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一瓶啤酒被“撂倒”,稀裡糊塗輸掉百萬,清醒後尿檢陽性,嚇出一身冷汗!

  平時酒量還行的他,那天只喝了一瓶啤酒,卻顯現出了醉意。迷糊中和人去打牌,結果第二天清醒後發現,事情大條了……

  朋友盛情相邀難拒,一杯啤酒顯醉意

  1月29日中午,湖州小夥子小戴來到吳興區公安分局愛山派出所,他語無倫次、支支吾吾,民警耐心詢問了半天,他才把自己覺得可能被人“下藥”的事情告訴了民警。

  1月28日晚,在烏鎮某旅遊公司上班的小戴,接到朋友湯某的電話,說快過年了到湖州去玩玩。一開始小戴是拒絕的,經不起好友的再三相邀,小戴便答應了,於是湯某驅車到烏鎮接上小戴後來到湖州。小戴和湯某來到湖州某浴室,由於客人太多,他們便在浴室的大廳內等候,正在那時,小戴和湯某恰巧碰到了他們都認識的鄭某和吳某,鄭某還帶了另外兩個朋友“商總”和“小偉”,一番寒暄後,鄭某提議先去吃宵夜,於是,一行人來到市區某火鍋店,酒菜上桌便開始了宴席。

  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小戴事後回憶,他當時根本就不會想到,那竟然是一場“鴻門宴”。

  吃菜、喝酒、聊天,席間,湯某突然喊小戴去添加火鍋調料,小戴也沒多想,可再回飯桌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喝的啤酒跟剛才的味道明顯不一樣,雖然只喝了一瓶啤酒,卻顯現出了醉意,不僅臉很紅,走路有點晃,而且還特別愛說話,人很興奮,似乎有點不能控制自己。

  “商總”見狀,便對小戴說去洗個澡喝點茶醒醒酒。此時已經迷糊的小戴便跟著他們來到一家浴室,洗完後便在浴室的包廂內打牌賭博。

  賭局上頻頻失手,稀裡糊塗簽下借條

  據小戴回憶,當時他跟湯某是聯合“拼莊”的,自己根本就記不住牌,記賬也是邊上的人操作的,自己稀裡糊塗的一直玩到第二天凌晨2點,小戴和湯某兩個人輸了114萬元,兩個人都拿不出這麼多錢,小戴和湯某各自寫了三張分別為12萬、15萬和30萬的借條,總計57萬,隨後,小戴又支付了2600元給“商總”,這場牌局才結束。隨後,湯某把小戴送回了烏鎮。

  第二天一早,鄭某就來到了小戴的單位,說自己是他和湯某的擔保人,自己的轎車都被“商總”的人開走了,叫小戴趕緊去湊錢,甚至提出了可以貸款、賣車來償還債務,越想越蹊蹺的小戴隨即來到愛山派出所報警。

  尿樣檢測大跌眼鏡

  民警根據小戴的講述和異常反應,對其進行尿樣檢測出甲基苯丙胺(俗稱冰毒)陽性反應,這著實讓小戴大吃一驚,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跟毒品粘上關係。

  民警初步判定這是一起利用迷藥實施違法犯罪行為的案件, 經縝密偵查,警方很快鎖定了嫌疑人的身份。

  1月31日,愛山派出所聯合分局刑大分別在桐鄉某租房和賓館內抓獲為湯某、鄭某、吳某、商某。據嫌疑人商某交代,他們一夥人無正當職業,長期混跡在桐鄉,平時打檯球時結交的,臨近年關,就想著弄點錢來花花,於是合計著物色對象,經過一番商議後將湯某的朋友戴某作為目標。由湯某將戴某邀約至湖州後,在浴室大廳內假裝偶遇後一同去吃宵夜,在宵夜期間,商某將事先準備好的“賭博粉”交給吳某,由吳某趁小戴離開包廂時把“賭博粉”放入一瓶啤酒內,並晃動啤酒讓粉末溶解。等小戴返回後,吳某等人以勸酒方式讓他喝下了那瓶啤酒。

  小戴錶現出醉酒、亢奮狀態後,吳某等人又將他帶至市區一浴室玩牌賭博。在小戴神志非正常狀態的情況下,以偷牌方式詐賭,讓他不停輸錢,商某再將事先準備好的借條讓湯某配合著演戲,騙取小戴簽好借條的同時,又騙取其當場支付2600元。

  嫌疑人商某還告訴辦案民警,今年是自己的本命年,2月1日還是自己的生日,對於自己的行為後悔不已的他未曾料想這年都要進看守所過了。

  目前“小偉”身份不明,還在進一步抓捕中,案件也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什麼是“賭博粉”?

  據辦案民警介紹,“賭博粉”,是一種新型的混合類毒品,無色無味,其主要成分為甲基苯丙胺,也就是大家熟知的冰毒。

  犯罪分子通常會將“賭博粉”混入茶水、酒水或飲料中。受害者服用後會失去自我控制,變得恍惚、興奮甚至近乎狂妄自大,對人放鬆警惕,很容易被騙。

  “賭博粉”原本流行於境外一些賭場,又叫“殺豬粉”、“打牌藥”。近年來開始在我國出現,成為一種用於賭博欺詐他人的新型工具。

  所以,民警提醒大家在拒絕賭博的同時,對於陌生人的邀約,始終要提高警惕,如遭遇類似情況,請記得及時報警。

  熱點推薦:

  ●女婿著急到山上燒香,竟將岳父扔在了高速上!網友:這是要成為前女婿的節奏(現場視頻)

  ●1960-1998年出生的人注意了,今天再忙也要看一下

  ●新春裡最浪漫的表白:我願意陪你,做一切你想做的事……

  來源:FM93交通之聲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向原創致敬!

  交友須謹慎,認同請點個“好看”吧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