肩足球世界盃?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添加星標留住圈哥

  2月26日,籃球世界盃預選賽全部結束,最終的32強名單也水落石出。新賽制的改變讓東道主中國隊自動成為種子隊,在小組賽中能夠避開如美國、西班牙、塞爾維亞、法國等強隊。

  面對“一超多強”的世界籃球格局,在“專業人”帶領下的中國男籃,能順利拿到奧運會門票嗎?籃球世界盃又能否比肩足球世界盃?

  文/ 劉 金濤 編輯/ 陳 新進

  在足球世界盃結束的2018年,籃球世界盃緊隨其後,成為球迷們關注的另一大超級賽事,而這一次籃球世界盃經歷了一系列的改革之後落地中國。作為擁有全球最多籃球愛好者的國度,球迷朋友們也將零距離觀賞世界最好球員、最棒球隊之間的爭鬥。

  但世錦賽消失在中國球迷視野裡,已經有7年之久。從2012年宣佈改名,到中國隊未參加在西班牙舉辦的首屆籃球世界盃,如今再次出現在中國球迷面前的世界盃,已經是姚明坐鎮籃協主席配合FIBA舉辦的全新賽事。與此同時,披上國家隊戰袍的將是一群新生代球員。

  中國隊會在家門口的籃球世界盃取得怎樣的成績?而錯開足球世界盃,又坐擁中國市場的便利,加上姚明、科比們的站臺,全新的籃球世界盃能達到怎樣的效果呢?

  32強名單出爐!籃球世界盃引期待

  2月26日,籃球世界盃預選賽全部結束,最終的32強名單也水落石出。

  

  東道主:中國

  亞洲區(7支):澳大利亞、新西蘭、韓國、日本、伊朗、約旦、菲律賓

  非洲區(5支):尼日利亞、突尼斯、塞內加爾、安哥拉、科特迪瓦

  洲區(7支):加拿大、美國、阿根廷、委內瑞拉、巴西、波多黎各、多米尼加

  歐洲區(12支):希臘、立陶宛、法國、西班牙、德國、意大利、土耳其、俄羅斯、捷克、波蘭、塞爾維亞、黑山

  

  決賽圈抽籤儀式將在3月16日於深圳舉行,屆時32支隊伍將分為8個小組。而由於新賽制的改變,作為東道主的中國隊自動成為種子隊,在小組賽中能夠避開如美國、西班牙、塞爾維亞、法國等強隊。

  實際上,預選賽給中國男籃帶來了長時間的準備,“雙國家隊”自亞洲盃、斯坦科維奇盃、世界盃預選賽和NBA季前賽等比賽磨練,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也發現了多位原本不在國家隊考慮範圍內的球員,因此在紅藍兩隊合併後,新國家隊的面貌也十分令人期待

  延伸閱讀:完成歷史使命的雙國家隊,和一個等待救贖的中國籃球

  中國的這次籃球世界盃,不光我們對於成績期待很大,對於FIBA來說也是改革中的重要一步,而這一切也要從國際籃聯的改革說起。

  同叫“世界盃”,但還不在一個世界

  雖然改名後也叫“世界盃”,但這兩個賽事在各個方面都有著或大或小的差距。

  據全球知名監測和數據分析公司尼爾森發佈的《2018世界足球報告》顯示,在對全球18個國家和地區的調研中,2017年的足球獲票率為43%,這相當於有7.36億參與調查的人對足球感興趣,而籃球的數字則為36%,人數為6.26億。作為對比,排在第三位的是英式橄欖球,獲票率僅有12%。

  從人數和佔比上看,足球和籃球是全球受眾最多的兩項運動,但從頂尖賽事的商業化程度來看,這兩者之間卻是天差地別

  從男籃世錦賽更名的2014年來看,同年的巴西世界盃的媒體收益達到了24億美元,整個世界盃期間創造了45億美元的收入,這個數字在俄羅斯世界盃仍在不斷增加,據尼爾森預計僅媒體收益便有30億美金。而2014年在西班牙,由於中國隊未參賽、美國隊頂尖球星未參加和東道主在八強出局等原因,首屆世界盃慘淡收官。

  而這並非個案,實際上籃球世界盃自創立時便定下“宿命”。在改革前,FIBA國際籃聯規定奧運會為籃球的最高賽事,因此亞錦賽和世錦賽都可以看做“奧運會資格賽”。相比較關注度更高、影響力更大的奧運會,被看作一國最佳籃球面貌的集中展現,而世錦賽就低調了許多。

  此外,籃球在全球各地區發展不夠均衡,籃壇霸主美國隊並不看重這項“門票賽”,因此世錦賽也少了NBA的帶動。例如科比、詹姆斯、保羅等人領銜的“夢八隊”在北京奧運會上難逢敵手,但2006年世錦賽美國隊只拿到季軍,尤其是在1994年“夢二隊”登頂後,16年未染指冠軍,直到2010年才重新站上最高領獎臺。

  不過,到了如今的金元體育時代,FIBA決心讓世錦賽煥發生機,他們首先做的便是賽事重塑。

  改革!能打造全新的賽事嗎?

  2012年中國隊在倫敦奧運會上未嘗一勝,國家隊痛定思痛革新求變。同年FIBA也開始了全新的改革,以求挽救走入低谷的男籃世錦賽。1月28日,FIBA國際籃聯宣佈正式將世錦賽更名為籃球世界盃,並公佈2014年首屆世界盃的logo。2015年8月,中國順利獲得2019年籃球世界盃的舉辦權,比賽將在北京、廣州、南京、武漢、上海、深圳、佛山和東莞舉辦

  “改名不僅是一種美化,也因為獎盃的概念更為具象,也是賽事獨特性的表現,”在去年接受生態圈採訪時,國際籃聯媒體與市場總監Frank Leenders如此表示。而為了避開足球世界盃的影響,自2014年西班牙世界盃結束後的新週期為5年,此後則固定在每4年的單數年

  去年,FIBA祕書長鮑曼離世,給FIBA的改革帶來了一些曲折。但是FIBA的改革仍在繼續。除了全新的面貌,FIBA的賽制更是改革重點。

  延伸閱讀:鮑曼遠去,而FIBA籃球世界已蔚然成風

  自2017年開始,亞洲賽區重新劃分,增加了澳大利亞和新西蘭,而亞洲盃成績也與奧運會脫鉤,改為籃球世界盃中產生7支晉級東京奧運會的球隊,他們是來自非洲、亞洲和大洋洲排名最高的球隊,再加上歐洲與美洲前2的隊伍。

  因此中國隊如果想要拿到奧運會參賽,就必須拿到亞洲最好成績,而由於籃球世界盃預選賽的設置,國家隊的備戰就得到了更長的時間。與足球世界盃相似,籃球世界盃的預選賽在全球80支球隊中展開,總共設置了6個窗口期,自2017年11月開始橫跨16個月,而這也是“雙國家隊”成長的絕佳機會

  2019籃球世界盃預選賽長達16個月

  不過,預選賽的設置仍有優化之處。在2017年力克西班牙、塞爾維亞等強隊捧起歐洲男籃錦標賽冠軍的斯洛文尼亞,讓王仕鵬感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歐洲新王,卻因主力球員德拉季奇、東契奇征戰NBA未能參賽,最終小組墊底出局,無緣本屆賽事。

  除此之外,雖然美國隊會力爭美洲前2保留奧運會名額,但目前對於籃壇霸主的陣容仍然不得而知,大牌球星對於賽事的影響無疑是最關鍵的因素之一。

  雙國家隊合併,能取得怎樣的成績?

  2018年亞運會上,李楠率領的紅隊披荊斬棘完成奪冠,加上女籃和三人籃球,4枚閃亮的金牌讓國內球迷經歷了一個歡騰的夜晚,這也讓球迷更為期待。

  不過,以周琦、趙睿、方碩、阿不都沙拉木等人為核心的紅隊登頂亞運會,但短短几個月之後的世預賽窗口期,同樣的班底卻在客場62-86不敵約旦,24分也刷新了對陣亞洲球隊最大分差。可見,即便在家門口、拿到種子隊名額,屬於中國男籃的世界盃之旅才剛剛開始,想要得到理想成績仍不可懈怠

  “在集訓的思路上,我們需要招募有意願為中國籃球做貢獻的球員,態度向上、積極端正,願意為國家隊利益犧牲個人利益的。”在赴美學習交流回國後的媒體見面會上,李楠這樣表示,“希望最終大名單種的12人,可能不是各個位置上最強的,但至少是最團結的、最有凝聚力的、最能拼搏的球員。”

  面對8月31日開賽的籃球世界盃,給中國男籃的時間還有整整6個月,球隊的大名單仍有著巨大的調整空間。而東道主最終能走多遠,無疑會成為籃球世界盃最終熱度如何的關鍵所在。

  世界盃在即,中國男籃的重任遠不只是奧運會資格。回想起北京奧運時的高光、2012年在倫敦的五戰全敗、2014年未能成行的西班牙之旅、2016年苦苦掙扎時易建聯的反問,中國的球迷等待了太久,尤其是在“後姚明時代”的籃球市場,更期待世界盃這類大賽的帶動。

  面對“一超多強”的世界籃球格局,在“專業人”帶領下的中國男籃,能順利拿到奧運會門票嗎?

  我們盼望著。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