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層丨“錘叔”的春運人生

  深冬的夜晚,百年老站鄭州站裡亮如白晝,車流、人流,一切都是快節奏,2月3日,春運第十一天,正是返鄉客流的最高峰。

  車站的列車增加至一晝夜310列,僅在夜間就通過182列,列車密集到達時,平均6分鐘就有一列車進站。上下車的人流對衝時產生的喧鬧聲、機車的鳴笛聲、車站的廣播聲相互疊加,夜晚的鄭州站比白天還熱鬧。

  對於在站臺上保衛通過列車安全的鄭獻敏來說,卻絲毫不覺得車站喧囂,反而覺得站臺上很安靜。在工作的時候,耳朵裡只有自己錘子的敲擊聲、試驗時的排風聲,還有對講機裡的廣播聲。

  “這也許是我38年時間養成的定力。”今年59歲的客車檢車員從上班開始,就來到鄭州車站從事火車的檢修工作,自己父親、岳父、老伴兒都跟火車檢修打了半輩子交道。如今,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奮戰在保衛火車安全的第一線。在這38年裡,他經歷了鐵路6次大提速,見證了百年老站舊貌換新顏的各種變化,發現處置過400多起事故隱患……

  “錘叔”,記不得從什麼時候開始,鄭獻敏多了這麼一個飽含敬意的稱謂。老鄭說這大多因為他珍藏的5把用過的錘子,最老的一把已經跟了他38年。

  但幾個徒弟卻說,更多的還是他是這個崗位工齡最長的老師傅,不僅技術高、責任心強,經他接送的十幾萬列火車沒有發生過一起事故,而且德行好,經常無償負責車間廁所的便池疏通,無償為夥計們洗工裝。

  “明年就要退休了,以後想幹也幹不成了。”聽起來,駐站檢車員好像是個閒差事,但確是個苦活計!過去一個夜班13個小時,“錘叔”僅是步行就要走上近28公里,彎腰近2000餘次,多年彎腰留下“錘叔”留下了腰間盤突出的疾患。這兩年,鐵路科技發展了,TVDS系統的投用讓駐站檢車員不用在股道里扭轉騰挪檢車了,可是,要完成25列車的接送車任務,每個夜班還是要走上20公里。但是,每年春節的時候還是不忍心自己的徒弟回不了家,總是選擇替徒弟當班。

  “其實,回家過除夕對於我來說,也就是跟老伴兒一起吃個飯。”“錘叔”只有一個女兒,過去因為自己的老伴曾經也是一名檢車員,不放心女兒星期天單獨在家,夫妻倆就把她帶到班組裡。每當要去股道里工作了,就用粉筆在地上畫個圈,讓女兒站在圈裡,以防亂跑。

  如今,女兒長大了,“錘叔”又有了一個跟自己一樣愛吃餃子的外孫。今天傍晚的時候,錘叔跟老伴通電話的時候,外孫正幫媽媽擀皮,吵著說要讓他嚐嚐他親手做的餃子。

  晚上七點左右,老伴、女兒和外孫拿著一盒餃子剛剛來到待檢室。對講機裡響起車站的接車廣播,“錘叔”挎上工具包就往外走。外孫急了,提著飯盒攆到站臺上,非逼著吃了3個。

  不回家是為了讓更多的人能夠安全回家,“錘叔”說,對於來來往往的旅客來說,大多時候他只是一個穿著黃馬甲、手拿檢車錘的背影。縱然是自己高嗓門的呼喚應答,最多也就是旅客無意中的一瞥。可是,自己就是幕後工作者,付出不一定要被誰看到、被誰記得、讓誰稱讚,春運站好崗,讓火車安全的出發、旅客安全的抵達,便是最大的成就感。

  夜深了,“錘叔”說,明年就要退休了,退休之後,他要把後四個錘子留給自己的徒弟,第一把錘子傳給自己的外孫,等他長大,讓他也來鐵路服務全國人民的出行。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您可能感興趣