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衝出路基致其父死亡,記者調查:村道狹窄“村堵”現象普遍

  “有錢沒錢,回家過年。”春節,是回家團圓的日子,無論人在天涯海角,總要回家陪伴父母吃頓年夜飯。

  近幾年,伴隨著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不少外出人員春節返鄉過年的方式也從原來的乘火車、大巴,改為如今的開車回家。山村裡,平日裡車輛較少的村道上擠滿了各式汽車,如同鄉村車展。高高興興回家,卻因村道錯車難、行車難而心裡“添堵”,甚至有人剛買的新車就被擦掛,更有甚者,發生嚴重車禍而導致死傷。

  村道一到春節就堵車,究其原因,除了交通陋習,還有村道在車流激增背景下越顯狹窄。堵車現象在春節由城市往農村轉移形成的“村堵”普遍現象在最近幾年已引起廣泛關注,亟待解決。

  ▲宜賓市敘州區玉鴨鄉道“春堵”。羅敏攝

  事故

  “豪車”被擦掛兩次損失數千元 怪村道太窄?

  成都律師王仁根是珙縣恆豐鄉上洛村人,有車後,他每年春節都會駕車回家過年,今年也不例外。但今年春節王仁根有點鬱悶,因為他的座駕凱迪拉克SRX汽車在村道上被擦掛2次,車損超過5000元。

  “我一直跟著導航走,出高速公路時已是深夜,被導航帶到了一個村道上。”王仁根回憶,村道彎度極大,路面狹窄,他行駛異常小心。然而,他還是聽到了異響。以為撞到東西的他下車察看才發現,是車身與護欄擦掛。只能自認倒黴,嘆口氣後又繼續駕車往家趕。

  ▲村道上,成都律師王仁根的凱迪拉克被剮蹭。 受訪者供圖

  讓他沒想到的是,還有第二次更嚴重的村道擦掛事故等著他的凱迪拉克——這輛新車價格高達50餘萬元的“豪車”。大年初一下午,王仁根和父母等一起到珙縣孝兒鎮張德村的表姐家做客。晚20時許,山村已經黑透,正和表姐一家喝酒的王仁根突然聽到屋外村道上傳來尖銳的金屬剮蹭聲響。“遭了!”王仁根跑出來看,一輛成都牌照的別克轎車與自己的凱迪拉克汽車蹭到了一起,凱迪拉克右側車身被掛出深深的凹痕,連金屬都凹了進去。

  王仁根告訴記者,自己的愛車從未這樣被“傷害”過,這讓他很心痛。“拍照給4S店,說至少要3000餘元才能修好,肇事車駕駛員報了保險。”王仁根說,正月初五他就開車返回成都了,準備在成都修車。“雖然修車的錢由保險公司出,但是想著這事心裡還是不舒服。”

  愛車第二次被擦掛,王仁根認為,與村道太窄有關。他的車寬1.91米,涉事的別克凱越(老款)轎車寬1.725米,而村道寬3.5米,錯車都很困難。

  而在王仁根的“豪車”被剮蹭的第二天即大年初二,與上洛村接壤的林裡村,一輛尚未來得及上車牌的豐田七座汽車,在距家50米左右的村道轉彎時,失控衝出3.5米寬的路基,導致駕駛員父親死亡。 而當地村民認為,這起悲劇跟村道窄狹也有一定的關係。“路寬點、有護欄,汽車就不會掉下去。”村民吳傑告訴記者。

  ▲珙縣恆豐林裡村正月初二車禍,駕駛員父親死亡。 村民供圖

  現象

  春節返鄉車流猛增 “村堵”現象普遍

  據王仁根介紹,他老家所在的恆豐鄉及周邊鄉鎮,因為地理條件艱苦,年輕人大多出外謀生。近年來,在外工作、打工的當地村民,基本上家家戶戶都買了車。“村道也多有硬化,交通條件得到改善,但是村道設計是按平常的汽車通行量來做的,每年春節大家都開車回來,就堵得不行。”王仁根說,他的遭遇和鬱悶,在同類返鄉群體中具有普遍性。

  不只是在珙縣恆豐鄉及周邊鄉鎮,最近幾年春節,紅星新聞記者在川內不少市州的鄉鎮都發現,在春節及前後各一週在內的大半個月內,大部分外出務工、上班的人都會回到農村過年,其中不少年輕人在掙錢後都買了轎車。他們回家的路,由多年前的乘坐大巴、火車,改為開車回家過年。

  受此影響,春節前後尤其是春節長假一週,農村的車流量猛增,農村的國省幹道、縣鄉道,尤其一些村道上出現大量車輛,不少路段排行的車輛如長龍一般。如遇交通事故或錯車困難時,擁堵現象便十分嚴重,有時一堵就是一兩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

  “村堵”現象並非四川才有,據國內不少媒體報道,近年來,“村者”現象在全國很多地方都比較突出,成為困擾農村的新問題。

  ▲無法錯車的3.5米寬村道 姚永忠攝

  原因

  村道窄車多易堵 交通陋習加重堵車

  不少返鄉的車主都提到,在他們看來,春節期間村道擁堵的主要原因是路太窄,車多了便容易擁堵。紅星新聞記者走訪發現,農村不少村道都是3.5米寬,有的10多年前修建的村道路面甚至只有3米寬。而根據查詢,不少家用轎車的寬度都在1.6米至1.8米之間,有的甚至更寬。

  在資中縣馬鞍鎮楠木巖村,當地的不少村道都是2008年修建的,水泥路面寬度僅3米,最寬的也不過3.5米。“按這寬度,寬3米5的路有的車錯車都過不了,過得了的也要技術好。3米寬的根本就錯不了車,只能找岔路口和一些路邊的院壩錯車。”當地村民說。

  “導致‘村堵’有很多原因,道路狹窄只是原因之一。”原公安部特教教官、四川警察學院客座副教授、宜賓交警專職教官王燕說,近年來村道很容易出交通事故,這就警示駕駛員尤其需要把控好車輛,提高安全意識,真正做到安全、文明駕駛。

  王燕說,交警部門早已注意到了“村堵”現象,並相應地做了很多安全警示工作,尤其是在關鍵的時間節點、交通節點增加了警力執守,但仍然無法杜絕“村堵”問題。“只有交通參與人完全提高安全意識,做到安全、文明行車,才能真正減少堵車或交通事故的發生。”

  王燕告訴記者,隨著經濟和社會發展,外出務工農民工家庭,基本上家家戶戶都能買起一般的轎車或者SUV, 最差也能買得起摩托車、電瓶車。“往往在村道上,不把控有幾種原因,其中有佔道、彎道速度過快、山區道路駕駛經驗不足等。”

  作為機動車特技教官,王燕對安全駕駛機動車有著很深入的研究。“車速過快後,根本沒有辦法避開對面來車,也就無法避免事故發生。”王燕說,春節回來過年的駕駛員們,很多人都在外地取得機動車駕駛證,學習時間、駕車時間短暫,很多人根本沒有在山區村道上駕駛機動車的能力和經驗。

  “在外面打工買車回家鄉的人,平時都生活、工作在城鎮,主要在城鎮較為寬闊、平順的道路上行車,對駕駛技術的要求遠比山區道路低。”王燕認為,這些駕駛員回到山區,把控車輛的習慣仍然是城鎮道路的習慣,殊不知山區道路跟城鎮道路根本不是一回事。“用老習慣處理新問題,難免出事。”

  王燕提醒廣大駕駛員,在山區村道行車,首先必須控制車速,保持安全速度;其次是千萬不能佔道,否則極易堵車或發生事故;三是精力必須集中,山區道路窄狹、彎、陡、險,稍不注意就失控;四是行車時一定要留意、觀察路上的自行車、電瓶車等非機動車。

  “山區很多沒有外出的老鄉,習慣於用電瓶車代步。但他們的電瓶車,甚至連車燈都沒有,藉著月光、星光上路;平時村道上機動車少,他們也不習慣用喇叭、燈光,反正路上基本沒車。”王燕說,機動車駕駛員在陡坡、變道等視線不明的道路上行車一定要減速,觀察路上有無行人、非機動車等。

  根據王燕多年來的觀察,他發現部分在外地買新車回家的駕駛員,把一些不好的駕駛習慣也帶回了鄉下。“隨意停車,速度較快,彎道不減速,違規佔道等。”王燕說,現在有些年輕人,在外買了個車回家鄉,就有點忘乎所以,忘了交通安全法律法規。“總感覺到了我的老家,路就是我自己家的,想咋開就咋開。其實村道仍然是公共屬性,是大家共有的道路,必須遵守法規。”

  王燕提醒駕駛員,在山區開車,無論是老司機還是新手,都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白天多鳴喇叭,注意觀察;夜間多用燈光,遠近燈光變換使用,提示對面來車注意。”王燕認為,只要做到以上幾點,即使在狹窄的村道上,也可把擁堵和事故,降到最小的程度。

  ▲村道新增的錯車道 姚永忠攝

  一種嘗試

  村道擴寬難增加錯車點 今年春節基本不堵了

  近幾年,在成都工作的肖先生每年春節都會駕車回到內江市資中縣的老家。前往資中馬鞍鎮楠木巖村走親戚時,在他印象中,每年春節,國道通往該村的五六公里村道因道路狹窄且錯車十分困難,而十分擁堵,有時一堵便是一個多小時。而錯車多是借路邊村民的院壩或岔路口、道路兩旁的泥土地等,有時為了錯車還只能一方倒車數十米、數百米甚至更遠才能找到錯車點。

  “路太窄了,大部分路面是3米寬,兩個小車會車都錯不開。”經過同一主村道且經常在這條村道上跑車的馬鞍鎮高洞壩村人王師傅記憶中,往年春節,因村道擁堵,平時駕駛麵包車的他在春節時都改騎摩托車。“往年太堵了,經常一堵就是一公里多長,堵上一兩個小時是常事。”

  然而,今年大年初四,肖先生再次前往時卻發現,通往楠木巖村的村道有一段路擴寬了,未擴寬的村道旁也增加了部分錯車點。“今年除經過的集市堵了一會兒,其它路段基本不堵了。”肖剛認為,這都得益於原本狹窄的村道要麼擴寬了,要麼增加了錯車點,提高了車輛通車率。王師傅對此也有同樣的感受。

  肖先生和王師傅所說的村道接國道247線,除了通往楠木巖、高洞壩村,還通往楊家寺、兩河村。2月11日上午,紅星新聞記者前往當地發現,國道247線轉入村道後,原本路面寬約3.5米的村道或一側,或兩側通過拼接水泥甚至泥石路面擴寬了。行車1公里多後,道路變得狹窄,有的水泥路面只有約3米寬,但未擴寬道路兩邊不時能發現錯車點。

  當地合併楊家寺、兩河、楠木巖三村後的大村楊家寺村村主任蔡和也說,往年春節,隨著外出人員大量駕車返鄉,通往村裡的8公里主村道較為擁堵,堵上1個小時也時有發生。此前,還曾有車輛會車時因無法錯車互不相讓而發生爭執,村幹部也曾前去協調雙方錯車。蔡和介紹,8公里主村道中,至少有5公里的路面只有3米寬,其它的3.5米寬。“最早的是2008年修建的,當年的標準只修了這麼寬,那時也沒考慮到車會這麼多。”

  去年上半年,因河庫聯網工程後,接國道的約1.5公里村道擴寬至4.5米左右。但蔡和認為,原來狹窄的村道擴寬很難,除了資金、土地等,路邊已修好的房屋導致道路無法擴寬都是現實的問題。他說,考慮到往年春節村道的擁堵狀況,村裡在今年春節前在村道未擴寬路段增加了10多個錯車點。同時,春節期間,村裡安排人員在比較擁堵的楊泗灘集市處規範攤販擺攤設點和疏散車流。

  “應該說,今年春節回來的車比往年還多,但今年能錯車了,加上一些通社路能分散車流,8公里村道基本不堵了。”蔡和說,為此,村裡還和鎮政府彙報,打算明年春節前再增加一些錯車點,讓大家回家的路更暢通。

  ▲被擴寬的村道 姚永忠攝

  交通部門

  農村道路標準在提高 新規範可從源頭上解決“村堵”

  2011年11月份,四川省交通運輸廳公路局下發了《關於進一步規範農村公路建設標準和審批程序的通知》,對“十二五”期間的“村道”建設作了規範性的硬性規定。

  通知規定:“ 村道路基寬度不小於5.5米,路面寬度不小於4.5米,硬(土)路肩寬度不小於0.5米。三州及盆周山區部分工程量大、地形地質複雜及交通流量小的路段,經技術經濟論證,並報市(州)交通運輸局(委)現場複核批准後,鄉道和村道可按單車道設計,但彎道半徑不得小於15米,縱坡坡度不得高於12%,路基寬度不小於4.5米,路面寬度不小於3.5米,且兩邊設置不小於0.5米的硬路肩,錯車道數量不少於每公里3處。”

  據宜賓市敘州區交通局相關負責人介紹,3米、3.5米的農村道路,是按照過去的標準建設的,確實已經不符合當前的農村交通發展現狀,也無法滿足日益增長的交通需求。因此在兩年前,各地已開始按4.5米規範下指標,原則上不再建設3.5米道路,除非經過批准的特殊情況。

  該負責人還說,不僅新修村道必須達到4.5米,原來的3米、3.5米道路還可以加寬至4.5米,加寬工程按每公里12萬元給予補助。“4.5米農村公路,不僅可以滿足當前農村經濟發展的需要,也能從源頭上解決春節行車、錯車難問題,普通家用小汽車錯車沒有問題,也能實現雙向通行。”

  紅星新聞記者 羅敏 姚永忠

  編輯 敬玲燕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