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恐慌疫苗,我糾結魚刺,惺惺相惜了

  我的疫苗科普生涯中,遇到過很多對疫苗恐慌的網友。

  脊灰口服疫苗首次使用時,有極低概率(1/42萬)導致肢體殘疾。有網友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給寶寶服用了脊灰口服疫苗,就非常擔心寶寶會被惡魔抽籤抽中,惶惶不可終日。

  被狗咬傷,正確處理傷口並接種疫苗,狂犬病發病風險就可以忽略不計。有些網友就是擔心疫苗效果不夠好,上一有些風吹草動的症狀,就以為要狂犬病發作了,馬上去打一輪疫苗求放心。這樣一輪又一輪接種疫苗,我知道接種狂犬病疫苗最多的超過50針。

  這樣的恐慌,確實是非理性的。然而若非親身經歷,很難體會這種非理性思維的形成機制。如果連形成機制都不理解,那麼平息這種恐慌的難度很大。

  沒想到,一根想像中的魚刺,也讓陶醫生經歷了這樣一次糾結。事後總結教訓,發現我糾結魚刺或許和網友恐慌疫苗有類似之處,我要把引起糾結的關鍵點找出來,分析透徹,可能會幫助我更好地解決網友的疫苗恐慌。

  以下就是我被一根魚刺折磨了一個月的故事。

  一個月前,中午和朋友一起吃飯。第一道菜是魚翅湯,按我的環保理念——沒有消費就沒有殺害,肯定不會喝這碗湯。但是,當時和朋友交談正在興頭上,也沒注意到這是什麼菜,拿起來就喝。

  喝到一半就覺得吞嚥時喉嚨裡不太舒服,似乎有東西卡在那裡。因為鯊魚是軟骨魚,魚翅也是軟的(據說不少魚翅湯其實是用粉絲做的),我就琢磨著應該不會魚刺卡喉。但是,食道里的異物感和疼痛感(不過是鈍痛)逐漸強烈起來,我又懷疑會不會是廚師在做湯時不小心混入了硬骨頭。

  下午,還是有這個感覺,於是就發了一條微博求助。沒人覺得我這個症狀是魚刺卡了,有些耳鼻喉科同行分析認為不太可能。我稍微放心一點了,然而這種異物感和疼痛感持續了近一週。

  這一週裡,我就是擔心真紮了魚刺。一會兒想,如果是魚刺刺得深,就有可能引起感染,會發熱,還會局部膿腫,那個就受苦了,還好暫時沒有發熱。轉念又一想,不是時不時有新聞說吃進去魚刺當時沒事、但幾個月或幾年後魚刺在體內遊走最終扎破重要臟器的情況嗎?這種萬一的情況真是太糟糕了。

  這個春節過得還行,沒怎麼難受,但心裡就是放不下這魚刺的萬一。沒想到,假期結束前,類似的症狀又開始出現了,我又開始糾結這魚刺萬一遊走起來,戳到肺裡、戳到心臟裡,這不要命麼?

  剛好節日最後一天校友聚會,請教了某院消化科的師兄大拿。師兄認為不太可能是魚刺,很有把握地說可能是胃酸反流導致的食管炎,讓我去他們醫院做個胃鏡。

  我還是疑惑:以前我從來沒有反流性食管炎,而且這感覺就是像被東西戳到了,怎麼會是這個病呢?師兄說他很忙,要麼就明天一早八點前去找他,他可以乘病人還不多,先給我做,否則就要再耽擱一天。

  做內鏡肯定難受,但想到多耽擱一天就多糾結一天,我還是決定第二天就去。

  整個過程非常順利,效率超高,從掛號到結束只用了15分鐘。一方面是因為在內鏡室有自助掛號付費終端,一方面也是師兄開個後門給力。

  師兄讓我口服了一支鹽酸利多卡因(我知道利多卡因用於局麻,一般是注射的,但沒想到還能口服)。難喝,我努力匹配記憶中的味覺數據庫,覺得有點像鹽水棒冰的味道。喝完2~3分鐘就覺得口腔後部發麻發脹,感覺被人卡住喉嚨。

  接著就躺在操作檯上,嘴裡放了一個擴張器,沒法吞嚥,口水流到下面的小托盤裡。導管通過時,確實很難受,如果沒有麻藥幫忙,估計是絕難通過的。

  事後我才知道,這是局麻。有人連局麻也無法忍受,就只能全麻了。

  師兄得意地說,與他預料的一樣,有反流性食管炎的表現(下圖箭頭處),胃裡都是好的。

  師兄給開了2周藥量的制酸劑奧美拉唑和粘膜保護劑達喜,告訴我大約要吃2個月左右。師兄沒有開中藥,我很欣慰。拿出手機打開支付寶,掃描藥品上的監管碼,妥妥的都是合格藥品,都在有效期內(強烈提醒:疫苗也可以這樣掃)。

  最後算賬:局麻內鏡費350元(網友說全麻的話至少800元),藥費211元。我有醫保,本人實付25元。

  1小時後麻藥的勁過去了,可以吃東西了。

  這就是想像中的魚刺的故事。

  為何我會糾結這根不存在的魚刺呢?

  我覺得有三個關鍵因素:

  第一,我少見多怪。我不知道反流性食管炎也能引起類似的疼痛感,誤以為這種疼痛感最大可能是魚刺,大概要多卡幾次就知道了。但是,這種症狀在專業醫生面前,就很容易判斷。

  第二,我鑽了小概率事件的牛角尖。媒體上關於魚刺的報導,往往是嚴重的、致命的才會上新聞,一般的魚刺卡喉要麼吞飯糰解決了,要麼上醫院解決了,所以真正造成悲劇的魚刺事件只是少數。所以,小概率事件要知道,但不要把小概率事件當全部。

  第三,我自戀了,有點迫害妄想症。總覺得小概率事件可能降臨到自己頭上,看起來很可憐,但其實就是自戀。其實啊,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別太把自己當回事,雖然好事不會特別照顧你,但是壞事也不至於就落到你頭上。

  以上就是魚刺事件我的自我剖析,對應到疫苗恐慌,我覺得也大致如此。所以,要解決疫苗恐慌,需要做到以下三點:

  第一,對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有一個全局性的把握,那就是:疫苗總體上是安全有效的,疫苗總體上是安全有效的,疫苗總體上是安全有效的。

  第二,不要被媒體報導的負面事件誤導。關注負面事件和忽略正面事件是人性的弱點,媒體為了迎合人性,也傾向於報導負面事件。當你負面事件看多了,難免對全局性把握產生懷疑,這需要用理性去克服。

  第三,不要覺得自己很特殊。特殊到小概率糟糕事件正好發生在自己身上(除非有靠譜的證據),自己嚇唬自己很沒意思。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