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離職“女高管”上熱搜!迴應質疑再遭懟:靠胡編亂造消費前東家?

  互聯網熱點

  |科技的力量你想象不到|

  公眾號:互聯網熱點

  近日一篇名為《那個從阿里離職的漂亮女高管,從來不過情人節》的文章的在網絡中火了,作者稱自己曾是阿里高管,她說,2017年自己從待了10年的阿里離職了,“這次離職帶給我的期權損失,保守估計至少1000萬。”

  在文中他還晒出了不少與名人的合影,講了自己離職後的故事,文中也灌輸了不少的雞湯,最後介紹了自己的創業項目——面膜。

  而她創業的面膜所宣稱的核心成分“寡肽-1”,也早已被證實在國際權威的化學物質查詢網站上,根本查詢不到,並不具有她所說的神奇功效。

  

  稱自己曾是阿里高管 還與馬雲合影

  

  寫這篇文章的作者署名“Judy Wong”,她說,2017年自己從待了10年的阿里離職了,“這次離職帶給我的期權損失,保守估計至少1000萬。”

  為了證明自己在阿里的高管身份,她晒出了跟在馬雲身後參加活動的照片,在照片上,馬雲正與身邊的人交談,她則跟在後方,看起來很像貼身工作人員。她還晒出了和各種名人包括世界小姐張梓琳等的合照。

  打臉了?阿里員工否認是高管 稱曾被末位淘汰

  且不說產品如何,僅“阿里前高管”的身份,就引發了無數關注,不少人在喝下這碗“雞湯”的時候,也順帶關注了她的產品。

  2月15日晚間,阿里螞蟻金服陳亮在朋友圈轉發並回應稱:

  

  一般情況下,我很理解很多前同事在創業的時候稍微誇大一點點自己的職業經歷,如果能對創業有些許幫助也行。但是牛要有個度吧,王晗你怎麼就成了阿里高管了?那些合影怎麼來的自己沒點兒數嗎?這麼多年了,心思花在正經工作上不行嗎?永遠都在要這些小心機,何必呢?

  

  阿里巴巴集團公關總監顧建兵在陳亮微信評論稱,第一張合影我在場,是在北京參加一個外部會議,我工作以來第一次見到一個員工帶著一個攝影師來跟拍自己,專門往幾個高管身邊湊,就為拍照。

  據北京青年報,一位阿里健康的員工透露,“她之前是阿里健康的,不過早離開了。”

  另一位阿里健康員工透露:“她應該是三、四年前就被開掉的一個員工,根本不算高管。”該員工還透露,公司本來就是末位淘汰制,她當時負責的一個業務板塊比較新,但她沒幹出成績,在公司調整時就被裁掉了。

  一位阿里前員工表示,“之前跟我是同事,當時她的級別的P6,後來我走了”,據瞭解,P6在阿里是比較基礎的職位,應屆生入職一般為P5,P6一般是2到3年的工作經驗。至於王晗離職時的職位,目前尚不得而知。不過,她如今的一切像是早已被計劃好的。

  

  阿里離職“女高管”迴應質疑:斗膽請馬雲老師評評理

  

  2月16日凌晨,王晗發表公開信迴應外界的質疑。

  以下是王晗迴應全文:

  《致阿里高管陳亮的一封公開信》

  

  因為一篇文章,我成了阿里巴巴現任高層口誅筆伐的對象。

  網上無數的人在罵我,深夜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顆在下雨天被無數人踩在泥巴下的小草!

  現在的我,壓抑的喘不過氣來,我希望能夠多說幾句:

  我叫王晗,2008年加入阿里巴巴集團2018年離職,先後在阿里軟件、淘寶網、阿里集團、阿里健康、螞蟻金服任職,做過業務也做過後臺事務工作,最高級別是在阿里健康任家庭醫生事業部總經理。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阿里健康的女高管——也許陳亮覺得我在他這樣的高層眼裡不是什麼,但是我們在阿里曾經奮鬥過的、尤其是超過五年的、把最好的青春奉獻在此、從基層一步一步做到這個位置的人,我們每個流過血的人,我們是很珍惜這個稱呼的。

  很慶幸有馬老師這樣血有肉的精神導師,這十年,我們從幾十人的小團隊創業打拼,陪著阿里一點一點的成長到今天的巨頭,我收穫的不止是公司慷慨給與的工資與股票、期權,更讓我從一個青澀、不自信的小女生變成了自信、自立的獨立女性,變成了一個逐漸有了自己的夢想,想出來拼一把的創業者。

  而且我選擇了一條最難的路,就是希望做一箇中國新青年喜愛的品牌,我希望它能存活10年、20年、更久。

  出來創業經歷的困難就不多說了,創業過的朋友都懂的。歷經無數磨難與煎熬,它就像一個出生的嬰兒,我開心的去期待她的茁壯成長。

  創業不易,流量很貴。我們把大量精力和彈藥用在產品研發迭代和用戶體驗上,沒有花鉅額廣告費去做投放。我只是一個剛剛創業的姑娘,我沒有膽量去花很多錢做推廣。所以我想蹭一下阿里的熱度,就在首篇文章放了我和精神偶像馬老師的合影。

  因為這個原因,陳亮以阿里高層的身份,對我進行了譴責。

  在阿里的時候,因為種種原因,我得罪過陳亮。沒想到都成為前同事了,這個坎在陳亮心中還沒過去。

  陳亮,你知道在現在經濟形勢不好的情況下,一個女生敢於跳出安逸的環境選擇創業有多難嗎?

  陳亮,在阿里這個有愛的大家庭,無論工作多累都有人在支持,而我現在一個人孤軍奮戰有多難嗎?

  陳亮,你為什麼就不能對前同事多一點點支持和寬容?

  我永遠記得那一天——2016年阿里離職員工大會上,馬雲老師說:“阿里巴巴有一個理想,希望中國的500強中,有200強的CEO來自阿里生態。感謝所有阿里巴巴出去的人,離開公司以後不僅僅是實現了為自己賺錢,實現自己的價值,大家很多的精力是在解決社會的問題。今後對於想創業的人,我們會給予一些投資。”

  我永遠記得馬雲老師說過的話:阿里一直在支持和鼓勵員工創業。

  剛寫到這兒的時候,有朋友轉過來幾篇文章,有說我是被阿里裁掉的,有說內部人士爆料稱我和馬雲的合影是擺拍的,有說我和馬雲的合影是PS的。

  我被這些有人故意散佈出來的不實信息深深的震驚了,在阿里這麼久,我也知道一直震撼於阿里公關團隊的強大,我也怕被他們封殺。

  但是這會我想為自己爭口氣。

  看在為阿里服務這麼多年的份上,如果馬雲老師能看到這篇文章的話,我想斗膽請馬雲老師評評理。

  

  陳亮再懟:專心做產品,不要再"蹭"馬老師了

  今日早間,陳亮發文回懟:離職創業的前同事很多,未見哪一個人靠誇張的假身份招搖撞騙,靠胡編亂造消費前東家前同事的。感謝你重新定義了髙管這個詞,另外不要再蹭馬老師了。

  以下為陳亮迴應全文:

  

  做微商也遭打臉,面膜核心成分被稱“皇帝的新衣”

  

  有網友說,“這種微商太可怕,把自己都美化成這樣,產品得多恐怖?”

  北青報記者在電商平臺看到,在一家店鋪中,目前該面膜已經有388件的月銷量,售價為一盒5片99元。

  在各種宣傳中,她稱面膜的核心成分是“寡肽-1”,還說這種成分可以“提升自身肌膚修護力,祛痘淡印、修護易敏、平衡水油,幫助肌膚恢復健康狀態”。

  而《中國醫藥報》早已對該成分進行闢謠報道。報道稱,寡肽-1是化妝品版“皇帝的新衣”,在國際權威的化學物質查詢網站上,根本查詢不到寡肽-1、寡肽-3和寡肽-5的化學物質登錄號。寡肽-1(Oligopeptide-1)為甘氨酸與組氨酸和賴氨酸組成的聚合物,而一般被認為有效的表皮生長因子(EGF)是53個氨基酸組成的多肽,又稱“人寡肽-1”。

  報道稱,目前在國內還沒有原料供應商能提供寡肽-1、寡肽-3和寡肽-5的化學品安全技術說明書(MSDS)和產地信息,化妝品廠家也提供不了購買和使用記錄。這些化妝品裡,加了什麼、有什麼作用,大都是隨意描述,成了化妝品版的“皇帝的新衣”。這給非法添加激素和其他成分的化妝品廠商,提供了渾水摸魚的空間。

  21財聞匯綜合自:北京青年報、新浪科技、網易財經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