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晴不走性感路線是什麼樣子?看過《老中醫》後很有感觸

  很長一段時間內,許晴停留在銀幕的形象都跟性感有關。《老炮兒》裡那個雖墮入風塵卻依然有真愛和真性情的髮廊女是她,《邪不壓正》裡那個遊走在朱潛龍和李天然兩師兄弟間的北平交際花也是她,還有《花兒與少年》裡嬌滴滴、不接地氣的愛哭姐姐也是她。這一系列形象都和性感、年輕有關,那麼不走性感路線的許晴會是怎樣?或許剛剛開播的《老中醫》可以告訴你。

  如果單從銀幕形象來看,估計很少有人相信許晴已經五十歲了。但歲月不曾真正饒過誰,在寫給自己的生日隨筆三則裡,許晴彷彿也有點不可置信地來了句“五十知天命,而對於此刻的我呢,先別說天命,明天天氣我還搞不清楚呢。”

  回顧自己的半生,許晴說自己的二十歲像十歲,三十歲像十五歲,而到四十歲才體驗到了二十歲時要離開學校踏入社會時的勇氣。那會兒唯恐大家沒發現自己長大了,端莊極了,本質上其實還是忍回房間再抹眼淚,就是死挺著不想露怯的心態。雖說這份獨白就像她的成長般有點姍姍來遲之感,但換個角度想這何嘗又不是生活給許晴的饋贈,也許正是無憂地活著才讓她能保住這份青春吧。

  現在的明星都流行人設,在進入對女性而言有點尷尬的之後,對許晴的定位更多停留在性感和凍齡兩個關鍵字上。這或許不是許晴自己想要的,卻是被輸送和關注給觀眾的定位。這種刻板印象持續了很久,並在《老炮兒》和《邪不壓正》裡得到加深。

  但剛剛開播的《老中醫》彷彿又是另一段開始,這裡的許晴沒有性感傍身,也沒有嬌滴滴的面容,在樸素的妝容下及瑣碎的日常智慧中卻依然發光,閃著讓人不得不注視的光芒。

  有人說葆秀是翁泉海的戰鬥粉,確實如此啊,儘管翁泉海不喜歡葆秀,但一點也不耽誤這個姑娘死心塌地對他好。多年來照顧翁泉海的一雙女兒,幫他侍奉老人,沒個名分也就不說什麼了。當翁泉海被冤枉攤上官司,葆秀扮做女傭到對方家中探聽情況,端茶倒水捶背幹盡了苦活不說,還跳下河找關鍵證據,這番真情豈是一般人所能及的?

  就像她自己說的,一個主內,一個主外,沒有名分的葆秀確實做到了。因受官司影響,醫館生意不好,葆秀就貼錢請人上門看病。名聲受累產婦難以產下死胎,也是葆秀親自送上門還以身試藥給了對方信心,也給了翁泉海揚名立萬的機會。只可惜,葆秀委身做的這些,翁泉海看在眼裡卻並不在心裡領情。

  演得了身著補丁衣、端茶倒水的下人,做的了跳河找證據的堅韌報恩女,更沉得住性子和不願招架自己的男人死磕,這些特點匯聚而成的葆秀將外柔內剛和秀外慧中發揮到了極致。這角色變換之間不難看出許晴的演技,也許正如她說的那樣,每個人都是某個人的光明,而這些不同的角色們都是我的光明。守著這些光明,許晴願意沉下心來將角色演繹的更好,而感受過給她勇氣和支持的這些角色,我們大概只能細心品位來回報了。文/小花粒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