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丨家,讓每一次出發更有意義

  在外打拼,風裡雨裡的日子,雖然總有艱辛,亦多坎坷,但你我從未放棄過希望,停止過奮鬥和堅守。因為我們永遠知道,有一個地方,可以讓我們隨時停泊,有一些人,可以讓我們的努力更有意義……

  “此心安處是吾鄉”。家,讓城市有了溫度。家,讓每一次出發更有意義。

  · 壹 ·

  家,在哪裡?

  老舍說:“我的理想家庭必須在中國。”

  我的理想家庭要有七間小平房:一間是客廳,古玩字畫全非必要,只要幾把很舒服寬鬆的椅子,一二小桌。一間書房,書籍不少,不管什麼頭版與古本,而都是我所愛讀的。一張書桌,桌面是中國漆的,放上熱茶杯不至燙成個圓白印。文具不講究,可是都很好用;桌上老有一兩枝鮮花,插在小瓶裡。

  兩間臥室,我獨居一間,而有一張極大極軟的床。不論咋睡都一躺下就舒服合適,好象陷在棉花堆裡。家中不要電話,不要播音機,不要留聲機,不要麻將牌,不要風扇,不要保險櫃。缺乏的東西本來很多,不過這幾項是故意不要的,有人白送給我也不要。

  這就該說到人了。屋子不多,又不要僕人,人口自然不能很多:一妻和一兒一女就正合適。

  這一家子人,因為吃的簡單幹淨,而一天到晚不閒著,所以身體都很不壞。因為身體好,所以沒有肝火,大家都不愛鬧脾氣。除了為小貓上房,金魚甩子等事著急之外,誰也不急叱白臉的。 這個家庭頂好是在北平,其次是成都或青島,至壞也得在蘇州。

  無論怎樣吧,反正必須在中國,因為中國是頂文明平安的國家;理想的家庭必須在理想的國家內也。

  ——老舍《我的理想家庭》節選

  · 貳 ·

  家,有什麼?

  豐子愷說:“在那裡有我故鄉的環境,有我關切的親友,有我自己的房子,有我自己的書齋,有我手種的芭蕉、櫻桃和葡萄。”

  寓所究竟不是我的本宅。每逢起了倦遊的心情的時候,我便惦記起故鄉的緣緣堂來。在那裡有我故鄉的環境,有我關切的親友,有我自己的房子,有我自己的書齋,有我手種的芭蕉、櫻桃和葡萄。

  我睡在寓中的床上雖然沒有感覺像旅館裡那樣浮動,坐在寓中的椅上雖然沒有感覺像旅館裡那樣不穩,但覺得這些傢俱在寓中只是擺在地板上的,沒有像家裡的東西那樣固定得同生根一般,這種倦遊的心情強盛起來,我就離寓返家。這所謂家,就是我的本宅。

  當我從別寓回到了本宅的時候,覺得很安心。主人回來了,芭蕉鞠躬,櫻桃點頭,葡萄棚上特地飄下幾張葉子來表示歡迎。兩個小兒女跑來牽我的衣,老僕忙著打掃房間。老妻忙著燒素菜,故鄉的臭豆腐乾,故鄉的冬菜,故鄉的紅米飯。窗外有故鄉的天空,門外有打著石門灣土白的行人,這些行人差不多個個是認識的。還有各種商販的叫賣聲,這些叫賣聲在我統統是稔熟的。

  我彷彿從飄搖的舟中登上了陸,如今腳踏實地了。這裡是我的最自由,最永久的本宅,我的歸宿之處,我的家。我從寓中回到家中,覺得非常安心。

  ——豐子愷《家》節選

  · 叄 ·

  家,是什麼?

  周國平說:“家是一隻小小的船,要載我們穿過漫長的歲月。倦鳥思巢,落葉歸根,我們回到故鄉故土,猶如回到從前靠岸的地方,從這裡啟程駛向永恆。”

  家是一隻小小的船,要載我們穿過多麼漫長的歲月。歲月不會倒流,前面永遠是陌生的水域,但因為乘在這隻熟悉的船上,我們竟不感到陌生。只要這隻船是牢固的,一切都化為美麗的風景。人世命運莫測,但有了一個好家,有了命運與共的好伴侶,莫測的命運彷彿也不復可怕。我心中閃過一句詩:“家是一隻船,在漂流中有了親愛。”望著湖面上緩緩而行的點點帆影,我暗暗祝禱,願每張風帆下都有一個溫馨的家。

  凡是經歷過遠洋航行的人都知道,如果沒有一片港灣在等待著擁抱我們,無邊無際的大海豈不令我們絕望?在人生的航行中,我們需要冒險,也需要休憩,家就是供我們休憩的溫暖的港灣。傍晚,征帆紛紛歸來,港灣裡燈火搖曳,人聲喧譁,把我對大海的沉思冥想打斷了。我站起來,愉快地問候:“晚安,回家的人們!”

  自古以來,無數詩人詠唱過遊子的思家之情。“漁燈暗,客夢迴,一聲聲滴人心碎。孤舟五更家萬里,是離人幾行情淚。”家是遊子夢魂縈繞的永遠的岸。倦鳥思巢,落葉歸根,我們回到故鄉故土,猶如回到從前靠岸的地方,從這裡啟程駛向永恆。

  ——周國平《家》節選

  家

  是奮鬥的理由

  是拼搏的動力

  家

  讓每一次出發更有意義

  明天是豬年的第一個工作日

  返程途中的你我

  正向著夢想

  大步前行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