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裝束復原,這幫95後用“華夏服飾之美”驚豔了世界!

  說到服飾復古,你一定不會不熟悉這個團隊,亮相2018湖南衛視《天天向上》節目組的中秋園遊會,好似“雲上仙人”出場,自帶“仙氣”。

  同年年底,中國裝束復原團隊剛剛結束了應復旦大學邀約,結束了題為《中國仕女裝束演變略論》的講座,事實上,這隻低調的團隊早已譽響世界,受邀國家外交部的邀請,在中日韓傳統服飾展演上,展示中國正統漢服!

  即將迎來裝束復原工作的第13個年頭,這個一直專注在幕後研究服飾細節、考究文史材料的團隊,用匠人般的態度和近乎刻板的學術精神,以衣飾為切入口,在研究中國傳統文化的領域,獨闢蹊徑。

  十餘載,展示傳統華夏服飾之美

  最近,為了籌備一整套唐五代宋朝的服飾,出版一本關於唐朝服飾的專著,劉帥和他的團隊有點應接不暇。

  學美術出生的劉帥因為痴迷古代裝束,轉而專攻服裝設計,2007年,他與幾個朋友共同成立了當時的“中國裝束復原團隊”,那時的他(她)們絕對想象不到,幾個愣頭青一拍即合的“將傳統華夏服飾之美展示給眾人”的模糊心願,居然逐漸有了成型。

  △居然逐漸成型的團隊△

  “一開始,我們都是源於對中國古代傳統裝束的熱愛。”團隊成員胡曉如是說。

  說到古裝,不少人的第一反應大多是“羅群翩飛”“仙氣飄飄”之類的形容詞。而與迎合市場審美的服飾不同的是,劉帥團隊有著自己的堅持,“走進這些古代服飾的細節,你會了解漢的大氣、唐的華麗,你會敬佩古人的審美,感動於他們對美的追求。”加之團隊成員多是“科班出身”,學美術、服裝設計、考古、文史各表一枝,相關專業知識過硬,“希望將書本上的文字和繪畫上的圖樣變成一個真實鮮活的服裝,讓人們能夠穿上身感受。”的期望應運而生。

  △成都走秀△

  現在,團隊的日常工作劃分為美術、文史、有製衣等不同小組,各司其職。“美術組著重研究繪畫、壁畫、陶俑等資料;文史組則通過考據時代背景下的制度、對服飾的記載等文字資料;製衣組,顧名思義,主要考慮成衣穿著的效果以及不斷地試板。”除了每個人管好自己的一份工作之外,在製衣後期不斷地試版過程中,大家還需要互相監督。

  正所謂“術業有專攻”,胡曉補充道“就是因為團隊成員各自深耕一塊專業領域,才能更加敏銳的察覺出現在自己領域的問題,這樣層層把控,製作出來的服飾效果才是最接近當時朝代的人物風貌。”

  從書本到現實,復原傳統文化

  一整套的裝束復原的工作並不輕鬆。

  除了前期工作,包括收集資料、整理、進行研究,然後再跟實際史料相對照,再到製版試版,不斷試錯,最後終於進入之一階段,還得經歷織、染、印、搗練、刺繡、製版、剪裁、縫紉等複雜的工序,一步都容不得馬虎。

  △十六國時期服飾△

  “需得運用到織錦、刺繡、草木染等複雜工藝,有時候還需加入夾纈、絞纈等傳統手工藝。”胡曉解釋,一件成品的完成,前前後後須得經歷半年有餘,因此即便團隊已經成立13年,完整復刻的服飾,包括相應的妝面和首飾,也不過200餘件

  

  △一套服飾的誕生,少不了傳統複雜的手工藝△

  “最難的部分應該在前期的資料的殘缺和分散。”早期製作的西漢長壽繡曲裾袍,為了完美復原曲裾的花紋樣式,團隊專門參考湖南省博物館出土的,西漢馬王堆辛追墓出土曲裾袍圖樣進行復原。

  △辛追墓出土曲裾袍圖樣資料△

  在製衣中途突然遇到新的材料補充,不得不從頭再來的情況對於這群年輕的匠人而言,也是家常便飯。全手工絞纈的魏晉襦裙,根據甘肅花海畢家灘26號十六國墓(昇平十四年)出土實物所制,在試版過程中,又加入了甘肅酒泉丁家閘墓壁畫人物以及東晉十六國出土陶俑形象的考量。

  

  △西安十六國墓出土陶俑與復原圖對比△

  

  面料的選擇也是精細活。由於年代已久,不可能完全按照古籍記載的面料製作,團隊還是堅持從博物館、甚至“殺入”各地絲綢原產地,選擇最貼近記載的面料用於裁衣。

  △在博物館尋找資料△

  在這群年輕的匠人眼中,繁瑣製衣工序已然不算難題,事實上,雲淡風輕的背後,是千百次試錯後“但手熟爾”的自信。比如唐人張萱的名畫《搗練圖》描繪的古代女子搗練場景,是指對生絲織物進行反覆捶打,使其變得柔軟的工序,極其考驗今人的耐心。更復雜的傳統工藝“絞纈”,則是扎染工藝,讓布料出現豐富的暈色變化,工序重複、工作量大。

  △《搗練圖》△

  投入高、成本大,無不考驗著這群80、90後匠人的耐心。但當一套古代裝束最終復原完成,穿到模特身上,配以妝容和髮型的細節,著實讓人驚豔又驚喜:那些文獻壁畫中不可觸及的古人形象,終於成了生動的現實。

  △宋遼時期服飾△

  “不停地去進行知識儲備,學習不同的技法,隨時留意新的考古發現或者新的理論,運用到我們的實踐製作過程中。”

  服飾是反映歷史的一面鏡子

  先秦渾厚,兩漢大氣,兩晉風流,六朝風采,唐風傾國,宋明流韻......

  面對傳統漢服文化逐漸被大眾接受並追捧的現象,劉帥團隊歡欣鼓舞,侃侃談到“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是一種對傳統文化的熱愛和肯定。”

  △上海走秀展示傳統服飾△

  問及如何定義“裝束復原”,他們回答:“以裝束為載體,復原為己任”

  通過服飾來弘揚中國傳統文化,是一個非常可行且直觀的渠道。裝束復原團隊以服飾為突破口,通過細究布料、繡工、樣式甚至織法、著色的細微差別,進而探究在這個時代背景下,人們的衣著打扮、日常喜好,甚至窺斑見豹,得以為研究各個朝代的文化、風貌等提供一定的依據。“我們運用科學的研究及製作方法,復原的服飾和妝面,道具等一系列的作品,為傳統文化的可視化道路的探索,做出自己的努力和工作。”劉帥解釋道。

  △和西安市文物局合作,再現了盛唐氣象△

  團隊成員池文匯在《漢晉衣裳》書中一篇關於兩漢服飾審美嬗變的文章中論及,漢代人從原有的服飾禁錮中解脫出來,敢於並樂於展示身體之美,如此的演變勾勒出漢民族文明進步的軌跡。他說:“服飾史是一部看在眼裡、穿在身上的歷史,是一面折射社會歷史最直觀的鏡子。

  事實上,學術界有不少關於中國古代服飾的經典著作,比如沈從文的《中國古代服飾研究》、高春明的《中國織繡服飾全集》、孫機的《中國古輿服論叢》等。經年已久,裝束復原團隊積累了很多的作品,通過親身實幹切實瞭解到箇中機緣,逐漸產生了“不如就將我們的經驗謄寫下來,供其他人作參考。”的考慮,於是“從書中來,回書中去”,《漢晉衣裳》《中國妝束》兩本專著應運而生。

  2014伊始,團隊裡陸續加入了一些新成員,專注於古代樂舞的復原,將團隊擴充為“中國裝束與樂舞”。“我們目前復原的樂器有先秦的骨、瑟、箏、琴、編鐘,以及唐代的琵琶、箏、蕭、阮弦等等,”劉帥說:““服飾、音樂、舞蹈,乃至茶藝、花藝等,都是歷朝歷代人們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串聯成一個整體。我們希望繼續復原之路,更多地向人們展示傳統文化的精粹。”未來,他們的研究成果將以音樂會、唱片的形式與人們見面。

  採訪、撰文 | 小雅

  編輯 | 十六

  圖片授權 | 中國裝束復原團隊

  出品 |今日旅行新媒體中心

  洽談 | [email protected]

  QQ|18059822

  TOP趣旅行

  旅遊 | 文化 | 美食 | 玩家 | 藝術

  一切有格調又有趣的內容分享

  關注我們把世界裝進口袋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