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世界不一樣的美,2018 Ocean Art Contest 獲獎作品欣賞

  

Ocean Art Contest 是由 Underwater Photography Guide 主辦的年度海洋藝術攝影比賽,到目前為止已經舉辦了 7 屆,2018 年度的 Ocean Art Contest 已經公佈了最終的獲獎作品。海洋和陸地幾乎是兩種不同的生態,也許我們見識了陸地的大多數奇觀異景,但是我們依然對海洋知之甚少,尤其是海洋生物,一起來欣賞一下攝影師們手中的相機所展現出來的海洋之美:
攝影師 Duncan Murrell 用佳能 EOS 6D 所拍攝的《 蝠鱝芭蕾(Devil Ray Ballet)》折桂 2018 Ocean Art Contest Winners 的年度最佳,同時這幅作品也是這一年度評選的「海洋生物行為類目」的一等獎。

  拍攝地點:菲律賓巴拉望 Honda Bay
拍攝器材:佳能 EOS 6D,佳能 15mm F2.8 魚眼鏡頭,Inon X2 防水殼

  
Duncan Murrell 能夠抓拍到這張作品實屬幸運,雖然他之前經常潛水拍攝鯨鯊,但也只是偶然在一次蝠鱝覓食磷蝦時遇到過這些神祕優雅的生物,但是這一次它們卻全然忘卻了人類的存在,像戰鬥機陣列一般在攝影師附近打轉,後來 Duncan Murrell 被告知,這一隊「魔鬼魚」之所以這麼大膽可能是因為它們中的幾隻雄性正在追逐一隻雌性。愛情,也會讓魔鬼魚忘乎所以。
2018 Ocean Art Contest Winners 被分為包括「廣角」、「微距」、「超微距」、「肖像」等在內的 15 個類目,每個類目按名次評選多個獎項,然後在 15 個第一名中評選出「年度最佳」。在廣角類中,攝影師 Fran?ois Baelen 拍攝的以座頭鯨為題材的作品《 溫柔巨人(Gentle Giants)》獲得了第一名,拍攝器材為 Sony A7III。

  拍攝地點:法屬留尼汪 Saint-Gilles
拍攝器材:Sony A7III,Sony 16-35mm 鏡頭,Nauticam NA-A7III 防水殼

  
在 9 月,座頭鯨會來到留尼旺的 Saint-Gilles 產仔生子,Fran?ois Baelen 正是在這個時節與座頭鯨母子在海面 15 米以下不期而遇。此時的座頭鯨母親正在小憩,而一旁的座頭鯨寶寶正在享受著新生命的美好,在這一副畫面中,Fran?ois Baelen 的朋友正好和座頭鯨寶寶對稱在座頭鯨媽媽的兩側。
微距類的頭名作品是攝影師 Jeff Milisen 拍攝的《 鉤魷(Ancistrocheirus)》。

  拍攝地點:夏威夷 Kona
拍攝器材:佳能 T1i,佳能 60mm,Ikelite 防水殼

  
這隻小魷魚白天只會隱藏在深海,只有夜晚才會來到海面覓食。夜潛的攝影師發現了這隻小魷魚,但是在招呼一起夜潛的遊客過來欣賞這隻美麗的魷魚之後,魷魚開始倉皇地下潛。為了拍攝這隻害羞的小魷魚,Jeff Milisen 在黑夜中獨自隨著它一路下潛到了海面大概 30 米左右。和白天不同,深夜的水下 30 米會讓人感覺到孤獨,但是所幸所幸攝影師還有這隻小傢伙相伴。
動物肖像類的一等獎頒給了攝影師 Claudio Zori 所拍攝的《 銀鮫(Chimaera)》,不過 Christina Barringer 用佳能 6D 拍攝的《 迷霧中的鱷魚(Croc in the Mist)》也很值得一提。

  拍攝地點:墨西哥 Banco Chinchorro
拍攝器材:佳能 6D,佳能 16-35mm,Nauticam 防水殼

  
攝影師和搭檔在佛羅里達珊瑚泉潛水時和這頭年輕的鱷魚遭遇,看到這頭被打擾到的鱷魚正逼向潛水搭檔,攝影師打算憑自己手上的相機阻擋鱷魚、保護搭檔,在和鱷魚正面對峙的當口,他按下了快門,給這隻激動的鱷魚來了一張特寫。這隻年輕的鱷魚面目猙獰,而被它踢起的沙子則展現了千鈞一髮之際的緊張氣氛。
冷洋流類獎項的獲獎作品是《 灰海豹的臉(Grey Seal Face)》,但是作者並沒有留下太多關於這幅作品拍攝的幕後信息,也不清楚具體的拍攝設備和拍攝地點。

  
可能是外形過於可愛,Ocean Art Contest Winners 喜歡單獨設立一個「海兔」類目的獎項(驗證了顏值即正義的合理性),2018 年這個類目的第一名獲獎作品為 Flavio Vailati 使用尼康 D500 所拍攝的《 在卵中(Inside the Eggs)》。

  拍攝地點:菲律賓阿尼洛
拍攝器材:尼康 D500,Nauticam 防水殼

  
菲律賓的阿尼洛既是潛水聖地,也是海洋生物的天堂,上面這張有阿尼洛海兔露臉的照片獲得了海兔類目第一名,而下面這張攝影師 Wayne Jones 拍攝的、有阿尼洛瓷蟹露臉的《 瓷花(Porcelain Bloom)》則獲得了超廣角類目的第二名。

  拍攝地點:菲律賓阿尼洛
拍攝器材:佳能 5D Mark IV,Aquatica Digital 防水殼

  
在這張照片中,小瓷蟹本身是倒掛在一截柳山湖上的,但是攝影師沒有強求小家正坐在珊瑚之上,而是就著倒掛的姿態拍攝了原始樣張,但是在後期中,照片經過重新旋轉,不過依舊很出彩。
單反初學者類目的第一名被《 邂逅(Special Encounter)》收入囊中,作者 Alvin Cheung 使用的單反相機是尼康 D810。

  拍攝地點:墨西哥索科羅群島
拍攝器材:尼康 D810,圖麗 10-17mm,Nauticam 防水殼

  
荷蘭攝影師 Eugene Kitsios 拍攝的《 斑海豚(Spotted Dolphin)》獲得了無反廣角類目的第一名,他使用的相機是奧林巴斯的 OM-D E-M1。

  拍攝地點:巴哈馬比米尼群島
拍攝器材:奧林巴斯 OM-D E-M1,奧林巴斯 8mm 魚眼鏡頭,奧林巴斯防水殼

  
Eugene Kitsios 可能經常下水拍攝海豚,對他來說,在下水拍攝之前你完全不會知道海豚會對你有什麼反應,也許它們會好奇地跟你玩耍,也許它們根本就對你沒興趣,總之,只有合適的時候你才能給這些聰明的海洋生物拍攝出一張完美的照片。
無反微距類目的第一名為澳大利亞攝影師 Steven Walsh 拍攝的《 三隻小海馬(3 Baby Seahorses)》,另一名攝影師 Rafi Amar 拍攝的《 四目相對(Face to Face)》獲得了提名獎,攝影器材為奧林巴斯 OM-D E-M1。

  拍攝地點:巴哈馬 Shark Paradise
拍攝器材:奧林巴斯 OM-D E-M1,奧林巴斯 60mm 微距鏡頭

  
攝影師 Debbie Wallace 的作品《 雙魚群(Schools of Schools)》獲得了無反海洋生物習性類目的第二名,她使用的器材同樣為奧林巴斯 OM-D E-M1。

  拍攝地點:美國北加州莫爾黑德市
拍攝器材:奧林巴斯 OM-D E-M1 Mark II,Panasonic Lumix G Vario 7-14/F4.0,Nauticam 防水殼

  
Debbie Wallace 偶遇到了錐齒鯊和一群魚。在當時的場景下,錐齒鯊並沒有開始捕獵,它依然在觀察和試探魚群。對於人類而言,錐齒鯊雖然外表凶悍但是卻比較溫馴,它帶著跟隨自己遊動的一群魚緩緩地逼近主魚群,看著就像是兩群魚即將開始大戰。
緊湊型廣角類目的第二名獲獎作品是《 珊瑚(Coral)》,攝影師 Andrea Falcomatà 使用的相機是 Sony RX100 V。

  拍攝地點:意大利 Argentarola
拍攝器材:Sony RX100 V,Nauticam 防水殼

  
攝影師 Kate Tinson 所拍攝的《 萬綠從中一點紅(Red on Green)》獲得了緊湊型微距類目的二等獎,拍攝器材為奧林巴斯 TG4。

  拍攝地點:印度尼西亞北蘇拉威西島
拍攝器材:奧林巴斯 TG4, 奧林巴斯防水殼

  
緊湊型海洋生物習性類目的二等獎獲獎作品是攝影師 Miguel Ramirez 所拍攝的《 餓(Hungry)》。

  拍攝地點:留尼汪格蘭德海灘
拍攝器材:奧林巴斯 TG4

  
水下藝術類目的頭名作品為 Bruno Van Saen 所拍攝的《 Disco Nudi》。

  拍攝地點:印度尼西亞巴厘島
拍攝器材:尼康 D810,Nikkor 105mm VR 鏡頭,Hugyfot 防水殼

  
攝影師 Brett M Garner 所拍攝的這幅《 白田(Field of White)》獲得了礁景類目的提名獎。

  拍攝地點:澳大利亞大堡礁
拍攝器材:尼康 D300,圖麗魚眼 10-17mm 鏡頭,Subal 防水殼

  
看起來似乎這是一幅美好的畫面,但是隱藏在美好的幻象之下的是殘酷的現實。這是大堡礁大片白化的鹿角珊瑚。珊瑚白化是因為體內共生關係的毛藻離開所導致的,毛藻是珊瑚重要的共生生物,決定了珊瑚的新陳代謝和生長。在毛藻離開珊瑚之後,珊瑚將顯示出自己原本的白色,但是白化意味著珊瑚無法獲取營養、將逐漸死亡。珊瑚是海洋生態系統中的重要一環,被稱為「大洋綠洲」,海水升溫導致珊瑚死亡將顛覆海洋的生態系統。所以攝影師的形容這幅照片是「又美好又憂傷」。

  如何拍攝水下照片?

  
至於如何拍攝出一張美輪美奐的水下作品,2018 Ocean Art Contest Winners 的評委 Tony Wu 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具備自己的創意。攝影可以理解為一門藝術,但是借鑑成功的作品的創意絕非藝術。

  迴歸到攝影本身。水下世界令人震驚,但是別被「獵奇」帶偏,拍攝依然要回歸到攝影技巧本身。

  不能傷害海洋生物,不能在非自然狀態下拍攝作品,這是底線。

  照片應該承載一定的現實意義,比如有助於生物研究、生態保護、環保意識喚醒。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